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阐道传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壶酒 书名:绝杀仙神
    第十二章阐道传法

    一边想着这些,凌羽一边和孟凡走进了一个大堂内,这里聚集着今天所无极峰所分配到的所有新弟子,同时还夹杂着一些老弟子。

    这些老弟子大多是以往的弟子,太虚门有明确规定,如果招收到的弟子修炼上不去,而且又对门派做不出什么贡献的话,时间一久,便会自动给予些许报酬遣回家去,直白一说就是驱出门派,虽然这样做有点不仁义,但太虚门每年要供养那么多弟子,法决,吃喝等等,这是极大的开销,不可能无偿供养那些对门派来说没用处的弟子.

    这其中有一部分人对门派有少许贡献,虽然无法进入内门,但也可以在门内混个杂务,比如去饲养灵兽,或者在外门俗世处工作,专门管理外门弟子资料等,太虚门上下加起来人数几千,这些杂物也需要一定数量的人来担当,所以有些幸运弟子便不用被驱出去。

    对于什么样的弟子要被驱逐出去,也是有要求的,比如十年一轮的选拔弟子,这是一个周期,在这期间没有达到炼气中期那就危险了。

    炼气期修士最多可增加五十年寿元,当然这是针对达到炼气大圆满境界。而炼气初期不过增加八年寿元左右,十年时间都没有突破,如此下去在修行路上也是前途渺茫,所以便会被遣出门派。

    修行无望的弟子带着这八年寿元回到俗世生活,还可以混个吃喝不愁,因此有些自知此生无望再冲击更高境界的弟子反而高兴回到俗世去,最起码可以逍遥快活。

    在这吃饭大堂内,凌羽眼睛一扫,发现了两名熟人,正是从古泉镇一起过来的,其中一人是那玉面少年,不知为何,凌羽觉得此人太过浮傲,也不再打量,和孟凡打好饭默默吃起来。

    太虚门不仅是正道大派,就是这伙食都是丰富无比,两人吃的痛快无比,吃过饭之后,凌羽回到房间又看起了九州志,直到半夜凌羽才睡下,在太虚门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凌羽和孟凡便被叫醒了,外门弟子都朝着无极峰听道崖走去,听道崖和朝天峰上的朝天台差不多,常长老传法就在这里,今天众人向着听道崖跑来,便是因为青云长老要传授法决了,这就意味着可以修炼仙家法术了,谁能不期待。

    来到听道崖,凌羽望去,发现每个弟子脸上都洋溢着激动兴奋之色,一片闹。

    “听道崖乃传法之地,怎能这般吵闹,都给我安静。”猛地一道震喊传来,清晰的钻进每个人耳朵里,好似心底响起一道晴天霹雳,一个个吵闹的弟子顿时吓得面色惨白不敢言语。

    话音落下,听道崖上一道霞光一闪,青云长老出现在此,众弟子恭敬的齐喊:“拜见师傅。”

    青云长老面色略缓,随即说道:“你们要记清楚,但凡我太虚门弟子,一定要遵守门内戒律,若是不然,将受门规处置,严重者还会送到太虚洞关闭。”

    众人暂时不知太虚洞是个什么地方,但老弟子一旦听到这个地方无不面色大变,太虚洞号称最最残酷的处罚,一旦被关在这里简直生不如死。

    青云长老严肃说完戒律之后,便开始阐述修真之道,从何为修真到怎样修行尽数阐述,众人也不敢大意,全神贯注听取着,生怕有遗漏之处。

    朝霞初升,群山雾气渺茫,无极峰上仙鹤飞舞,瀑布倾泻,宛若仙境,听道崖上众弟子尽心听取修真之道。

    这般过后,青云长老传下‘凝神经法’‘炼气决’两本功法,凝神经法是专门用来平静心神的一门法决,让修炼者更好的进入到修炼状态中,炼气决则是太虚门基础法决,但凡入门弟子统一修炼此功,一直达到筑基期才能去藏书阁选择其它法决,不过在炼气期,外门弟子也可以选择去为门派做任务兑换一些小法术。

