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泣血而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壶酒 书名:绝杀仙神
    第一百四十一章泣血而战

    凌羽和南宫一一口气飞奔了很久,才敢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也没有,不松了口气,还好,血袍魔修并没有追来,不然结丹期修士,凌羽和南宫一根本抵挡不了,在不动用古符大家况下只有死的份。

    两人刚稍微一停下,一声冰冷声音便传来。

    “我说了,你根本跑不了的,还是快点给我乖乖等死。”

    话音一落,但见血袍魔修的影出现在远处的天空之上,满脸杀气,而在他边居然拘谨着苏雨晴。

    凌羽眉毛一皱,这才想起刚刚逃得太匆忙,竟是将苏雨晴忘记了在那里,当下冷道:“你想杀的不过是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血袍魔险的笑道:“我不管她和你有没有关系,我只知道,你若是再敢逃走,我就立马杀了她,不要怀疑我说的话,不然你会后悔的。”

    说着灵力涌动,在苏雨晴体上出现一股黑色气体,像是锁链一样将她狠狠束缚住,微微一挣扎,那些黑气便像是跗骨之蛆束缚的更加紧了,她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苏雨晴的修为并不低,在云海之巅凌羽就探测出她的修为乃是筑基后期,甚至快要踏入结丹期了,在这一境界的时间绝对要比周腾久,凭她都被血袍魔修给生生抓住了,凌羽直接推断出血袍魔修很可能就是结丹后期的修士,距离地级境仅仅差一个境界,触手可及,如此修为,自然难以抵抗。

    见苏雨晴痛苦之色,凌羽心中顿时升出怒火,苏雨晴本是来劝他回去,没劝成不说连她自己都被抓住了。

    凌羽喝道:“血袍魔修快放了她,你不过是想杀我,何必为难一名女子,难道你觉得没自信杀死我,所以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么,也不怕天下修士耻笑你。”

    面对凌羽的激将法,血袍魔修根本不在意,冷笑道:“小子,别想用什么激将法,这对于我来说没用,什么天下修士,和老夫没一点牵连,不过,让我放了她也可以,你给我自断经脉,如若不然,休怪老夫要狠心杀了这样一个倾城美人儿。”

    凌羽心中怒火一冲,不露出焦急之色,南宫一更是直接骂出了口:“老妖怪,你还要脸不,结丹期修士还怕筑基期修士,有本事自己过来杀,威胁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给我滚!”血袍魔修突然出手,一巴掌将南宫一扇飞了出去,出手极其狠辣,把他打得吐血不止。

    凌羽目露杀机,眼中满是怒火,拳头狠狠的攥了起来。

    血袍魔修说道:“我要动手杀你不过是瞬间的事,不过就这样杀了你也太无趣了,怎么能对得起几年来我的辛苦追踪,我要不费一点力气,看你一点点自断经脉,毁灭丹田,慢慢断气在我面前,就像一只被烈阳暴晒的小鱼一样,努力挣扎却逃不过天地的主掌。

    “哈哈!”血袍魔修冷酷的大笑。

    这笑声一点点钻入凌羽膛,他已经暗中以神识与古符建立起了链接,但若就这样出手,就算可以重伤血袍魔修,可也让苏雨晴陷入到了一定危险之中。

    凌羽不想让一个相助过自己的女人因此而受伤,一路修行路走来,他不愿意多欠别人人,也不愿意在心中留下遗憾。

    大丈夫,生于世间,不求顶天立地,但求问心无愧,凌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就这样在自己面前,为了帮助自己而损失什么,他几次想要动用古符的念头都被狠狠压制了下来。

    “我给你十息时间,时间一到,你若再不动手,老夫言出必行,直接要了这女人的命,然后再好好折磨你。”

    “十,九…”血袍魔修开始倒数起来,冷漠的声音像是死亡的宣判。

    凌羽内心在不断挣扎着,是要直接动用诛仙古符,还是要自断经脉,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凌羽眼神望去,只见被舒服在黑气之中的苏雨晴,努力的想要出声说话,但是最终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脸上露出焦急之色,那一对眸子中传达出的是阻拦之色。

    “三”

    “二”

    “你还不动手吗,难道真的要看我杀死她!”血袍魔修厉声喝道,满脸狰狞之色。

    “噗噗…”凌羽终于做了决定,体上的经脉突然鼓了起来,像是充血一样,而后立马断裂开,口中直接喷出殷红的鲜血。

    他是一个血生生的人,有有骨,就算刀子架到他的脖子上,也不会为了求生而陷害一个帮助过自己的人。

    见凌羽竟真的自断经脉,在黑气中的苏雨晴,温柔带着一丝看破红尘之意的脸上露出了难言之色,不知是来自心底那一丝感动,还是感激,这感觉谁也说不清,但更多是不忍,她想冲出来,但血袍魔修太强大了,无法挣脱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羽被自断经脉。

    这种行为等于在毁灭自己的道基,一旦经脉破碎,元神,灵力,丹田,,等等一切都会受到伤害,轻则没有数十年难以恢复,重则一生无法修行。

    血袍魔修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嘴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仿佛觉得自己是主宰他人生死的王者,睥睨一切。

    “哈哈,”他尽狂笑,“小子,你倒是有有义啊,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连等同于自毁修行之路的选择都肯接受。”

