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看着王陌离出了门,萧袅才真正松了口气,刚才她实在太冒失了!本来这件事只要她静下心来想想,便会有结果。可是,她太心急了!

    萧袅拍了拍额头,坐了下来,让奴婢进来将桌上的饭菜撤了,那几样没有动过的,也赏给了下人们。她将手珠重新戴在了腕上,这可是她的护符!

    萧袅招来素娥说是她有午睡的习惯,以后午后就不要让人打扰,有什么事她会叫素娥和阿来的。然后,从自己陪嫁的箱子底找出了男子的衣服上,将头发打散重新在头顶挽了个髻,找了只羊脂玉的簪子插上,又用锅底黑在脸上薄薄地涂了一层,顿时,镜子里的萧袅变得皮肤粗粝好似男子一般。再者,这谢家姑子的材本就较一般女子高挑,只是过于瘦弱。穿上这男子的锦袍,倒是自有一股风流。

    萧袅起出了房门,往后走去,她住在西厢的后院,这后院连着德熙院的院墙。 这院墙并不高,她搬了几块石头垒好,抬起脚踩了上去 ,向外望了望,发现没有人,这才松了口气。她先前就注意到这德熙院后面有一花园,从此穿过就到了明王府的西门。这西门比较偏僻,平时走的人很少,只开了一个角门,平时有一队侍卫把守。萧袅翻墙过去穿过了花园,从腰间取出令牌拿在手里,低着头向前走去,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

    何人?门口的侍卫厉声问道,将手里的刀举起。

    萧袅心中一横,抬起头眼露愠怒,看门的狗也敢如此嚣张,吾可是世子下的门客!说着将令牌在那侍卫眼前一晃。

    卑职失礼了!侍卫虽然心中疑惑,但是这令牌确实是归世子下所有。而世子下会请一些门客到府中一叙也是真的。有个别的会就在府内居住。只是,那些门客一般都是走正门旁的角门进去,而这西门倒是很少有人进出!

    哼!萧袅收回令牌,这些时下与吾有要事相商,吾会经常出入此门!她甩了甩衣袖跨出了角门。

    侍卫看见萧袅出门走远,对着同伴说道:你见过此人?

    同伴摇摇头。又道:应该是新来的门客!

    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那侍卫不甘被训斥。

    有真本事的人大抵都是这样!同伴倒是佩服那门口的气度,要不世子下怎会给他自由进出的令牌。

    萧袅之所以这么着急出门,其实是有原因的。她嫁进明王府是迫不得已,也是暂时的,以后自然是要出来的。那时她人老珠黄,举目无亲。只守着破旧的老宅,要依靠何人,以何谋生?这些都是她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萧袅漫无目的地走在南城中,眼神中透着迷茫。

    掌柜的,我的画卖的如何?

    萧袅转过头。看见一寒酸书生脸如菜色,正殷切地注视着掌柜的。掌柜的摇了摇头,你那画虽好,但是问津者极好,也许是这画中的意境过于艰深,能懂之人甚少!

    绿萝从小酷习画,又天赋极高,所以在此上的造诣不是常人能及。此时听了那话,萧袅从绿萝那里继承来的关于绘画的记忆开始复活,对那人的画也好奇起来。

    在下冒昧打扰了。萧袅走上前去作揖,刚才听到二位的谈何,在下对兄台的那副画倒是很感兴趣,可否有幸借来一观?

    那书生先是一愣,继而忙对掌柜的说道:劳烦掌柜的了!

    掌柜的将画从角落里取来,抖了抖上面的灰尘道:你给的几钱也只够在显眼的位置挂上三天,三天过后只有二三人询问过,一听价钱都摇头而去!没有办法,小店还要开门做生意,只能将画移到角落里!

    这个时代还没有专门的字画店。只有供代卖的商肆。

    书生点点头,一副通达理的样子,接过画用嘴吹了吹上面的浮尘,眼神中充满心疼,又用袖子在上面擦了擦,这才递给了萧袅,谦虚道:不才的拙作,还请阁下指点一二!

    书生看着萧袅的年纪不大,却彬彬有礼,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没有当下富贵公子的浮夸之气。

    萧袅拿过画来,细细一看,当即喜欢的不得了。此画虽然意境澹泊艰深,但运笔却是秀润飘逸,而那色彩更是明丽清爽。她依依不舍地抬起头,问道:此画兄台准备买几金?

