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以身犯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第二天夜里,周昭帝为了庆祝自己的初战告捷,将新上任的几位将来都招进了宫,在德阳摆了庆功宴,连常侍作陪。

    王陌离想在趁这次庆功宴之际动手,却遭到了魏茂林的阻拦。

    公子,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魏茂林从来都是义无反顾的去执行公子的命令的,只是这次事关公子的安危,他不得不多想。

    王陌离当然知道,有这种可能,那将是最糟糕的状况。周昭帝设了圈,等着他去钻。鲁子腾投靠叶州的消息,周昭帝已经知晓,也必然知道叶州不会相信,周公是自裁亡,一定回来弄清周公死因。这里这样一个局,不管是谁来,很有可能都是有来无回的!

    你说得有道理,王陌离不可否认这种可能,但是吾等还有何办法?

    时机不可误,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还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他等不了了,想益州、徐州也是蓄势待发,不能再等了。

    魏茂林沉默不语,好一阵才道:如要冒险,公子就不要去了,让小人前往便是!

    王陌离摇了摇头:如是一人前去,你完全可以胜任。只是这次还要带着丝毫不会武功的谷池月,这难度也只有公子我能做到。

    如果是阁主来就好了!魏茂林的绪很低落,公子的话是对的,目前来得人中,只有公子的武功最好,才能胜任此事,在危险之中除了御敌,还要护谷池月周全。

    王陌离看了看天色,一脸严肃地说:召集所有人到这里来,吾要分配任务!

    魏茂林心中一凛,忙道:是,小人这就传话!

    入夜。王陌离带着谷池月悄无声息的越过宫墙,按照小武子给的图纸在宫内穿梭着。小武子给王陌离的图纸上还有侍卫的巡视路线图,因此他们能轻易的躲过侍卫。谷池月觉得此时自己在昏暗的宫中如同走迷宫似得,被王陌离带着转来转去,忽而,来到了一处特别荒凉的地方。

    冷宫。王陌离小声说了一句,周昭帝真是会找地方,将周公的尸放在这里。

    谷池月也甚为吃惊。这冷宫可是历代犯了宫规的美人夫人等终的地方,而将周公的尸停放在这里,无意是对他最大的羞辱。周围静悄悄的,连门口守卫的兵士也不知踪影,一点也不像重兵把守的样子。

    王陌离警觉的看着周围,难道这是空城计?还是请君入瓮?他正在思考之际,从冷宫的岔道匆匆走来一人,王陌离急忙拉着谷池月藏到了柱子后面。

    那人一内侍的打扮,手腕上系着显眼的红线圈。

    王陌离眼睛微眯。箭一般冲了出去将那人拉到柱子后,一手按在那人的天灵盖上,一手嵌着他的脖子,低声问道:说,你是何人?

    那人浑颤抖,声音极轻,小……武子,咳咳咳……

    王陌离这才放开了嵌在脖子上的手,但是那按在天灵盖上的手依然纹丝未动,你怎样证明自己是小武子?

    小武子将袖子挽了起来。那手臂上有榆钱大小一个疤痕。这是小人十岁那年烫伤的!

    王陌离这才收回了手,抱拳道:得罪了。

    小武子站直了子,喘了两口气,郎君客气了!他看着王陌离微微一滞,虽然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却依然让人能感觉到面前的郎君卓尔不群,小人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况如何?

    那冷宫里的守卫有三层之多。估摸着有七八十人!小武子脸上有着着急和担忧。

    周昭帝果真是设了埋伏,只等吾往进钻!王陌离脸上有着讽刺,只是怕是要让他失望了!正说着,就看见天空划过一道弧线,他的脸上有着一丝笑意,魏茂林那边成事了!

    三人躲在柱子后,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有侍卫匆忙的跑去冷宫拍打着大门。快开门,快开门。有紧急况!

    里面没有半分动静。

    都是些蠢材,还不开门延误了时机,尔等提头去见陛下!那侍卫大骂起来。

    这时,冷宫的大门才慢慢打开,那侍卫看着开门的兵士,上去就是一耳光,狗东西,快去让你们的卫士丞集合队伍,去东门守着,刺客劫走了连常侍!那侍卫传完话就匆忙原路返回,嘴里骂骂咧咧地。

    接着,就听见冷宫内乱哄哄一阵,夹杂着喊骂声,妈的,这是甚事,让老子在这里守了一天一夜,最后刺客没有来冷宫,却将连常侍劫走了!赶快站好了……出发!。

    三人就见冷宫门大开,从里面走出两队兵士,手里都拿着大刀,穿着盔甲,这是周昭帝的卫军啊!

