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两人独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明王好一阵子才从失子的沉痛中,恢复过来,今夜去看看孺子吧!他声音无力的交代着。

    王陌离应了一声,就退出了书房。算起来自从娶了两位良娣后,他就没有在孺子那里过夜了。王陌离慢慢向孺子的小院走去,被风这么一吹,刚才在宴会上喝得酒就往上涌!王陌离感到头有些晕乎乎地,这时再运功出来,显然已经晚了。他抬头看了看魏茂林,告诉肖剑,可以开始下一步了!

    魏茂林应了一声,看着公子进了孺子的小院,这才转离开。

    王陌离站在院子中央并没有急着进去,他看了看那树下的石桌石凳,便走了过去坐下。

    周公的死确实让他很是意外,索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别人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任何时候主动权都要握在自己的手里。正是基于这一点,他不会将赌注都投到周公这里,路还是多几条的好!

    下?素娥开门出去,就看见世子坐在院中的桂花树下,他完全笼罩黑暗里,倒是将素娥吓了一跳。她两手扶在门框上,朝里屋的孺子喊道,娘娘,下来了!说着连忙跨出门槛朝世子走过去。

    素娥俯行礼,这才起说道:下来了怎生不进去呢?这天说变就变,比不得夏里了,夜间寒气上升会伤的!

    萧袅已经梳洗完毕,正准备就寝,就听素娥的话倒是一惊,可半天也没听见世子进来,就披着衣服走了出来。却见,世子还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便走了过去。

    萧袅还没走近就闻到了淡淡的酒气。只见世子一手托着额头手臂支在石桌上,任素娥说了半天也不吭一声。她看了看素娥,轻声道:你去吧,这里有我!

    素娥看了眼孺子,知道世子不喜奴婢在旁伺候,也就福了福,退了出去。

    萧袅慢慢地走近石桌,坐在离世子最远的石凳上,斜眼瞟了下世子,虽然光线极暗。奈何萧袅因为九叶草的关系,目力实在太好,世子一手托着额头挡着眼睛。脸却露在外面,那脸上正泛着粉色呢!

    萧袅嘴角轻扯,杏眼里有着浅浅地笑意,世子下这是喝多了吧?原来无所不能的世子酒量却是一塌糊涂。正想着,就见世子站起摇晃了两下。往墙根走去,然后就听见稀里哗啦的声音……

    萧袅表有些凌乱,连忙起往后退了退,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上前好,以免尴尬。啪-一滴雨点打在了萧袅的脸上,她抬头看了看天。乌云密布,天得厉害!

    萧袅转头看了看那扶着墙的世子,果断转进了屋。刚踏进屋里。就听见噼里啪啦的雨点落了下来,她又看了看那边,犹豫了一下,找了把伞撑开出了屋。

    其实,她真的不想无事献殷勤。但是。现在这个况好像除了她,也没有人会给世子打伞了。

    萧袅撑着伞走到世子跟前。看着一手扶墙还在弯着腰干呕着的世子,轻轻叹了口气,将伞打在他的头上。

    王陌离突然感到有人靠近,猛地转过头,就看见孺子撑着伞站在自己面前,他站起努力控制住自己,从孺子边走过,自顾自的进了屋。

    萧袅看着进了屋的世子,心中暗暗自嘲了一番,抬头看了看头顶的伞,慢慢地朝屋里走去。进了屋就见世子斜靠在睡榻上,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玄色的深衣上也被打湿了一大片。

    萧袅默默地走进来,将伞合起来甩了甩上面的水,才靠在墙角。她走进里屋找了干净的帕子,又倒了杯茶,低着头上前放在了睡榻的小几上,然后一声不吭的坐在了睡榻斜对面的圆凳上。

    王陌离拿起小几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并没有咽下而是来来回回在口里转了一圈,眼睛看向了孺子。

    萧袅明白了,世子这是在漱口,虽不愿却起找来了银盆,轻轻地接在世子面前。只见世子低下头吐出了口中的水,又漱了两次,这才抬起了头,有劳孺子了。他的声音里有着微微的嘶哑,眼睛轻轻地扫过孺子的面容,最后落在了她的头顶。

    突然,萧袅看见世子的手伸了过来,连忙往后躲了躲,你……你……她的脸上有着惶恐之色。

    王陌离看着孺子的神色,那伸出去的手一滞,嘴角向上扬了扬,孺子在想甚?

    萧袅端着银盆的手一颤,缩了缩脖子,眼睛盯着世子,脑海里浮现着四个大字:酒后乱

    王陌离悠悠地站起,一步步走向孺子,眼里有着一丝笑意,他站在孺子面前,隔着银盆盯着孺子,不会是酒后乱吧?

