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吐纳之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一壶酒 书名:绝杀仙神
    第一章吐纳之法

    九州大陆,疆域辽阔,分化五域,自混沌初开之,生灵渐起,太古时期,有人族修者,为超脱生死,与世长存,开辟出了修真一路,连那山中妖兽也能吸纳天地灵气幻化成形。

    时过万年,如今,修真之风更加鼎盛,仙魔并起,更因此诞生无数修真门派,以及世俗间的修真世家。

    修真虽好,却残酷无比,一不小心,只得落个死道消,更有甚者门派被灭,而凌家便是这样一个不幸的修真家族。

    十六年前,凌家和一名修者因一件法宝发生摩擦,谁料这名叫韩天的修者竟是正道第一大派天玄门弟子,之后后残忍的将凌家灭门,惨不忍睹,劫难之下,只有一名管家带着凌家家主刚出生的儿子侥幸逃生…

    ﹏

    云雾山脉,横贯南北,位于大燕国内,正如其名一样,云雾飘渺,风景秀美,但此地偏僻,深山之中更有妖兽所在,人烟稀少,只有一个谷内有七八户人家生活,靠山吃山,过起了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在谷内有一户人家,三两间草屋,外面则是栅栏,形成个小小院落。

    在其中一个草屋内,一名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一本书籍,此乃文理之书,主要记载的也不过是礼数文化等等。

    如今修行盛起,即使凡俗之人也能上得烈马,拉得玄弓,这些文理之书也只有一心想要考取文官的文人才会去看,而少年则看的津津有味,眉宇间不见烦躁之色,只是脸色略显病态,一双眼睛里倒是拥有一股不属于同龄人的成熟。

    看了良久,少年突然放下书籍,喃喃自语:“书中说正邪,但什么是正,什么又是邪呢?”

    少年突然想到了十六年前,正道大派天玄门弟子将他凌家残忍灭门,这不正是正道吗,但却干着这等残忍之事,所以从那时起他就立下血誓,不论正邪,今生今世必灭天玄门为己任。

    就在少年沉思之时,一道和蔼的声音传了过来,凌羽又在看书啊?但见破旧门帘一拉,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走了进来,年约五十来岁,脸色堆满了沟壑,比实际年龄不符。

    “南叔你来了,不是你说文和武要兼得吗,”凌羽放下书籍笑道。

    南叔便是那位管家,由于凌家被灭,来到这个谷内小村中,两人也不在主仆相称了,以免引起村民疑心。

    南叔欣慰一笑道:“说的没错,文和武都要学,这样才能习得更多东西。”

    “南叔说的话,凌羽全部记在心里。”

    南叔转声问道:“羽儿你这几天修炼的怎么样了,达到什么境界了?”

    凌羽脸色一暗,过得片刻才道:“才淬体五重,卡这这里很多天了,若不是体……应该可以更快吧……”

    少年一声叹气,当年韩天灭凌家,他虽然被管家南叔带着逃了出来,但不小心受到灵力冲击体受了创伤,经脉受损,大难不死,但修炼武功却异常艰难。

    南叔虽然是个管家,但知道的不少,凌羽从他这得知,要想步入修真之列,必须先锻造筋骨,才能修真炼气,而这一阶段称之为淬体,共有十重,淬体十重之后,才能开始修真。

    可惜这么多年努力,凌羽才达到淬体五重,虽说放在世俗界已有不弱本领,但体根基上的创伤还是让他看起来略显病态,且修炼受阻,如果淬体不圆满,难以炼气修真,除非根基绝佳,进入修真门派,受高人指点,才可跨越淬体之境,直接修炼法决开始炼气,但这又其实寻常之人能享受到的福利。

    南叔也叹了口气,但还是鼓励道:“我虽然不是修真之人,但当年在凌家待过这么多年,知道修真根基不佳,可以大毅力补之,我相信有经脉会修复的,有朝一替你父母报仇。”

