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 本殿想吃的是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周嬷嬷看着脸色冷淡的世子下迟疑了一下,还是退下了,世子不喜有奴婢伺候她是知晓的。

    王陌离拉着周良娣进了屋就看见一桌酒菜,就听见周良娣~声道:妾等了许久,都饿得走不动了呢!

    王陌离嘴角含笑,那紫漪快来陪本喝几杯,本也有些饿了!他边说着,便坐在桌前。

    周良娣忙上前给世子下倒了杯酒,递了过去,下,紫漪陪你。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来浅浅的抿了一小口,下,紫漪不胜酒力,又逢刚刚丧父所以……

    王陌离将酒杯放下,看了眼周良娣,是本考虑不周,紫漪还是坐着吃些菜垫垫肚子吧。

    周良娣乖巧的坐在了离世子下最近的位置上,举起筷子在面前的盘子上晃了一圈最后夹起了一片鱼,放在王陌离的碗中,下,你也吃啊!

    王陌离看着那荤腥眉头一皱,紫漪不知本不喜荤腥吗?

    周良娣点头:妾知道下不喜,只是总不食荤腥,子怎能受得了呢?她的眼里有着关切。

    王陌离举起筷子并没有夹起碗中的鱼,而是朝着一碟子青菜而去,只见周良娣已经夹起了放进了他的碗里,殷切地道:妾夹给下!语气中尽是讨好。

    王陌离浑起腻,低头将那青菜吃在嘴里,如同嚼蜡,趁着周良娣低头吃菜之际,往茶盏里放了一颗药丸,很快就融化掉了。紫漪别噎着了,喝口水吧!他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温柔。

    周良娣感激地看着世子下,妾以为再也没有人会疼我了。

    怎会呢?王陌离举起手来犹豫了几下,才摸着周良娣的头。本会很疼紫漪的。说着他端过茶盏凑到周良娣的嘴边,喝一口吧!

    周良娣就着世子下的手,慢慢地喝了两口,其实她一点都不渴。

    王陌离继而拦过周良娣的肩膀,轻声问着,紫漪可吃饱了?

    周良娣放下筷子,嗯,妾本就没有甚胃口。她看了看世子下的碗,下可是觉得饭菜不可口,怎就没吃几口?

    王陌离的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周良娣的下巴,本不想吃饭菜,本想吃的是紫漪……

    周良娣的子微微一颤,眼里有着羞涩喜悦,忙低下头,下……!

    王陌离猛地将周良娣拦腰抱了起来,在周良娣的惊呼声中。一步一步走向大。他神冷漠,眼里透着几分讥讽,将周良娣放在~上,看着那早就羞得不敢看他的周良娣,他轻笑着,紫漪的这份羞本得紧!说着他慢慢地将周良娣的腰带挑开,然后将襦裙一点一点的往下脱着。

    周良娣羞地看了眼世子下,下……她的朱~唇半启着,气息开始不稳。

    王陌离褪去她的襦裙,又不紧不慢地解开她的中衣。就看见了粉紫色的肚兜。他扫了眼已经浑颤抖的周良娣,将自己的外袍脱掉扔在一旁,猛地俯下~,在周良娣的耳边轻道:就让本看看紫漪有多想本!说完毫不留的吻上了那醉人的红唇。

    周良娣嘤咛着两手搂住了世子下的腰,意乱迷中想伸手拉开世子的中衣,却被世子将两只手臂按在了体两侧,动弹不得。她只觉得自己浑。两只腿不停的扭动着,想要的更多。可是,下却仿佛并不着急,只是蜻蜓点水般吻着自己,眼里清明一片。

    下……周良娣可怜兮兮地叫着世子,眼里有着急切的**。

    王陌离抬起头,眼神微变,然后嘴角一扯。小东西这就急了?说着将上的中衣脱了下来,只留中裤。又俯下将周良娣的肚兜一把扯下,害得周良娣呼一声,抬眼就看见了世子下那瘦而不弱的躯,那让她极为想依偎上去的膛。正当她沉浸在遐想之间,只觉得自己前的一对玉兔被世子下握在手里,忍不住又是一声嘤咛,下……她不自的搂上了世子下的脖子。

    王陌离浑一抖,正在为难之际,就见周良娣两只手臂无力的搭理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脸色铁青的从周良娣上起来,看也不看随意的将被子盖在了周良娣上,将她的头也捂着了。只听一会,周良娣在被子里又扭动起来,声音时高时低。