    萧袅端着银盆的手一松,眼看着就要掉在地上,被世子接了个正着,孺子可是小心点,这银盆砸在脚上很痛的!说着他将银盆放在了一旁,孺子自己摸摸头顶吧!

    萧袅惨白的脸上露出疑惑,手在头顶乱摸了一通,才衔下一片拇指大小的枯叶,她脸颊瞬时通红一片,枯叶在手里微微一捏就碎了,嘴角扯了扯,想说甚却见世子已经坐回了睡榻,低着头用帕子擦着额头,表冷漠,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萧袅真是窘迫到了极点,这才想起之前和周良娣相遇的地方正是在一颗桐树下,那时刮过一阵风,飘飘地落下些叶子,没想到……她慢吞吞地走到世子面前,低着头底气不足地说着,妾误会下了!她的表极不自然,眼睛偷偷看了看世子,只见世子已经将头发全部放下,正用帕子沾着上面的雨水,根本不正眼看她。

    萧袅忽然发现世子的头发居然是自然卷曲的,她的眼皮跳了跳,平时,世子总是将头发全部拢起在头顶拧成髻带着玉冠所以不易被发现,而现在那微湿的卷发垂在世子的前,让他 的面孔有着一丝魅惑。

    萧袅心里扑扑直跳,连忙低下了头,,作甚心跳的这样快啊!她忍不住微微抬眼又看了下世子,额,这才顿觉,原来世子是如此俊美。他的眉目清寒,甚至是有些不食人间烟火,如果不是见识到那夜……她真的会被这脱俗的仙姿所迷惑,萧袅几不可察摇了摇头,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这时王陌离已经擦干了头发,将帕子扔在几上,看了看还傻站着的孺子,本真是小瞧了孺子,他端起茶盏喝了口,眉头一皱,加些茶!

    萧袅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忙拿起圆桌上的茶壶走上前去,对着世子手中的茶盏倒了起来,一时之间,只闻缓缓的倒水声,萧袅 低着头只觉世子的视线在她头顶晃着。

    没想到孺子的画功,进步真是神速啊!

    萧袅端着倒着茶水的手微抖,茶壶嘴一歪,水倒在了世子的手上,啊-她惊叫了一声,连忙放下茶壶,拿起几上的帕子就要给世子擦,却被世子抢走了手里的帕子。

    妾……妾……萧袅有些语无伦次。

    王陌离随便擦了擦,将帕子放在几上,孺子还没有回答呢?

    萧袅这才放心,看来这茶壶里的水不算烫,世子的手背上并没有泛红,不瞒世子,妾未嫁之时,在绘画上确有些造诣,只因……她的脸上有着一丝哀痛,只因先父突然病逝,妾受不了打击,几乎追随先父而去,她的杏眼里闪着泪光,那绿萝的记忆带着悲恸让她的鼻子微酸,家奴本以为妾已去,想将妾下葬,可是妾却突然醒来,只是有许多事都模糊起来,这画功也大不如前,幸亏,这几想起了好多,这画功奇迹般的又恢复了!

    萧袅看着世子幽深的眸子里有着亮光,似乎这离奇的经历让他很感兴趣,原来孺子还有这般境遇!

    萧袅看世子对自己的解释还算相信,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幸好,自己反应快!

    王陌离对于孺子的解释倒没有觉得有甚不妥,这假死的现象他在书上看到过,而且相比小鸟之前的遭遇,她这又算得了甚呢?

    王陌离喝完了茶站起来,往里屋走去,天已经很晚了睡吧!

    萧袅听了这话,赶忙跟在世子后进了里屋,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在上铺好了锦被,神微窘,妾以为世子不会过来所以……所以她准备自己独霸了。

    王陌离走到边,毫不在意地说:孺子现在知道也不晚!说着径直坐在沿脱起外面的深衣。

    萧袅连忙侧过,忙道:妾下铺被子。她弯下腰将自己的被子往里挪了挪,又将世子平里盖得被子铺在外侧。她低头看着相挨着的锦被,眉头微蹙,心里有些慌乱,连忙将自己的被子往里再挪了挪,直到两个被子之间有一指宽时,才微微舒心。

    她站起来,就看见世子已经脱掉了深衣,只着了丝质的月白色中衣,那原本湿漉漉的卷发被刚才擦得有些凌乱,此时看起来有几分野

    还不睡?王陌离抬眼看着站在前的孺子,神漠然。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