36脱身X开幕X强盗先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尽管西索语气中杀意展露无遗,但是无论藏马还是伊尔迷,其实都没怎么把他——或者说把他的杀气当回事。

    甚至就连摩可拿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抬起头神色茫然地看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打扮怪怪的人一眼,就低下头继续享用藏马特制的摩可拿专享茶去了。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从紧张惊险变成了莫名喜感。(噗)

    西索眯起眼睛,表示很不满意。

    飙杀气飙到他这样,被两个被针对的对象同时无视,这简直不要太郁闷!

    而面对他的指责,藏马和伊尔迷纷纷表示自己的无辜——

    藏马虽然在之前就撞破过一次这两人之间的jq画面了,但说实在的,他并没有真的把两个人想成是侣关系。

    如果硬要说的话,藏马觉得他们或许更加像是……炮.友?

    总之,就算前世网络上有无数的西伊官配支持者存在,藏马也并不觉得这两个人能真的走到一起——主要责任不在伊尔迷,而是西索……

    这男人真的看上去就不像是值得托付终的对象梦回千禧年。

    在藏马看来,像西索这样的男人,可以与他做人,但不大可能和他成为真正的伴侣。

    ……嗯?你说什么?藏马对男男之恋好像并不排斥?

    事实上的确如此。

    尽管在穿越成妖狐之前他也就是个普通的天朝小青年儿,接受能力当然是寻常人的水平,能知道个搅基偶尔和死党一起不自觉地卖个腐,也就顶天了,如果真要认真地扯到取向的问题上,他和大多数男同胞一样,还是比较排斥和讳莫如深的。

    不过,穿越以后,在魔界作为妖狐藏马而生的那些年里,藏马的思想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

    别说同相恋了,各种跨越种族的恋每时每刻在魔界都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两个完全不同种族甚至外形上而言一点合拍处都没有的妖怪都能随意结合呢,别说只是别相同了。

    见的多了,藏马渐渐也就习惯了。不过因为一直没有动心过的关系,他倒是并不太确定自己现在的取向。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对同似乎也并不排斥——当然,具体的结论还需要事实的验证就是了。

    总之,因为根本没有把西索和伊尔迷当成一对,所以对西索莫名其妙地飙起杀气这件事,藏马也只是当他又犯老毛病了,根本没往更深处想。

    至于伊尔迷……

    他就更不会理会西索的飙杀气攻势啦~

    在他的印象里红发魔术师经常不需要理由自己就能(各种意义上的)兴♂奋起来,说着说着话就开始飙杀气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了,就像呼吸一样平常,他才不会为此而感到惊讶。

    所以这场杀气满满的二次再遇的最终结果,就是西索鼓着一张包子脸,闷闷不乐地坐在了伊尔迷边……

    小伊欺负我。

    ——刚刚还在狂飙杀意的男人满脸委屈地控诉。

    伊尔迷才不理他。

    他的双眼充满渴求地注视着藏马,执着地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这样的动作让西索再度将注意力投到了藏马上——当然,也少不了紧跟着再次而来的凛冽杀气:

    小伊,这个人……是谁来着?看着好像有点眼熟?

    西索当然不会这么健忘,更别说藏马之前还是他之前很看好的一颗半熟果实。

    而且,虽然从刚刚开始藏马就始终没有放出自己的念来抵抗西索的杀气,但是到了西索这个境界,又如何看不出对方和初次相遇时相比,已经拥有了完全不同的,更加美味的感觉?

    然而尽管如此,西索也没有了通常遇到小果实时应有的那种兴奋。

    他对藏马的定义似乎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偏差,让他心中对妖狐充满了毫无理由的敌意。

    不过这一点,西索自己似乎不太在意,而藏马察觉到了却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魔术师的格就是这样反复无常,你永远不要想用常理去对他进行推断。

    于是完全无视了再一次飙起杀气的西索,对伊尔迷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藏马低下头,柔声和摩可拿商量起了将限定蛋糕分出一些来的事——他这也算是变相答应了伊尔迷的请求,因为他意识到继续这样拖拉下去,事只会向着更加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双极修灵。

    那么到时候再会出现怎样的变故,就更加不好预测了。

    摩可拿虽然对甜食分外执着,但也懂得事的轻重。小家伙当即大大方方地点头同意了藏马的要求,还附赠了一个软绵绵的蹭蹭。

    妖狐那颗被接连出现的杀手和变态刺激到的可怜心脏总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

    他于是也不磨蹭,干脆取出蛋糕大方地分出了一半,推到了伊尔迷面前——

    那么,这是你想要的限定蛋糕。至于刚刚说的出钱什么的就不必了,毕竟我们也是相识一场,又是‘同类’。

    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狡黠中又透着几分你懂的深意的笑容,藏马抱起摩可拿,利落地起离开。

    伊尔迷没有出声挽留他,而按理说不应该放任一个已经完全成熟的美味果实就这样轻易离开的西索,同样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藏马步履从容地渐渐走远,终于在出了咖啡馆以后,极不明显地暗暗松了口气——

    呼~~总算脱了!

