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素娥面带担忧的看着萧袅,孺子,你别难过!其实,下心中还是有你,她一边绞帕子,一边说着话,想昨晚都那时辰了,下忙完后还不是来西厢了!

    萧袅正在无聊的用手指绕着前的长发,听见素娥的话,微微一顿,抬起头道:我不难过,这本就是早定好的事!她接过素娥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脸。

    原来世子昨晚在这里过的夜,那他岂不是在榻上睡了一夜?

    萧袅看向睡榻,就想起了那几张纸,面红耳赤起来,他不会是看见了吧?她起走到小几旁,将那几张纸折起来,对素娥道:一会拿去扔了吧!

    素娥点头道:原来孺子还是位才女呢!

    萧袅坐会镜前,任素娥梳着头发,笑道:这才女的名号,可不能乱扣!要是被姬国的那位听去,一定会笑掉大牙!那位才是真正的才女!

    素娥看着自己主子谈笑风生的模样,心生疑惑,此时这位不该是唉声叹气吗?但嘴上答道:孺子真是谦虚!

    萧袅哪里是谦虚。那段丞相二女儿的名声可是享誉三国的!而她,萧袅想破脑袋也没想起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倒是这绿萝在绘画上的造诣非浅。而萧袅虽说继承了绿萝的全部记忆,对绘画有那么些兴趣,但是拿起笔来却生硬无比,毕竟这岂非一之功?不过,萧袅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书法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一手小篆。

    午间,王陌离还是如期的过来吃午膳。一桌子菜,泾渭分明。素菜都在王陌离那边,而荤菜集中在她面前。萧袅乐得其所,这她喜欢!

    孺子的小篆不错!

    萧袅正在低头吃着一片蜜汁火腿。愣愣地抬起头,看见王陌离一脸探究的神,忙咽了下去,堆笑道:下谬赞了!

    可是,王陌离停下筷子,话锋一转。连嘴角也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孺子的画功就差些了!

    萧袅嘴边的笑容瞬时冻住了,尴尬地点点头,下说得是……世子你太客气了,哪里是差一些,简直是差很多。

    王陌离夹起一片豆腐。过不了多久,两位贵女就会入府,后你们少不了切磋,他慢慢地吃着,你好自为之吧!

    切磋?又不是练武的。萧袅瞪着杏眼,不解地问。

    王陌离放下筷子,眼神冷淡地扯扯嘴角:女人的虚荣心而已!

    哦。萧袅点点头,这才将那剩下的蜜汁火腿送进嘴里。

    原来是女人之间的斗争啊!

    午后,萧袅坐在桌旁,拿出了那幅画,看了又看。都说奇货可居,这幅画不知能否买个好价钱?可卖给谁呢?她认识的那些人,不是不懂画,就是出不起价钱。而这既能出起钱又懂画的人……萧袅冥思苦想着。忽然,想起一人,王管家。此人在明王府多年,和那些往来于明王府的达官贵人很是念熟,如果能通过他将画卖掉,那最好不过!萧袅叫来素娥问清王管家的住处,便起前去。这人可是大忙人,请他过来一趟可不容易,那就只好她过去了!

    王管家早年成家,在北城有一院房产。如今。儿子也已经成家做点小买卖。妻子跟着儿子住在北城。他因为在明王府当差,经常忙到很晚,就不回去,所以在明王府有一个小院子。那小院子虽然还是在仆役的居所内,但是足以显示他不是一般的奴仆。有几个奴仆在主人家有自己的院子呢?

    这奴仆的居所在明王府的最前面,萧袅倒也不着急,走走停停地,用走了一顿饭的时间。

    你……找谁?

    萧袅一扭头,就看见一个十三四岁的黑瘦少年,站在自己后。一灰衣,是最下等的杂役。

    少年做出思考模样,突然道:你……你是孺子……娘娘?

    萧袅点头,这少年还算聪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判断出她的份,毕竟她嫁进明王府没有多久。

    娘娘是找王管家?少年小心翼翼地问着。

    萧袅又点点头,刚想问王管家在否,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低声的怒骂声。

    你这做父亲的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儿子白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一妇人埋怨着。

    我这里实在拿不出这样多的金啊!王管家压低声说着。

    你是想让我们一家永远翻不了吗?我们娘几个还要在北城住到什么时候?妇人质问着王管家。

    你休要这样苦苦的我!