    凌羽脸色煞白,经脉断裂的痛苦像是拿刀子狠狠的在刮骨头一样,而这刮是连续的,非一般人可以承受,他浑是血,冷眼看着血袍魔修说道:“你我道不同,修仙之路亦然不同,即为修真,去伪存真,返本归源,连自己的本心都失去的人,如何能在修行路上走的更远,虽然你修为高于我,但若给我和你一样的时间,我绝对可以超越你。”

    血袍魔修鼻腔中冷哼一声,道:“死到临头了,还来大言不惭教育我,全九州亿万修者,谁不知道,只有不惜一切代价努力修炼才是王者之道,什么本心,不要也罢,你现在掌控在我手中,对你而言,我就是主宰者,仅凭这些就够了。”

    凌羽浑是血,经脉不断被震断,灵力波动也逐渐不稳定起来。

    南宫一喊道:“傻小子,快点住手,难道你真的要毁了你自己不成,你自毁经脉等于是在找死,老妖怪轻易一掌就可以拍死你,说不定还不会放过那丫头。”

    凌羽不听劝告,浑散发着一波朦胧光芒,这些都是因为经脉断裂,灵力外放的结果,他浑是血,惨不忍睹,几乎快要断气,气息波动很剧烈,也很虚弱,似乎随时都能倒下一样,但坚影让凌羽始终没有摔倒在地面上。

    “我已自断经脉,可以放了她么?”

    血袍魔修哈哈大笑,心中快感得到极大满足,看着凌羽痛苦模样,他觉得畅快淋漓:“既然我答应你的话,肯定是会放的,这点信用我还是有的。”

    见到凌羽这一幕,苏雨晴的淡然眸子,悄然滑落一滴泪水,只见这晶莹泪水像是包含了一个小世界,砰然破开,化作虚无,就像那心,一瞬间陷入到了无尽黑暗中。

    一场不相识,一曲豪语,一幕断肠画,一滴痛心泪。

    血袍魔修用神识一扫凌羽的体,发现里面乱作一团,各种气流横冲,这种状态可以断定马上就要死了,随即收回神识说道:“哼,给你的人!”

    说着黑气瞬间一收,周压力一消失,苏雨晴没有朝凌羽冲来,而是突然出手朝血袍魔修杀去。

    “小灵天诀!”她口中一喝,只见青色光芒自她双手间飞出,像是星辰炸开,绽放万千光芒,天地之间顿时充满这青色光芒。

    苏雨晴五指一挥,但见这青色光芒立马朝血袍魔修冲去。

    “好强大的灵力,这是什么法决,居然拥有这样的神效。”血袍魔修惊讶的说道,但并没有担忧之色,他结丹后期的修为,筑基期的修士施展的任何法术,他完全不怕。

    而此时在不远处浑是血的凌羽,脸上的萎靡之色顿时消失,双眼中出慑人杀机,体内混乱灵力竟然在刹那之间恢复正常,纵观,只是断裂了几条小经脉而已,影响并不大,只有耗费一点时间可以慢慢修复。

    苏雨晴凌羽是要救,而他也不会就这样认命,凌羽故意耍了个心眼。

    一年多前的时候,他体内的各种气体突然暴乱,用了一年时间才龄期安静下来,等于是被自己全部掌控,而在自断经脉的时候,他故意引导太之气,水灵之气,还有风之力,神光等故意制作出混乱景象,且用神泉神光故意遮挡住本质,故意捏造出体内混乱景象。

    神光的特殊地方不仅仅是可以洗刷经脉,更具有神秘气息,可以阻挡别人神识探查,他成功的欺骗过去了血袍魔修,唯一等待就是他放了苏雨晴。放开的刹那,也就是凌羽要出手的时候。

    而此时苏雨晴出手攻击血袍魔修,无疑为凌羽的计划锦上添花,分散了注意力,更加容易施展了。

    他疯狂运转灵力,手拿一道散发着神光的符箓纵便飞了过去。

    血袍魔修退了苏雨晴之后,猛然发现凌羽的体居然是好的,心中一惊,怒吼道:“臭小子,你居然敢欺骗我,既然如此,我就生生屠了你们两个,都给我下地狱去吧。”

    “血袍魔修,要死的人是你,你以为你结丹后期的修为就很厉害了么,你喊我臭小子,那你又算什么狗东西。”凌羽刹那冲来,完全悍不畏死的样子。

    远处南宫一看的惊呆了,他想不通凌羽打不过为何还要主动进攻,这不是完全找死吗。

    血袍魔修一掌拍下,翻天而下,遮盖了苍天,具有无与伦比的威力,近地级境的修士,所差的不过是渡人极丹劫,一旦渡过去就是另一个天地的强大修士了,其所展现的修为法术,难以抗衡。

    凌羽手握符箓冲那手掌直接印了上去。

    “诛仙古符!”

    他一声爆喝,手中符箓脱手而飞,立马绽放璀璨神光,照耀四面八方,宛如星辰月,太古仙符的威力,比一般仙符的威力还要强大许多。

    但是唯一的缺陷就是,一旦施展,暴露时间越少,符中所蕴含的道则则会快速流失。

    在这刹那间,血袍魔修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心神大骇的喊道:“你怎么可能会有仙符。”

重要声明:小说《绝杀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