    他对与伊尔迷和西索产生进一步的联系敬谢不敏,这与两人自的因素无关,单纯是因为不论是揍敌客还是旅团,对现在的藏马而言都是个麻烦。

    妖狐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计划等着去实施呢,最好还是不要被卷进剧人物之间的纷争中去。

    当然,看样子人家似乎也没太把他放在心上,一点也没有自我感觉良好的妖狐认为这样的况刚刚好,就算之后在猎人考试里再遇见,想必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藏马完全没有想到他不久之前才下的这个结论,会在猎人考试开始的当天如此轻易如此迅速地,就被残酷的现实彻底击碎。

    看着眼前主动凑近过来的钉子脸怪人,还有跟在他后一脸甜蜜而诡异笑容的红发小丑,妖狐默默扭脸……

    世界变得这么快真的不要紧吗?他已经跟不上节奏了orz

    伊尔迷不是应该对与陌生人的交往全无兴趣吗?

    西索不是应该对没有兴趣的路人甲不屑一顾吗?

    那一天三个人不是都默契地选择了不再有更多的牵扯吗?

    可是现在……

    面对两个人原因不明的主动接近,尽管心中有着许多困惑,但是藏马也知道自己不好当面表示拒绝,于是只好顺势和他们站在了一起。

    伊尔迷钉子装之下虽然可以说话,但他似乎是打定主意要扮演个怪人,所以一开口都是咔嗒嗒的诡异声音,而西索可以正常说话,看样子却并不打算开口,而是一个人站在那里默默地把玩着扑克牌。

    藏马左右看看,觉得这气氛真心诡异。于是他默默叹了口气,无视了两人,低头和摩可拿小小声地说起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悄悄话来。

    期间通向考场的电梯开开合合了几次,不过因为知道主角组三人是在最后时刻赶到的,所以藏马并没有特别关注入口。

    正因为这样,等到他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的时候……

    已经晚了lvss逆转之局最新章节。

    哦呀?团……嗯哼~好吧,库洛洛,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边一直诡异地沉默着的西索,上突然爆发出一种异样的兴奋,整个人都好像原地满血复活了一样地用充满激奋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藏马的动作瞬间一僵。

    他抬起头,顺着西索说话的方向遥遥望去,就见前方不远处,一个俊美无匹的黑发少年和一个满面笑容的娃娃脸金发少年,正结伴行进而来……

    ………………

    ——除了省略号已经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表达藏马此刻的心了。

    库洛洛和侠客!

    这俩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藏马心中突然生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然而他脸上的神却是没有发生丝毫变化,依然一脸镇定地站在原地,好像对来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而这个时候库洛洛和侠客两人已经走到了藏马他们面前,近距离观察之下,某位黑发少年显得愈发俊美迷人——

    他的额发此时已经被完全放下,额头正中也绑上了标志的白色绷带,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年轻了许多,就像一个真正花样年华的少年。

    一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穿在他上却显得意外地很有味道。那对硕大的蓝色宝石耳坠在微暗的地下广场中似乎在散发着某种淡淡的光芒,将他的容颜映衬得愈发美好。

    因而,虽然走在他边的侠客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年,但是似乎在他的气场之下,全部的魅力都被硬生生压制了下来……

    ——被fns们称之为暗夜帝王的男人,幻影旅团团长,库洛洛·鲁西鲁。

    噗……

    ……==

    原谅藏马在这么严肃的时候突然笑场,他只是在脑海中闪过这个男人的全名的时候,不自觉地想到了天朝的著名儿童作品皮皮鲁和鲁西西……

    救命!名字取得太巧真心硬伤!止不住笑意怎么破……

    有那么一瞬间,藏马突然很羡慕伊尔迷脸上的钉子……(==)

    呵……看来,我似乎很受藏马先生你的欢迎?

    反应过来的时候,声音的主人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藏马抬起头,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地,就望进了一双深邃的墨色眼眸。

    那双深沉得如同午夜星空般的黑眸中泛起一丝柔和的笑意,好像一瞬间就点亮了无尽苍穹,让人心中某个最柔软的地方,被一下狠狠击中——

    仿佛……全世界的温柔都被笼罩在那双眼眸之中,而此刻,只为被他注视着的人一个,而全部奉上……

    必须承认,这感觉相当令人陶醉。

    然而,藏马却是一秒钟也没有沉沦,他勾起唇角,在已经无法改变库洛洛和侠客意外出现的这个事实以后,再也不会露出半分动摇:

    先生,您哪位?

    妖狐脸上带着倾倒众生的温文尔雅笑容,语气温柔得,好像在对待最珍贵的宝物。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