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伴月如画(第二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壶酒 书名:绝杀仙神
    第六十章伴月如画(第二更)

    将凌羽带到一间闭关密室后,柳星辰离开了一会,再归来时,手中多了一个绿色小瓶子,他递上来说道:“这里一共有两枚五枚离陨丹,乃是三品灵丹,加速恢复,平复气血。”

    “离陨丹,三品灵丹,”凌羽喃道,三品丹药绝对不低了,若是到坊市最起码都要有上百块灵晶才能买到一枚,当初青云长老要奖励他的聚气丹也不过二品灵丹。

    凌羽带着感谢之色说道:“多谢柳兄。”

    柳星辰说道:“既然刚刚凌兄也说我俩有缘,这区区几枚丹药又何必言谢,你就在此尽管安心修炼,我会嘱咐他人不要打扰此地,我先行离开,待凌兄伤后之后,你我在畅言把欢。”

    待柳星辰走了之后,凌羽拧开紫色小瓶子的塞盖,顿时一股浓郁的丹药奇香飘了出来。

    “好浓郁的灵气,三品灵丹果然不凡,有了这丹药,加上我修炼的太化魔经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体。”同时还有吞天鼎中的神光无时无刻洗刷着**,他断定不出三天,伤势必然痊愈。

    吞噬了三枚离陨丹,在石室中专心修炼恢复体,眨眼间三天一晃而过,凌羽结束了修炼,他的体恢复到了巅峰,且触摸到了筑基境界。

    凌羽有一个打算,回到太虚门之后,就开始做准备,朝筑基期冲击,这是修真者所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坎,而从淬体境到修真者的炼气期,是一个凡人到修真者的过渡,而炼气期到筑基期,则是修者需要打破的一个关卡。

    其实修真这几个境界,每从一个大境界到另一个大境界的冲击,都是一个分水岭,就算有人修为再厉害,同境界中可以不用管小境界的划分,越级而战,但却不容易越界而战,级和界相差不是一丁半点,而是一个大层次的划分。

    就是凌羽也不能直面对抗哪怕比自己高一级小境界的另一个大境界的修士,杀死莫老他靠的计谋,杀死王冲宵靠的是古符,但并不能保证他每一次都能杀死筑基修士,可以毫不留的说除了外物依仗,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可以不费很大力气来杀死凌羽。

    凌羽短暂的一想未来之路过后,将储物袋中的灵鹤仙子放了出来,他可是知道这灵鹤耐不住寂寞,若是关久了,恐怕还不如将他的储物袋给糟蹋掉呢。

    灵鹤仙子一飞出来,便向凌羽抱怨道:“凌羽,你怎么又把我关这么久啊,可闷死我了,对了,接下来我们向哪里逃啊。”

    凌羽拍了拍它的羽毛笑着道:“你这灵鹤为你着想你倒还怪起我来了,现在仇人都被我杀了,不会再来追杀我们了。”

    灵鹤仙子兴奋的叫道:“真的吗真的吗,这下终于可以回太虚门了,我都想家了。”

    凌羽露出一丝怀念说道:“我也想太虚门了,眨眼出来都一年左右了,也不知道众弟子修行如何。”说罢带着灵鹤仙子便出了密室。

    出了密室,便见枫华宗美丽怡人的景色,顺着青石铺成的小道走了没多远,便见柳星辰带着柳月儿从远处迎来,脸上带着笑意。

    走到近前,柳星辰高兴的说道:“恭喜凌兄恢复体,仅仅三天时间便彻地愈合,当真是惊人。”

    凌羽笑着道:“过奖了,这都要得力于那五枚离陨丹,我仅仅服用了三枚,便将我体迅速恢复完毕,说来我还要谢谢你才是。”

    “呵呵,凌兄又和在下客气了,你我有缘,又岂能是几枚丹药可以代表的。”柳星辰说道。

    凌羽说道:“倒是我矫了,正好,看天色今晚必然明月高悬,我便与柳兄品酒畅谈一番如何。”

    柳星辰一兴奋说道:“好,正有此意。”说罢,两人并排而行,同事讨论一些修炼心得。

    而柳月儿早就被灵鹤仙子吸引住了,那洁白柔软的羽毛以及充满灵的神,对于女子简直有着非同一般的杀伤力啊。

    她跑上去抬起手就摸灵鹤仙子,嘴上说道:“真漂亮的仙鹤,比爹爹在后山养的仙鹤漂亮多了。”

    灵鹤仙子露出极其不乐意的神色,这家伙可是贵的很,哪里愿意被人这么摸来摸去,顿时发出稚嫩的声音说道:“哎呀,你摸的我好不舒服啊。”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将;柳月儿吓得花容失色,立马后退,嘴上喊道:“哥哥快来啊,这里有妖怪,还会说话呢。”

    灵鹤仙子一看柳月儿被自己吓得不轻,开心的扑腾起翅膀来,显得极为得意。

    凌羽回过头忍不住一笑,而后呵斥道:“灵鹤仙子,这位妹妹是我的朋友,它只是摸你逗你玩,你怎么能这副排斥模样,小心我不带你回太虚门了。”

    灵鹤仙子一听这话就焉了,不高兴的别过头去。

    柳月儿一看刚刚的话是这灵鹤说出来的,瞧自己还被吓得不轻,不自己也露出了笑容,随即更加惊奇的打量着,他只听过柳山说修真界有灵兽,只要修为高,便可以开启灵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征得凌羽同意后,又摸了几下灵鹤仙子,而后与其竟然聊起天来了。

    好在这灵鹤也是孩子心不多时便在一枚灵丹惑下,将自己的原则抛在脑后欢快的鸣叫起来。

    夜晚繁星点点,明月高挂,崖边一座亭台中,凌羽与柳星辰彼此坐在一张石凳之上,在二人面前的石桌上摆满了几碟小菜,另有一壶佳酿。

    在不远处柳月儿着天蓝色长裙,映照着如雪的脸庞,洋溢着灿烂笑容,衣袂飞舞,姿如莲叶一般随风摆动,她正在逗着灵鹤仙子,不时用灵丹惑。

    灵鹤仙子见了吃的估计都将凌羽忘了,高兴之际,还主动驮着柳月儿在四周飞旋,如似要乘鹤奔月的仙子。

    明月美景,灵气氤氲,此地气候凉爽,另有豆蔻年华少女伴鹤起舞,这一切如仙境一般,像是一幅画卷。

    柳星辰与凌羽品酒而谈修炼心得,彼此各有感悟,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凌羽也是颇为佩服柳星辰,虽然对方修为不如他,但心生道基,对道感悟极深,自有自己的见解,推崇天地万物,以善为道心。

    此善非比善,此善之意乃是人从虚无来,行走红尘中,若遇仇敌该杀当杀,若无阻碍,自一路如风而过,不带片叶沾

重要声明:小说《绝杀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