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应劫之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壶酒 书名:绝杀仙神
    第一百一十五章应劫之人

    道器的威力,超乎想象,凌羽只感觉一股毁灭气息汹涌而来,在这巨大气势面前,自宛如一粒灰尘。

    凌羽神识一召唤,储物袋中的八只石兽顿时飞了出来,化作庞然大物,朝那浩瀚光芒冲去。

    道器虽然厉害,但并没有完全被人使用出来,只是催动了上面的蕴含的道则,这光芒也正是因为这样而产生的,所以并不是道器的真正威力。

    八大石兽威猛无边,等于八个筑基期修士,奔腾而去,踩踏虚空发出隆隆之声,体型庞大,格外凶猛,瞬间将玲珑宝塔波动出的光芒给抵挡住。

    随即凌羽大手一挥,立马将八只石兽又收入储物袋中,这等宝贝不宜过多展示在修士面前,不然肯定会引起一些人的惦记。

    玲珑宝塔内那苍老声音突然惊疑了一声:“这是什么法宝,居然每个都拥有如此强悍实力,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师从何门。”

    到这个时候,凌羽知道再不拿点东西证明自己份,恐怕今天是走不了了,于是手一伸,将太虚门弟子令牌拿了出来,说道:“晚辈凌羽,乃是太虚门弟子,今确实是一场误会,我可以当面对峙守门童子。”

    凌羽令牌一亮出来,玲珑仙岛中突然飞出一道影,眨眼便来到前,速度之快让人惊悚。

    只见来者是一名满头银发老者,凌羽推断催动玲珑仙岛的恐怕就是眼前老者,于是恭敬说道:“我手中令牌属实,前辈尽可一看。”

    银发老者手中灵力一挥,令牌顿时被他卷入手中,他用眼睛一扫,而后抛回令牌,脸色一缓说道:“原来是太虚门弟子,失敬,不过玲珑仙岛自有我们的规矩,今天这么多人在这看着,若是道友不配合我们玲珑仙岛以后可就没法立足了。”

    凌羽拱手说道:“前辈客气了,不过这事真的和在下无关,我也被人坑了,那童子可以现我可以当面与其对质给众人听。”

    银发老者看着凌羽说道:“太虚门也是仙道九派之一,门下弟子我相信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但今天这么多修士在场,事得说个明白,还望小友理解。”说着银发老者就要召唤那守门童子。

    “古漠不用再为难这位修士了,事我已了解,他所说不假,任由离去吧。”

    突然玲珑仙岛深处传出一道飘渺声音,且是一名女子声音,空灵动人,又带着一丝不可反抗的威严,众人纷纷朝四周望去。

    凌羽心中微微一动,南宫猥琐说过玲珑仙岛岛主是名女子,容颜倾城,这说话之人莫非正是岛主?”

    不仅仅是凌羽,下方一群修士也是满脸惊疑之色,玲珑路仙岛在修真界的实力虽然不小,但岛主一向神秘,从未以真容示人,只是流传是名女子,而现在这突然出现的空灵威严声音似乎正是岛主。

    这古漠之名正是银发老者,在听了这声音之后,连带敬意,说道:“古漠知晓!”

    随即他便是转对凌羽说道:“道友你真是好幸运,若是平时,这种事岛主根本不会亲自过问的,呵呵,给道友造成的不便真是抱歉了,还望你若回太虚门给我们玲珑仙岛向无涯掌教带句问候话。”

    果然是岛主,凌羽暗道,不过未能见到真容,也不知道是否像南宫猥琐说的那样拥有绝色容颜,但听声音足以算得上美人一个,让人心旷神怡。

    凌羽对古漠说道:“谢谢岛主还有前辈不再计较,理应是我向你们说声不是才对,若我回太虚门,前辈问候肯定会亲自带给掌教至尊,如果没有事,晚辈先行告辞了。”

    说罢,凌羽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飞去,这个时候还留下来,万一再出现一点什么况可就麻烦了。

    同时凌羽之所以如此急速而离开,因为他要去追南宫猥琐,居然连玲珑仙岛都敢得罪,还把这大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此事决不能就这样揭过。

    此时玲珑仙岛上,在一座花海之中,有一个亭子,亭中正坐着一名姿窈窕女子,四野鲜花怒放,蝴蝶飞舞,灵气氤氲,更有草木精气流动,这片地域完全成了一个特殊空间,宛如仙境。

    这时,古漠出现在此地,站在百米之外。

    古漠还未开口,华亭中着七彩服饰女子便是背对着他,说道:“古漠你是不是想问我今天怎么突然为太虚门这名弟子开脱?”

