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这个刺客不太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素娥实在拗不过孺子,只能轻轻的咬了一口,那菊花的香味顿时弥散在口腔里,带着些蜂蜜的甜香,真甜!她发自内心的说着。

    好吃就多吃些。萧袅举着菊花糕说着,又往素娥的嘴边凑了凑。

    素娥实在不好意思,忙自己拿了过来,奴婢自己来。说着又吃了一口,孺子也吃啊!素娥连忙给孺子拿了一块,递了过去。

    萧袅接了过来,也咬了一口,还真是美味!她抬头看了看月亮,仿佛嘴里正在吃得就是月亮,素娥可曾记得自己的父母?

    素娥咽下口中的菊花糕,眼里有着回忆,记得,八岁之前奴婢过得还算幸福,那之后父母想得染了恶疾去世……她的脸上有着哀伤,后来就被哥哥嫂嫂给买了……

    萧袅听着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天底下那有如此狠心的人,真是不配当人家哥哥!

    素娥摇了摇头,忙道:怪不得哥哥,家中已经揭不开锅了,也是没有办法。而且哥哥为我寻得去处也是极好的!

    寻得去处那样好,为何你又被卖到王府为奴?可知一旦沦为奴籍,那可是一辈子都很难脱离的!萧袅愤愤不平。

    素娥支吾着不知该说甚,像是有甚难言之隐。

    你即不想说,我也不会你,只要你自己心中不委屈就好!萧袅见素娥一脸的为难,也不再多问。

    两人坐在院中,又赏了会月,闲聊了几句,萧袅才起回了屋。今早世子走了,她就没有再睡着了,现下倒是有些困了。萧袅躺在上,一会便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已觉天亮。

    这一天,她又扮成谢顾然的样子出了府,今她打算回一趟北城谢家,取回那二百金。只因她在市井看好了一间商肆,想着买来可以代卖遥白的画。她雇了一辆马车直奔北城而去。车中换回了女装,然后用湿帕子抹了脸。今要去北城所以她只是将锅底黑直接抹在脸上,并没有涂油脂,所以很好擦掉。

    女郎。怎是你!黎叔吃惊着看着门口之人。

    叔以为是何人呢?谷郎?萧袅的脸上笑容满满。

    黎叔揉了揉眼睛,这才看着眼前的萧袅开心道:怎可能是谷郎呢?郎君昨夕食之时,就被招去了廷尉府,那传信之人催得很急,郎君只说这十来就不回来啦!

    噢?萧袅脸上闪过诧异,又想起了昨到今也没有见到世子,隐隐觉得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联系。,萧袅进了门,也不急的往自己屋里而去。而是坐在厅中和黎叔说了会话这才道:近来突然对医理很感兴趣,就想回来找几本父亲的书看看!

    黎叔点头,感慨道:女郎以前对这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主君说了几次,都被女郎敷衍过去了,现下主君不在了,女郎倒是……他突然察觉自己这话说得不甚妥当,匆匆闭了嘴,又看了看女郎面色如常,这才放心。可要老奴帮着去找吧?

    萧袅摇了摇头:叔不知我要找何书。我自己找找就好!

    好,那女郎仔细那书房中的书怕是落了不少灰了。老奴最近也是偷懒了……黎叔不好意思地说着。

    萧袅宽慰着说:人都不在了,打理得再好又有何用!说着她起便往内宅而去。

    黎叔跟着过去,给萧袅打开了书房,站在门外等着。

    萧袅走了进去,看了看摆放整齐的书籍,鼻子微微一酸。脑海都是谢父在这书房教绿萝写在的景,叔,先去忙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黎叔听出女郎声音中的哽咽,知道她心中难受,便默默地走开了。

    萧袅摇了摇头,甩掉那些画面,往书架上看了看。抽出了几本入门的医理知识,只因她这一旬看那本《人间芳草集》有许多名称不甚其解。那次回来顺便找几本来看看。挑好了书,萧袅抱在怀里,就出门转到她的卧房。她迅速的走到边,揭起板,跨了进去,摸索着拿出了她那装钱的布袋,然后将一切就位。萧袅走到桌边,将找到的几本书一齐塞进布袋中,这才出了卧房。

