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萧袅本能的想转移视线,但是想起先前世子对她的种种利用,她心中甚是不忿,也就回望着世子。

    四目交汇,火花四溅。

    那传言果然属实,你看世子下和孺子离的那样远还含脉脉的望着彼此!坐在萧袅后面的两位夫人小声的嘀咕着。

    萧袅那夹着小丸的手一颤,眼睁睁地看着小丸掉在面前的汤碗里,然后很悲催地溅了自己一脸。那一刹那,她居然在世子幽深的眸子里扑捉到了笑意。那笑意如同是深潭中的一尾鱼,只是浮到水面轻轻一晃,就失去了踪影。

    萧袅怒火中烧,刚准备用袖子抹脸,突然反应过来要保持仪态,忙从袖子里拉出帕子,在脸上擦了擦。

    她差一点就被气糊涂了。那后的夫人你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

    萧袅心中埋怨着,再次抬头看向斜对面,却发现众人已经陆续起开始碰酒,世子的面前也站着三二个人,正在向世子敬酒,她只看到了世子露在外面的一截衣袖。

    西边的女眷们只是低着头吃菜,偶尔凑过去嘀咕几句。那酒喝得也很有节制,只是时常抿上一小口,没有敢放开喝得,毕竟场合不对。萧袅微微偏头,就看见段良娣笔直地坐在那里,眼睛看着前方的舞姬在甩着水袖,神有些心不在焉,她的眼睛似乎想透过面前的舞姬看到甚?

    萧袅这才朝前方轻纱裹体的舞姬们仔细看去,顿觉。这跳得不就是姬国最具风俗的七盘舞,三四个舞姬站在盘鼓上,长袖飞舞,只看见飘在空中的长袖。却看不见舞姬。

    段良娣不会是想家了吧?

    就在萧袅乱猜之际,七盘舞已经结束。众人还是在互相敬酒,那边围着明王敬酒的几个官员中,上郡的郡尉看着这边,高声对着明王道:王爷刚才那可是姬国有名的七盘舞,周良娣可是享誉三国的才女,不知这舞姿,如何啊?

    萧袅看了过去,那人五大三粗,材魁梧。一脸络腮胡。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此时不怀好意的正看着这边的周良娣。

    韦齿,你可是喝多了?坐在席间的冯延年站了起来,眼里透着严肃。这小子怎可将良娣和舞姬相提并论呢?

    韦齿眼睛看了眼冯延年。笑道:冯公,你可忘了韦齿可是千杯不醉啊!

    冯延年下巴的山羊胡子,抖了抖:这可不是你的军营,休要胡言乱语!老夫给你台阶不知道顺着下来,看你如何收场?

    萧袅偷偷看了下周良娣,她只是回望了韦齿一眼,并没有说话,而后神自若地看向明王,等着他的反应。

    明王在冯延年和韦齿之间看了个来回,将杯底的酒倒进嘴里。看着亭台之下的王陌离笑着说:世子啊,众位卿想必也都想一睹三位儿媳的风采,不如请她们也为今晚的宴会助助兴?

    王陌离抬头看着明王,了然于心,现在这个时期叶州虽然看着太平无事,姬国与周国都与之联姻,但是暗地里谁也不敢调离轻心?而在今夜这样明王笼络人心之际,韦齿的公然挑衅其实也是对明王的一种试探?这韦齿虽为上郡的郡尉,却手握重兵。而上郡更是三郡中最大的郡。

    王陌离站起看了看对面三人,甚好!他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周良娣上,素眠,既然韦郡尉提到了你,不如你先来吧!他 的语气委婉,但是任谁都能听出这是命令。

    周良娣盈盈起,看了看众人,妾虽有才女之名,但是这舞姿却怕是入不得众人的眼,不如弹奏一曲吧?她的目光在对面的席间,轻轻地扫过。

    众人早就被美人那带有一丝凉意,却听得很是舒心的嗓音所陶醉,纷纷点头。

    周良娣边的青梅一会便从乐人那里借了来古琴,将其摆于场地中央,并在后面放好了蒲团。

    周良娣缓步走到中央的,微微福,妾献丑了!她沉稳而优雅地走到古琴前坐下,目光低垂地看着古琴,突然抬起玉指轻轻一拂,一串美妙的音符就随之流淌而出。那声音若鸾凤和鸣戏云中,细细听来,姣妙弘丽,变化无穷。

    席间顿时,鸦雀无声,众人都侧耳聆听这天籁之音。

    坐在那边的萧袅心为之一颤,这一曲 蔡邕《秋思》被周良娣演绎的淋漓尽致。只见她那拨动弹琴的双手如双鸾对舞,两凤同翔 ,以前在书上看到这样的辞藻,是以为夸张,现在看来却只觉这样还不够尽道这其中的妙处。

    连站在明王边不通音律的韦齿也被这样的氛围所感染,静静地听着,眼里有着认真。

    一曲《秋思》完毕,众人久久不能从这种淡淡的忧伤中摆脱,唏嘘不已,只是呆呆地坐着。

    段良娣果然是名符其实的才女!韦齿朗声说着,韦某粗人一个,不懂这些文人的玩意,但是却也被这琴音所感动!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又将周良娣称赞一番。

    连年岁最长的冯延年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颤声说 :今闻得此曲,三不知味!