    王陌离看着那两队兵士走远,这才从柱子后出来,事不宜迟,快进冷宫!说着拉着谷池月就往冷宫而去。

    小武子见状连忙跟了进去,那里面还是他熟悉一些,两年前他的前任主子曾被打入冷宫,他偷偷给那美人送过衣物等,只可惜最后也死在了里面。他唏嘘了几声,要不是遇见周公他才免去一死,今也早就是孤魂野鬼了。

    郎君,这边!小武子指着那间臭烘烘黑漆漆的草屋低声说着。那些死去的美人夫人尸来不及处理的就会先暂时丢弃在这里,然后再等到天亮才拉出宫城。

    王陌离守在门口,小武子带着谷池月走了进去。那从里面发发着的尸臭味,让王陌离皱起了眉头,他往远站了几步,集中精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郎君,这里有好几具尸,让小人先辨认一番。小武子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对一旁的谷池月说着。

    他也是买通了守门的兵士,知道这里面放着一具男尸,但是具体是那具他也不太清楚。

    小武子看着那横七竖八的几具尸,心中有些犯怵,手底下哆哆嗦嗦的。

    让我来!谷池月着急地说着,就将小武子拉到了一边,自己蹲下来,将那尸上的草席一具具都打开,你过来看清这具可是周公的?谷池月扭头叫着角落里的小武子。

    小武子迅速的跑了过来,谷池月从怀里拿出一颗夜明珠,照在那尸上,看清楚了,事关重大!

    小武子瞪大眼睛极认真的辨别着眼前已经有些腐烂的尸,两只手握成拳状,半晌点了点头,是,是周公!他的声音极小但是却很坚定。

    谷池月没有多说,现在也不容许他啰嗦甚,他将夜明珠交给小武子,然后虔诚的向周公磕头道:周公,在下得罪了!这才起,打开包袱,拿出自己的布巾本将口鼻裹住,顿时想起他穿着夜行衣,只露了眼睛在外面,然后看了看旁边的小武子,继而扔给他一条,遮住口鼻!接着带上了自制的手

    谷池月先是将周公整体上查验了一番,并没有见明显的刀剑钝器的致命伤痕,可见周公并非是自裁亡。而周公眼嘴俱张,脸色呈黑青色,嘴唇气泡腐烂,十指指甲也是黑色,头发和衣物上都有些呕出物。大致能断定是中毒亡。但是,还得进一步证实,他从包袱里拿出一只银簪,又用湿漉漉的布子擦了擦,这才,慢慢沿着周公的喉咙探了进去。

    小武子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那湿漉漉的布子散发着一股极为熟悉的味道,皂角!他今夜真是开了眼界,这样的查看死因的手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谷池月将银簪插入周公的喉咙中,又拿了一些纸张揉成团塞在了周公的嘴里,反复了二三次才塞严实。

    小武子看着已是满头大汗的谷池月,连忙拿了自己的帕子给他擦了擦,郎君冒犯了!他边擦边赔不是。

    谷池月摇了摇头看着他眼里有着感激,手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又对周公的下做了进一步查验,都是中毒的表现。看了看时间,谷池月将那只银簪拔了出来。

    是……是黑色!小武子低声惊叫一声,用银器试毒他是知道的,而且不知给主子们做了多少次。

    谷池月并没有甚表,他又拿起那湿漉漉皂角布子在那银簪上一抹,还是黑色!这时,眼里也有了变化。他将簪子收好,闷声说道:可以了!就连忙脱下手,塞入包袱中。

    而一旁的小武子已经用树枝将周公口中的纸团全部挑了出来,那衣物不用穿好了?他用树枝将那烂成絮状的衣物理了理,声音里有着迟疑。

    谷池月已经起,看了看外面,来不及了,快走吧,应该没人走注意这些!

    小武子心中虽有歉意,但是无可奈何,忙扔了树枝,将每具尸的草席盖好,匆匆跟在后面出来草屋。

    谷池月出了草屋朝公子点了点头,二人同时朝大门口走去。小武子在后面小跑着跟了上来。

    只听见到处是都是叫嚷喧嚣的声音,这宫城内如今到处是搜索、巡视的兵士,要出去恐怕很难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