    这个时代,延续了大汉朝的钱币。还是分为上币和下币。上币为黄金,以金或镒为单位;下币为铜钱,以钱为单位。

    几金?那书生向前一步,取过萧袅手中的画,一脸失望,原本以为阁下是懂画之人,没想到也是……

    萧袅讪讪一笑:兄台别急,在下虽然是懂画之人,但是却是对这行不甚了解的。还请兄台出个价!

    那书生看着萧袅很是有诚意,为难道:这画本来低于五十金不才是不卖的,只是奈何家中正等着米下锅,这才……他擦了擦额头,这样吧,你给三十金,画你拿走!

    三十金,萧袅心中一跳,这行还真是贵啊!

    公子啊,这画要是落到真正的行家手里,卖三百金都是少的!掌柜的在一旁,说着。

    萧袅一脸尴尬,她的荷包里只有二十五金,已经是全部家当了,但是……这画的确是好画。尤其是在大汉朝时绘画还主要是帝王们歌功颂德的方式,和褒奖功臣的方法。当了现今,绘画虽已成为个人的娱乐消遣,但私底下流传甚广的是人物绘画,而对于这种融入大量山水风景的话却极为少见。

    萧袅捏了捏荷包,果断道:兄台不满你说,在下也是小门小户,这上也只有这二十五金,你看……

    书生看着萧袅杏眼中的诚意,当即拍了拍手,也罢,全当遇到了知音!便将画又给了萧袅。

    萧袅笑得腼腆,将银子全数交给了书生,多谢,兄台!

    书生接过银子数了数,放入了荷包,和那掌柜的道别后,就要走,却被萧袅叫住了,兄台请留步,在下有一事想请教?

    书生急急收了脚,转问道:阁下还有何事?

    在下冒昧的问一下这话是兄台所做?

    书生一愣,看了萧袅一会,才道:阁下问此有何用意?

    萧袅一笑,忙摆手:兄台不必如此紧张,在下是画之人,想和这画画之人结交一番!

    书生随即一笑,不才便是这作画之人!

    萧袅抱着画,向前一步,作揖道:兄台乃当今奇才!这署名上的遥白,就是你?

    书生不好意思起来,涨红着脸,半晌才道:是不才取的雅号而已,不才名叫张彦和!

    萧袅又与张彦和寒暄了几句,才依依作别。她手中抱着画,往回走着,这才想起今出门是想用这二十五两租赁个小店做个什么生意,以后从明王府出来好以此为生!现在这二十五金就换来了这不能吃不能喝的一幅画,萧袅心中有一丝懊悔,自己太过冲动。

    回去后,萧袅换了衣服,就将此画放入柜中。这营生的事,只得另做打算!晚间,王陌离传话不过来吃饭,这倒是让萧袅松了口。

    王陌离不过来吃饭,是因为在等肖剑的消息。

    而肖剑此时带着手无缚鸡之力的谷池月悄悄潜进了齐府。先前王陌离请求明王开棺验尸,没有得到许,就只有让肖剑暗地里进行此事。只有齐公被刺的案子告破,谷池月才能真正在廷尉府里立一足之地。这样才能在严文杰控制的廷尉府安插进自己的人。即使这严文杰知道谷池月是自己的人,只要案告破,他也是无话可说的。

    肖剑拉着谷池月跳下了齐府的围墙,躲在树后,只等那边发信号了。早前,他接到主子的信,大致对齐府的现状有所了解,然后又派人潜入这里进一步了解。

    这齐公被刺一事,被明王压了下来,对外只说齐公病重不便见人。而齐公也还没有下葬,只因明王答应师母一定要找出凶手,给恩师一个交代,这才将棺材停放在内堂,每有儿孙守灵,为其烧纸。夜轮流进行。

    所以,肖剑要带着谷池月接近齐公的尸体,就要将那些人调走。而这调走的方法嘛,其实很简单,简单不要紧,只要管用就好!

    失火了!失火了!肖剑和谷池月躲在树后,就听见齐府内一片混乱。那东南角上冒着火光。

    而此位置正是在内堂守灵的齐家老三的房屋。这三郎那里还顾得上守灵,拉起自己的夫人,就往外跑去。而灵堂的仆役一见正主都跑去扑火去了,他们也连忙关了门,向后院的那口井跑去。

    肖剑站起来,看了看,悠哉道:差不多了!该右平你出场了!说着拉起谷池月飞奔而去。了门,向后院的那口井跑去。

    肖剑站起来,看了看,悠哉道:差不多了!该右平你出场了!说着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