    到了前厅,又和黎叔寒暄了两句,就匆匆离开。

    萧袅上了马车,她又扮回谢顾然,让车夫将马车赶往了市井。按照事先约好的给商肆的主人付了一百金。这商肆的位置极好,看似离市井最繁华的地方较远,其实却是去往州邸的必经之路。萧袅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也买了这间商肆。接着,又找来了人将商肆收拾了一番,置办了一些桌椅。萧袅打算将商肆的内间放置几张桌椅,可以让看画之人在此赏画品画……

    落之时,一切都收拾的差不多了,萧袅这才赶了回去。

    白忙了一天,萧袅就早早上休息了,刚才吃晚饭时,萧袅从素娥的话里知道,世子昨暮之时,出了门就没有回来,说是军中有事,去了军营。

    萧袅不明白这去军营,带着谷郎作甚?这其中必有蹊跷。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忽然,有人大呼一声有刺客—,萧袅一骨碌坐了起来,心里跳得厉害。外面有侍卫举着火把,在四处搜查。她摸索着披上衣服,就慢慢的下。她的目力极好,在黑暗中能看清屋内的陈设,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向桌子旁准备点上蜡烛。光明可以驱散心中的恐惧。

    就在她要靠近桌子时,心中一颤,桌下分明有人,虽然那人极力控制着呼吸,但是谁让她的耳力太好,还是能听到细微的喘气声。她慌忙往后退了几步,咬着双唇没有出声。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她现在呼救一定会被杀人灭口的。

    萧袅额上的汗慢慢地淌了下来,心里的恐惧淹没了所有的理智,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子也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呵呵呵,桌子底下突然传来几声压抑的笑声,奇怪,真是奇怪!

    萧袅看见那人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一黑衣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只有一双凤眼透着亮光,此时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件有趣的玩具一样。

    那人猛地上前,一把抓住萧袅的手腕,眼睛盯着她的脸,一会才道:嗯,是没有武功!他眼里的兴趣更浓,手微微用力将萧袅拉近,长得还过得去,他的眉头一蹙,另一只手钳住萧袅的下巴抬了起来,萧袅的目光不得不看向那人的眼睛,告诉我,你是怎地察觉到了我?

    萧袅不敢乱动,目光躲闪,声音细若游丝,我……我听见的!

    听见的?那人又笑了两声,声音极轻,好看的凤眼里波。

    萧袅知道那人不信,但是事实如此,她总不能胡诌吧?

    很好,真是有趣!那人听着心好。

    萧袅不明白,外面正在紧锣密鼓的搜索他,他却在这里有这种闲逸致和她废话。

    忽而,萧袅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你受伤了!她脱口而出,立刻就后悔了,这不是找死吗?

    那人明显一惊,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往后推了推,哦,你又知道了!他的声音里着莫名的兴奋,像是发现这件玩具比想象中更加好玩。

    此时,萧袅已经冷静下来,看样子那人一时半会还不会杀她,她的心微微放松了些,却在听到下面的话,差一点就飞了出去。

    可是,我还是要杀了你,再好玩也带不走!那人的眼神陡然一冷,上的煞气顿生,真是可惜了!

    萧袅的脸变得苍白,两腿发软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目光落在了那人垂下的手上,只见那手背上血流如注,你流血了!她的声音颤抖。

    那人毫不在乎的抬起手臂,看了看那已经渗出黑衣的血迹,那又如何?

    如果你……不及时止血,就算你逃走,那一路的血迹也会暴露了你的行踪的!萧袅让自己极力保持镇静。

    那人点了点头,凤眼里闪着笑意,你的建议很好!可是,他的眉头一皱,我自己止血有些困难!那刚好在胳膊和后背的交界处,另只胳膊够不着。

    我……我能啊!萧袅急忙讨好着。

    那人低头看着还坐在地上的萧袅,你?你会点

    萧袅摇了摇头:我……我会用银针止血!她笑得很虚弱,天知道那只是看了看,并没有实际练过。

    哦,你懂医术?那人眼里有着好奇。

    萧袅坚定的点了点头:会,我当然会!

    那人用另一只一把将萧袅提起来,那还废话甚!

    萧袅摇晃了两下,站稳了子,就准备走到桌前点蜡烛。

    你要作甚?那人口气不耐。

    萧袅一惊,忙道:点灯,不然如何给你止血啊?

    那人轻笑了一声:你不是一直都看得很清楚啊!

    萧袅脸上闪过一丝恐慌,可是现在是要看准位啊,不点灯怎能行?这句是真话。虽然她在黑暗中目力很好,但是现在是要用银针扎位,怎可儿戏。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