    门哗啦一声打开了,萧袅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少年,赶忙躲到旁边的树后。

    王锐,好好劝劝你大伯吧!妇人叹了口气,匆匆走了!

    萧袅看着妇人走远,这才从树后走出来,她突然改变了想法。她含笑看着那叫王锐的少年,告诉你伯母,我找她,带着去我那里!

    王锐虽然有些懵懂,但好在不会乱问,包连忙点点头,向那妇人的方向走去。

    萧袅的杏眼里有着从来没有的兴奋,现在她有九成把握了!有些事,女人和女人要好说多了。

    萧袅回到屋里就看见王锐领着妇人站在花墙外,等着素娥来通传。她站在门内,提升道:让人进来吧!

    王锐领着妇人走了进来,两人都向萧袅行了礼。

    萧袅拿出了些几钱赏给了王锐,拿去吧!

    王锐眼睛一亮,继而跪在地上,惶恐道:小人能为娘娘做事,倍感荣幸,哪里还敢……他急忙摆了摆手。

    萧袅脸上露出些赞许,你这奴才倒是会说话,钱你可以不拿,但是今的事你可不能透露出半句,可知?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里透出些威严。

    小人知道,一定不会说出半句!王锐说着又磕了一个头。

    萧袅看了眼站在一旁不安着的妇人,又对王锐说道:下去吧!

    是。王锐退了出去。

    萧袅看着王锐出来花墙,这才转过来,和颜悦色地看着妇人道:嬷嬷,请坐吧!

    孺子娘娘不知寻老前来有何事?那妇人看着萧袅更是不安。

    素娥端着茶盏走了进来,放在桌子上,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那妇人,又默默地关门退了出去。

    嬷嬷别紧张,今请你过来,没有别的意思。我初来乍到,多亏王管家多加照拂,听说你过来了,就请来这里坐一坐!萧袅笑盈盈地看着妇人。

    听了这话,妇人才释怀,娘娘真是客气,奴才为主子考虑那是应该的,怎敢邀功呢!她态度极为恭顺。

    嬷嬷这话说的,在我心中,王管家可不是奴才,而是长辈!萧袅一脸诚恳,眼里有着敬意。

    妇人一惊,站了起,娘娘太抬举那老奴了!他何德何能?眼里倒是真有一丝感动。

    萧袅上前一步,嬷嬷用茶!她的笑容温婉,王管家可是这王府的老人了,深得王爷的信任!

    妇人一听,这倒是真的。那人一辈子胆小谨慎,难得王爷能信任与他,将这王府交给他打理!她看了看茶盏,刚才在那里也只顾说儿子的事,连一口都没来得急喝。那老就造次了。说完就当真端了起来,

    萧袅看着妇人放下了茶盏,才缓声问道:嬷嬷家中一切可好?

    妇人叹了口气:能好到哪里去,也只是勉强度而已!

    萧袅也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听这话,嬷嬷心中似乎不爽快!

    妇人本就是泼辣开朗之人,被萧袅这样一问,心中更是赌,脸色也不好起来。

    萧袅看着妇人的脸色,一脸关怀,嬷嬷难道真的有事?不如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妇人脸上犹豫不决,这样的事,哪里能和主子们说呢!娘娘说得客气话,怎可当真,但是为了儿子……

    娘娘,老家中确有难事,难为娘娘肯说出这样的话!那妇人想到伤心处,竟掉下了眼泪。前面一番交谈,她只觉得这孺子娘娘也是可亲之人,说说也无妨吧。

    原来,王管家的儿子王朔桦做着小本买卖,最近他的一朋友从西戎运来一车货物,那可都是些见也未见过,闻也未闻过的东西,能买下来肯定是大赚一笔,只是苦于没有那么多金。王管家虽然打理着明王府偌大的产业,但此人却是胆小谨慎,忠心耿耿,没有往自己荷包里装多少银子。

    原来是这事!萧袅轻声叹道,嬷嬷不必伤心,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这里还真能帮衬一些!说着她走过去从箱子里拿出那幅画。

    这是?妇人擦着眼泪,站了起来。

    萧袅抱着画,笑着走了过来,可巧了,我这里刚得了一副奇画,正要给它找个好去处!

    妇人不明所以,眼里却有着质疑,听着孺子往下说。

    这只是冠冕之词,萧袅脸上有着羞涩之态,不瞒嬷嬷说,这深宅大院,我初来乍到,有许多地方需要打点,可是……她微微一顿,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