    凌羽双目露出坚毅之色,重重道:“我不会放弃的!”这话,像是一道承诺,狠狠的落在心底。

    凌羽所在的山谷,并没有名字,后来便被村内百姓以山之名换做云雾谷,这里四面峭壁险山只有一条小道通往外面,不过在自给自足的生活下很少有人出去,自十六年前凌羽和南叔来到此地,这些年来,凌羽将这里俨然当做自己的家乡,对村民乃至四周环境也都熟悉无比。

    清晨一早,朝霞初起,云雾吐露,山谷不远处一座并不陡峭的悬崖之上,有一块天然青石,三米见方,如人工打磨,颇为平整,只见凌羽盘膝坐在青石上面,抱守心神,口起伏,有规律的呼吸着。

    这乃是一世俗间的吐纳功法,加以改善后南叔教给了凌羽,此吐纳之术并不出众,凌羽也不敢奢求能以此步入炼气修真之境,但可用来打下根基。

    清晨为大地万物复苏之时,为四方天地灵气最为浓郁之刻,凌羽不过是淬体五重,只是世间武人,自是不能感受到灵气,但按照吐纳之术一番静坐下来,心静如水,大脑空明,倒也有一番神效。

    虽静脉受损,根基不佳,但凌羽心坚如铁,相信终有一天可以拜入仙门,修的无上大道,替父母报仇。

    凌羽自吐纳整整一个卯时,过后起打出一武功,此乃博龙术,世俗武功,可锻炼筋骨。有效淬体,达到淬体五重境界,凌羽便是仰仗着博龙术。

    在凌羽练武之时,在青石上便多了个小小孩童,五六岁的模样,脏兮兮的,这是村内李大哥家的儿子,外号小柱子,平间皮的很,只有有模有样的学凌羽练武才会安静下来。

    看着凌羽看着他,小柱子傻傻的笑着,鼻涕直流,凌羽微微一笑,不羡慕起小柱子来,若不是十六年前那场变故,想来自己小时候也是这般快活的玩乐吧,想到这里,凌羽对那灭族仇人更是恨了几分,更加认真习练起来。

    此年,世俗习武盛行,便是这山谷中,村民经常入山捕兽,也懂的一点武学招式,对于凌羽每在大青石上静坐习武,村民也是习以为常。

    凌羽卯时迎着朝阳吐纳,辰时练武,上午半天就这样一晃而过,下午则是熟读大燕国文书,补充知识,业余之外便会看些搜集而来的描写仙魔鬼怪的野史著作,每每如此,便会被其中那飞天遁地的修真神通吸引而住,少年凌羽心中自是起了向往之色,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御剑飞行,那岂不是快哉。

    十六年间,凌羽复一的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模式,虽然枯燥,却丝毫不敢松懈,时刻牢记着那入骨仇恨。

    这清晨,凌羽如往常一样盘坐大青石上静坐,按那吐纳之法呼吸,便在此时,体内的元气一阵冲,剧烈运转起来,卡住数月淬体五重一举突破,迈入淬体六重。

    世俗之间武人虽不能炼气转化出修者具有的灵力的,但能炼出元气,这元气薄弱,便是衡量武人境界高低。

    虽然突破,但凌羽并没有太大高兴,而今已是十六年岁,才达淬体六重,若想达大巅峰十重岂不是要得二十几岁,或者更大年岁,且不论根基修没修复,单是年龄就不适合修真了。

    想及此处,凌羽眼中一片黯然,心想自己若是哪个门派弟子,随便求得一部法决,恐怕也能越过淬体,但可惜不是,只得在从淬体慢慢煎熬,一步步迈向修真之途。

    “也罢,修行之路哪有那么简单,我若是连克服淬体的毅力都没有,又何以修真。”想到自己刚刚以吐纳之法打破淬体五重,看来并不只是全靠锻炼筋骨才能提升境界,凌羽眼中便又出一道坚毅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绝杀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