    王陌离穿好中衣,又拿起外袍,一边穿着一边看了眼窗外,嘴边有着冷笑,每次周嬷嬷都会在外面听着,也不知道那妇人是何用意。王陌离穿好外袍,那被子里的周良娣突然子蜷缩起来,嘴里发出极致享受,又类似与哭泣的声音。

    王陌离坐在边欣赏着,那因药力已经陷入幻想中的周良娣,心里思量着,这药力要加大了,以前只要他脱掉周良娣的衣物惹得她异常动,就会引发药力,使她陷入疯狂幻想之中。

    而今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药力才发挥出来。王陌离配合了几声,就起端起桌上的酒水,漱了漱嘴,再看向窗外那黑影已经离开。王陌离看着那上的周良娣已经自己折腾完了,深深的睡了过去。这才将桌上的茶水倒掉,起出了屋门。

    站在院中,王陌离这才深深呼了口气,眼里浮现出一丝疲惫,匆匆出了院子。

    他前脚刚出了院门,周嬷嬷鬼魅般出现在了周良娣的门口,她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先扫了眼桌上的残羹冷炙,又往里屋而去,只见周良娣如同每次见到的那样睡得很沉,她唤了半天才将周良娣叫醒,将一颗药丸塞在她的嘴里,又转桌上拿起杯子,看见地上的一滩水渍,眉头微蹙,继而端起茶壶倒了水,走过来喂周良娣喝下。

    嬷嬷,这药还要吃多久啊?周良娣声音里有着不耐烦。

    周嬷嬷眼光一眼,柔声道:等你有了!

    周良娣躺下嘟囔着:要是我一直没有就得一直吃?

    胡闹!周嬷嬷厉声道,你以为你还是以前,说话这样不知分寸。这是最好的药丸,我得来不易,定会有的!她的眼里有着坚定的神色。

    周良娣不敢说话,将被子盖住了头,一副赌气的样子。

    女郎,周嬷嬷自知语气重了,坐于边将被子拉下来,看着周良娣那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极为心疼,这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主君不在了,你能依靠的也只有未来肚中的孩儿了!这样才能留住下啊,不然你要怎生过活?

    周良娣声音有一丝暗哑,不服的哽咽道:我……我还有皇帝哥哥!

    他?周嬷嬷嫉妒轻蔑地看着周良娣,鲁公的话你也是听到的,现在还存有幻想!

    周良娣摇了摇头,急道:这中间一定是有甚误会,皇帝哥哥也是被连南子那人所蒙蔽。

    周嬷嬷不忍再说甚,叹了口气,妇人我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做尽,如何还是不成,只能听天由命了。

    嬷嬷,你是不管紫漪了?周良娣猛地坐起来,眼里有着恐慌,你若不帮紫漪,不疼紫漪,还有谁会怜惜于我?下怕是又到那人房中去了!

    王陌离离开周良娣的院子其实是去了书房,肖剑已经等在了那里。

    公子,奴才有负重托!肖剑看见主子走了进来,一下跪在了地上。

    王陌离急忙上前将肖剑拉起来,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而且事办得很漂亮!

    可惜让主谋逃脱了!肖剑愤愤地说着。

    王陌离看着肖剑,拍了拍他的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肖剑看着主子的神并不是安慰他,主子是何用意?

    据我所推,这玄衣教后还有人在全盘谋划!王陌离脸上有着凝重。

    肖剑脸色一变:主子知道是何人?

    王陌离眼神一沉,嘴角上扬,有着一丝苦笑,怕是我那变成厉鬼的九叔吧?

    肖剑听出了主子话里的讽刺之意,这九叔二字让他大惊失色,皇九叔姬漠天,他不是已经死了?

    王陌离摇头:我也希望如此,只是我这九叔却魂不散,不知想干甚?他沉吟了一声,明看来还要去一趟木如寺!

    主子要去木如寺?去找 慧思禅师,你是怀疑禅师?

    王陌离不置可否,现在还不好说,只是推测齐公和九叔在慧思禅师的院子里见过面,而且齐公的头部被一个一手只有四指的人强行将头按进水中。

    主子,奴才还有一事要向你禀报?肖剑突然变得极为慎重,脸上小心翼翼的样子。

    王陌离看着肖剑的样子,眼里有着笑意,你何时变得也这样畏手畏脚了?

    奴才们抓到了……危枫!肖剑很艰难的将那人的名字吐出来。

    什么?王陌离盯着肖剑,眼里有着可怕的光芒,为何不早说?人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