    古漠面色一顿,显然亭中女子说对了他来意:“看来岛主修为又有增进了,居然能看透心中所想,不错,我是有点疑问,这事虽然是小事,但实在不用岛主出面,所以我才好奇岛主为何主动出声为那太虚门小友开脱。”

    亭中女子原来正是玲珑仙岛的岛主,恐怕修真界中谁也没有想到,掌管九州最大交易宝地的居然是这样一名窈窕女子。

    只听亭中女子说道:“你也知道,我困在这一境界已经千年了,我透彻七,仙凡两道,可始终突破不了,今我突然算出,我还有最后一劫要过,而这最后一劫正好应在那太虚门弟子上,我倒想看看他能为我带来什么劫缘。”

    所谓的劫缘其实就是种下的因在以后所结出的缘,为什么不叫因缘而叫劫缘,因为玲珑仙岛岛主需要渡的是劫难。

    与劫缘相反的则是劫难,不过天下人之知晓的都是劫难而不是劫缘,这其中原因在于劫缘太难出现了,不是所有的劫都会化出缘来,更多的是变成难,从而成了劫难。

    古漠带着一丝忧色:“若太虚门那弟子是岛主应劫之人,最终成不了缘,那就……”

    “那就此生寸步不前,直至寿元耗尽,化作粉红骷髅。”女子接过话说道。

    古漠说道:“岛主既然明白为何还要如此做,若不如继续修炼,也许再等了千年时间,一样可以突破当前修为困境。”

    亭中女子语气带着一丝惆怅:“这一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修士之人全都逆天而为,而这次,我便顺一次天意,只愿苍天有吧。”

    凌羽直到远离玲珑仙岛上千里,可依然没有看到南宫一的影,看来他心中也害怕找他算账,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凌羽不可能浪费时间一直寻找南宫猥琐,只能憋屈的咽下这口气,而后准备炼制聚气丹。

    可是凌羽这才想起上的鼎炉早就在融合三件法宝之时毁坏了,这让他又是一阵无奈,暗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几天太倒霉了,眼下就算要买鼎也需要一定的灵晶,可由于购买炼丹材料,凌羽上所剩的灵晶只有寥寥几块,根本不够,偏偏上又没有其它有价值的东西可以拍卖。

    思前想后,凌羽决定还是先朝东海前行,等有机会再炼制也不迟。

    御剑而行,足足用了整整将近五个月时间,凌羽终于抵达了东海边上一个小渔村,算上一路耽搁的时间,凌羽用了半年时间才来到东海,由此可见有多么遥远,加上在玲珑仙岛之前耽搁的时间,凌羽算了一下大概花了六个月左右才从太虚门抵达东海。

    凌羽此时倒是很羡慕那些大神通修士,随手撕裂空间,挪移之下千里瞬息可达,更有太古强大修士,别说挪移千里之遥,就是步入天外也不是难事。

    这六个月时间,一路倒是顺畅,在离开玲珑仙岛之外,由于整天都在飞行,也只有灵力不够之时稍稍休整一下,所以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若说危险也是碰到了几只妖兽,修为都很低,最强的一只钻山豹也只勉强达到炼气中期,全都被一剑斩杀。

    凌羽飞在天空之上,朝下望去发现东海边的这个渔村并不大,甚至有点落败之气,偶尔看到的几名渔民也是精神不振,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一样,和凌羽印象中一派闹之气的渔村不太一样。

    虽然有点好奇,但他并没有降落下来,而是直接朝东海飞去。

    在临近东海边上之时,凌羽朝远处望去,便是看见碧波漾的东海了,一望无际,一副波澜壮阔之景,海风扑面而来,带着一股咸腥味。

    蓦然凌羽眼睛一凝,他发现在东海深处,有一层红色雾气,形成一大片黑影,由于距离太远看的并不真切,只能隐隐望见。

    “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一处海岛吗?”凌羽自语。

    突然下方传来一阵吵闹之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放目望去,只见在海边有一个体格壮硕的青年,正要往一艘渔船上走去,边有几名年长之人似乎在极力阻拦,双方正拉扯不断。

    只听那青年说道:“阿爹,还有村长你们别拉我了,都说海上有妖怪吃人,但是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打渔,也没听说过什么妖怪,依我看,老张叔他们也许只是遇到了海上大浪而不小心翻船了而已,不能就说成什么鬼怪。”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色颇为严厉,他严肃道:“强子你再不听话瞎说,可别怪我这个村长不给你面子,你要是执意出海,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不问,不只是老张叔他们一张船出事,好几张船都出事再也回不来了,我再提醒你一次,要是敢去的话,再也不是渔村的人。”

    “村长,我们都整整三个月没出海了,平里大伙儿就靠打鱼为生,现在不让出海,村民们都吃什么,你看看大家饿的都没力气走路了,况且你看今天天气正好,海面平静,正是出海的好子,为了大伙,今天我必须要出海,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安全回来的。”被称为强子的壮青年一把挣脱开来,便上了渔船。

    他后还跟着几名后生之辈,显然以强子为老大,跟在他后,并且一边朝各自父母努力解释。

    “海上有妖怪?”凌羽目光沉吟。

    他突然想到,东海无边无际,在没有地图的况下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灵岛,只能一直飞行,不乏有些人灵力耗尽死在东海上的事

    凌羽心想干脆先搭顺风船,也好途中询问这些村民,看能否得知什么有用消息。

    想罢,凌羽便悄悄落在了地面上。

重要声明:小说《绝杀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