    传下两法之后,青云长老嘱咐大家好生修炼便一闪子消失不见,听道大会也到此结束,一干弟子抱着两本法决欣喜散开。

    凌羽回到房间,打开凝神经法扫了一下,发现并不是很难修炼,如青云长老所介绍一样就是一个单纯精心凝神的一个辅助功法,放下凝神经法,凌羽又拿起炼气决观看起来,一番精心研读下来,这篇法决十之**入其心中。

    炼气决分为上中下三乘,不过很少有弟子将炼气决修炼到上乘大圆满境界,主要是因为此法决是为太虚门基础功法,除了外门弟子修炼之外,门内再无他人修炼,而外门弟子一单修为达到筑基期,将进入内门,如此一来炼气决将自动放弃转而修炼其它法决,所以炼气决在太虚门是一个最普通的法决而又是一个少有人将其修炼到上乘境界的法决。

    凌羽抚着巴沉思不语,这炼气决既然是入门弟子必修法决,而且开派祖师曾亲自留言推崇此部法决,几千年过去了,这部普通法决还每一天消失,这说明它就有存在的必要。

    凌羽自幼观阅各方书籍,比平常人更加善于思考,一瞬间推想到很多,他觉得有必要将炼气决修炼到极致,不为其它,单是为了打好基础也必须这样做。

    外门弟子平里除了修炼,在一年内还有任务要做,刚入门未达到炼气期的可以选择接担水劈材的任务,只要把任务完成了,一年中剩下的时间便可以安心修炼。

    而一般达到炼气期的弟子则可以接受外出采集灵草灵果以及捕捉灵兽的任务,当然也有规定的任务量,如果超出这个量,则可以计算到下一年,曾经就有人运气好,外出寻得一个灵谷全是灵草灵果,丰收而归,最终两年都不要在做任务,可以安心修炼。

    炼气期弟子和世俗淬体境的弟子任务自是天壤之别,其实这些也算是太虚门故意为之,只有这样才能给门内弟子营造出一个竞争的坏境,想要获得更好的修炼环境那就得努力。

    凌羽默默的计划着未来的生活,炼气决必然是要修炼的,今年的任务也要做,只是不知道这任务量有多大,虽然他现在是炼气期,但无极峰上知道的人很少,就连青云长老也没有仔细观察过凌羽,若是去接任务,自是要暴露修为,那接的自然也是炼气期任务,凌羽决定先修炼炼气决,等有空再去外门杂务处看看。

    同房间的孟凡由于没有达到炼气期,所以怕一年的任务完不成,第二天就匆匆的跑到了杂务处领任务去了,结果领到的任务则是每到山腰挑十桶泉水。

    挑十桶泉水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但看孟凡哭丧的表似乎不那么简单,凌羽一问才知,挑泉水的桶比寻常的要大不少,而且山路难行,一个来回就要半个时辰了,一天十桶水五个时辰,一共十个小时,这等于从清晨就要干,然后再干到落。

    “怎么会有这么重的任务?”凌羽皱眉问道。

    孟凡材比较矮小,清瘦无比,这么重的量凌羽还真担心他会不会累趴下。

    孟凡一副老实模样,叹了口气说道:“谁让我们没达到炼气期呢,现在只能争取早点达到炼气期,然后就可以脱手这些任务了。”

    凌羽抬头问道:“没有达到炼气的接的任务都是这样吗?”

    孟凡略显无奈道:“当然不是,负责杂务处的人叫马师兄,此人心黑的很,谁给他好处就给谁开后门,我一个刚进入门派的…唉!”说到这里,孟凡叹了口气,面带颓废,昨天的开朗之色也一扫而空,似乎没想到进入到堂堂太虚门并不是就能像仙人一样了,还要吃这么多苦头。

    凌羽只是安慰他好好修炼,争取达到炼气期,便不再言语,修真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尤其在修为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甚至比凡人还要苦,修真界,尔虞我诈,步步杀机。

    这些排除在外,在修炼初期,更是要经历许多磨难,而这个时候天资便是很重要了,像太虚门收到的那个灵脉者,顺利的话恐怕要不了几年就能筑基,更不需要承受孟凡这样的普通弟子所需要承受的苦难。

重要声明:小说《绝杀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