    这时,周良娣才慢慢起,朝众人微微福,妾只是雕虫小技,算不得甚!至始至终她的神都是冷傲如霜,不惊不喜,不亢不卑。

    就连坐在席中的萧袅都不得不敬佩段良娣的沉稳与冷静。

    父王,儿媳想为众人表演一段剑舞可好?那厢周良娣早就按耐不住了,这时总算插上话了。

    明王深感意外看向周良娣,你会剑舞?这可是要有一定功夫的?

    周良娣甜甜一笑,黑白分明的大眼中闪着自得,父王不用担心,儿媳随家父学过一招半式!

    明王那隐在 眼睛里有着淡淡地笑意,周公可是本王极其敬佩的人,想必她的女儿一定也是精国不让须眉!

    周良娣绕过矮几走上前去,看着一旁的韦齿,笑靥如花,妾可否借大人的剑一用?

    周良娣的声音本就不自糯,这时再故意说得极柔极轻,韦齿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揉成一团捂在手里,如那冬里的一团雪瞬时间就消融了。他那粗狂的面孔上有着一丝不适,忙道:当然可……他随手摸了摸旁,这才反应过来进府时将剑卸了下来,韦某去给良娣借上一把!说着两三下就冲了出去,朝守在外面的侍卫要了一把剑又冲了回来,喘着气递给了周良娣。

    周良娣接过剑,垂目笑谢,这才拿着剑走到场地中央,微微俯,妾献丑了!说着手中的剑如蛟龙般在夜空中游走着,她的双脚一旋,手中的剑宛若丝带般有着一种柔美,那紫罗兰的襦裙在旋转中裙摆渐渐铺开,如同一只美丽的花蝶。突然,她腾空而起,在空中连翻了几下。

    那利落矫健的手,引起席间众人的喝彩声。同时,那凤凰木下的乐声响起,配合着这边的剑舞。

    这时,空中的周良娣将剑在夜空中挽了几个剑花,如同九天玄女般缓缓落地,就在双脚落地之时,又是一个燕投林,手中的剑快速的变换着姿势,……

    萧袅微微抬头看得目瞪口呆,真是不知周良娣还有如此了得的功夫,而这剑舞是要将剑术与舞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有着舞剑的硬朗又不能失去舞蹈的柔美轻盈,真是难上加难!

    可是,周良娣将这一切结合的极为巧妙。

    萧袅忍不住感叹一番,却一斜眼看见了世子的座位不知何时空了!她左顾右盼的地看了看四周,都没有找到,正在纳闷之时,世子已经回到了座位上。

    萧袅远远地凝视着世子,他虽然还是面色如常,但是萧袅就是能感觉到此时的世子心很沉重,他端起酒杯猛喝了一口,这才抬头看向周良娣,眼神晦涩难辨。

    莫非世子已经知道了周公的死讯?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这无疑是对世子来说最坏的消息。本来即使周公将兵权交了出去,但是只要他这个人还在,登高一呼,还是有许多将士愿意追随着他。世子的筹谋中一定是离不开这个人的,而现今,……世子的全盘计划都被打乱了吧?

    孺子妹妹,该你了,怎生傻愣愣的!

    萧袅这才回过神,看见周良娣已经停了下来,此时手中的剑已不知去向,她的双颊嫣红,泛着淡淡的光泽,大眼睛看着她,有着一丝嘲笑。

    姐姐的剑舞的甚好,妹妹陶醉其中一时竟痴了!萧袅嘴角含笑,柔声说着起了。她绕过矮几慢慢走上前,眼睛扫了眼一旁的素娥。

    孺子,不知你要表演甚?两位良娣的一弹一舞都甚为精彩!明王眼里有着期待之色。

    萧袅福了福,笑得极为腼腆,两位姐姐都是天姿国色,更是聪慧过人,我是不能相比的!

    萝儿,这是说得何话?你那小篆也是一绝啊!

    萧袅浑一颤,强忍着大笑的冲动,扭头看向世子,下谬赞了!

    萝儿?我还锅儿呢?

    呃?明王很是意外的看向萧袅,当今三国能写小篆的人已不多,能将小篆写得好的更是少之又少!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