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人间惨象(第七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壶酒 书名:绝杀仙神
    第三百零七章人间惨象(第七更)

    千里之外,刚一出现,凌羽便是眉头微皱,紧接着再次施展挪移之术消失,最终出现在一片山谷之中,他神识紧紧锁定四周,有人在跟踪他,并且修为非常强大,竟是在烟雨楼才发现,不过当时凌羽故作镇定,想要看看到底是何人有什么谋。

    直到燕长空等人散去,此人还是没有现,凌羽摸不透,直接施展瞬移,结果没有甩掉,对方就像幽灵。

    他神识堪比悟道期,竟然不知道对方何时跟踪自己,这非常恐怖,凌羽连黑陀塔等法宝都没考虑,直接将吞天鼎准备好了,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如临大敌。

    “道友,跟了我这么久,该出现了吧?”凌羽眼睛紧盯四周,只要有任何危险信号,他会先下手为强。

    在他话落之后,只见一处虚空蓦然间缓缓打开,气流逆转幻化出一道黑色门户,一瞬间,一股让人心寒的力量滚滚而出。

    在那黑色门户中蓦然走出一道影,此人着黑色长袍,一头黑发飘扬,乃是一名中年修士,上流露出魔的气息。

    此人出现之后,竟是拱手说道:“属下拜见宗主。”

    凌羽没有贸然出手,此人上没有流出敌意,说的话让人惊讶,问道:“你是何人.?为何称我为宗主。”

    “我为血魔宗浮屠魔君,你怀我派至宝血魔剑和血魔剑,就是宗主。”

    凌羽眉头微蹙,对方居然是血魔宗的人,当即心中暗暗警惕起来,但随后一听,对方说自己是宗主,便不得其解。

    “我掠贵派至宝,理应杀我才对,却为何称我宗主,你到底有什么谋。”

    浮屠魔君神色冷淡,道:“抢我魔道至宝,乃是必杀之人,但你将其炼化,血魔宗有规定,谁掌血魔二宝即为宗主,此乃信物,亘古不变。”

    “你什么时候跟踪我的,为何早点不出来说明。”凌羽冷笑,对方话不可全信。

    浮屠魔君解释道:“怀至宝只是其一,其二还需经过层层观察,若是其人不合格,我派会将其重新夺回,我是在你来到九州之后,方才找到你,根据我暗中观察,你为人果断,遇事冷静,对敌残忍,怀浓重杀机,天赋不凡,更修炼魔道功法,乃是不可多得的魔道奇才,宗主之位非你不可。”

    凌羽心中暗自一惊,对方忽然在自己来到九州之后,就暗中跟随,全然没有感觉到,其修为当真可怖,怕是悟道期以上的强者。

    虽然浮屠魔君说的话没有任何漏洞,但凌羽还是感到意外,道:“我若是不认这个宗主之位呢?”

    浮屠魔君缓缓说道:“你天赋奇高,掌握魔道至宝却不认宗主,我只能出手将你灭杀。”

    “这是什么狗谬论。”凌羽忍不住咒骂,无缘无故跑出来一个魔君,让他坐血魔宗宗主之位,不做就要被杀,当真是欺人太甚。

    凌羽默默衡量要是出手,能有几分胜算,想不到对方开口:“我乃大乘期修为,即便你拥有强**宝,也无法杀死我,血魔宗弟子万千,你逃不过的。”

    凌羽心中没底起来,大乘期,这已是天极境第二个境界,只差一步便进入飞升期了,要是动用吞天鼎,恐怕也没把握将其击成重伤。

    “我凌羽杀该杀之人,而你们魔宗乱杀无辜,根本不是同一条路。”

    浮屠魔君道:“仙道九派号称正道修士,而不一样乱杀无辜,我们修魔者千万,亦有天差地别,有些魔修为了修为增长,不惜施展各种惨烈手段,但也有魔修只是单纯修炼魔道功法,甚至杀的人还没正道修士多,这世间本就无善恶之分,魔在心中。”

    屠夫魔君说的话,让凌羽竟是无言以对,这个道理,他自是知道,只是想不到浮屠魔君有这种感悟。

    “我们血魔宗分化十几股势力,若你为宗主,可号令群魔,你让他们干什么便干什么。”浮屠魔君继续说道。

    “不用多说,我考虑考虑。“凌羽说道。

    浮屠魔君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可以,但只有十天时间。”

    凌羽还想争论,但觉得没必要,任由那浮屠魔君隐藏在暗处跟着自己。

    凌羽行走九州,每天所见都是魔魂虐杀九州修士,满目疮痍,往和祥不见,苍生水深火

    一个小镇,空无一人,凌羽路过此地,正见几道魂体,张牙舞爪,竟是将平民百姓的精气都给吸走,可怜一家三口,怀中还有一个婴儿,就这样惨死大街。

    凌羽愤怒无比,扬起血剑,劈杀所见魔魂,但是每天发生的惨事太多了,所能阻止的只有一部分。

    第二天,凌羽路过一道灵峰,本是灵气充足,仙禽飞翔,此时却见魔焰滔天,他来晚了一步,一个修真门派全被斩杀,尸体遍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之气。

    一老者横死大,在其后还有着数十具尸体,许是掌教施展全力抵挡,却没能保住靡下弟子,所见魔魂正在洗劫,大口吸着精气。

    凌羽出剑,将其斩杀,但结局无法挽回,无力回天。

    第三天,凌羽行至一处山庄,进去一看,满地枯骨,全都被吸了精气,忽闻哭喊之声,却见一孩童大声呼喊。

    “谁来救救我爷爷,呜呜……爷爷,你不要死,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呜呜……”每一字都像是撕裂了膛似的,让人悲染。

    凌羽查看一番,发现还有几息气息,硬是施展无上法术,为其渡太之气,终于将老者救活。

    “呜呜,爷爷,你活了,太好了,太好了。”

    老者眼神迷离:“家没了,什么也没了,活着还有什么用……”

    “前辈我拜你为师可好,我要报仇,我要杀尽所有坏人,求求你收我为徒吧,求求你,求求你了,我会好好修炼的。”

    面对孩童苦求,凌羽竟是连这么一个小小要求也没法答应,他不可能将两人都带在边,只能将其送到安全地方,为孩童点化经脉。

    “造化如何,看你自己了。”凌羽叹息一声离开,口像是压着一块石头。

    “你一个人挽救不了九州,纵然你修为再强,现在,连一个孩童都无法给予真正帮助,只有做血魔宗宗主,才能发挥最大能力,驱除魔魂,解救苍生。”浮屠魔君说道。

    凌羽沉默。

    第四天,第五天,一直到七天,凌羽所见都是人间惨象,有血修士去抵挡,但实力太低,都被斩杀,九州所有人像是被压下了头。

    “年强一辈争锋又如何,却连眼下魔魂都杀不绝。”凌羽自嘲,感觉这些虚名就像是笑话。

重要声明:小说《绝杀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