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敬茶之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黑无常拉着萧袅的胳膊朝下飞去,嘴里说着,到了临清城了!

    萧袅看了下去,果然脚底下就是南城了。。黑无常带着她落地了,将铁链在手上缠了几圈,那周骁斛还昏睡着。

    萧袅稳住体,看着黑无常不甚高兴的脸,突然一脸神秘的凑近黑无常,师兄其实我知道你刚才喝的不是酒!

    黑无常眼睛瞪得极大,袅妹妹你……你?

    萧袅又接着轻声道:是醋对不对?

    黑无常脸色有着窘迫,一会又转为愤怒,合着你刚才是逗我玩呢?

    萧袅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路途枯燥,找点乐子嘛!她看着眼睛冒火的黑无常,再加了把火,话说师兄你怕阎王责罚,也不能喝醋啊!

    黑无常极没有面子,大吼道:我喝什么都一样,既没味又醉不了!

    萧袅嘴角一颤,但是这个喝醋就太那个了吧?她也不再说甚,摆摆手准备离开,却被黑无常叫住。

    袅妹妹,听说在睡着时,你已经能自由出入了?

    萧袅侧着子,点了点头,等着黑无常的下文。

    黑无常深深看了萧袅一眼,语带关心地说:你定要记住不能随意出入啊,尤其是晚上……

    萧袅已经耳朵生茧了,还有其他的吗?这个已经听白师兄说了很多遍了?

    黑无常一脸无措:白师兄都说过了?

    萧袅很大力的点了点头,表示白师兄真的说过了,用眼神询问着黑无常,她能走了吗?

    黑无常看着萧袅一副言又止的模样。

    萧袅很少看见黑师兄这样不利索的时候,忙道:师兄你还要说甚啊,!

    黑无常看着萧袅,表变得极为严肃,眼神里闪着别扭。。半天憋了一句,袅妹妹,我……我……

    萧袅看着着急:黑师兄你平时利索的呀,怎地今却如此唧唧歪歪的!

    我要说的是,黑无常终于爆发了,我不是断袖,我和白无常没甚关系,我也不喜欢他!

    萧袅被唬了一跳,不是就不是,你作甚这么大声音嘛!她拍了怕小脯。眼里有着惊吓。

    黑无常苦恼的看了眼萧袅,无力的耷拉着头,小声道:我真的不是断袖!

    萧袅向前一步,拍了怕黑无常的肩膀。安慰道:我明白的师兄,你不用解释的。

    黑无常往后退了一步,躲开萧袅的手,绪低落,你不明白。你一点都不明白,那个香囊是要送你的!他赌气的说完扭头就走了,后还拖着周骁斛。

    萧袅着实莫名其妙起来,这个到底是什么况呢?香囊是给我的?她边走边想,就回到了明王府。进了德熙院,萧袅停下脚步往东厢方向看了看。,她叹了口气,过了明。最多到后,消息就会传过来的,还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的。这个也不是她该担心的事了。萧袅匆匆回了屋,进了自己的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萧袅起得很晚。气色尚好,世子那边遣人来问。今可能给两位良娣敬茶?萧袅想了想,便回了个可。这一关时必须过的,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萧袅收拾了一番,在素娥的搀扶下缓缓而行,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正屋,只见还是那的座次,世子坐于中间,两位良娣,左边是段良娣,右边是周良娣。

    萧袅再看向周良娣时,微微一滞,想起了昨夜周公的死状,心里有着怜惜,也就觉得周良娣顺眼了一些。。

    妾见过世子下和两位良娣!萧袅福,柔声说着。

    世子朝前微微倾,孺子快快请起!说着竟站起扶了扶萧袅。

    萧袅杏眼中掠过讶然,看着世子微微泛着冷色的面容,心中一动,不胜羞,妾谢过下。

    演戏她也会的!既然世子想在两位良娣面前,表现他们的意绵绵她怎么也要配合一下。

    子好些了吗?王陌离扶着萧袅的胳膊并没有松开,语气关切地问着,声音虽不大,但是坐在后的两位良娣正好能听见。

    萧袅抬头看了眼世子,才缓声道:妾已经好多了,劳下挂心了!说着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两位良娣,又低下了头。

    王陌离这才松开手,坐了回去,看着萧袅,又看了看两位良娣,祖宗的规矩不可坏,今就让孺子给两位敬了这杯茶吧!说着示意边的奴婢将托盘端了过来。

    萧袅没让素娥代劳,亲自上前端过茶盏,有双手端着走到周良娣的面前,面上含笑,眼神诚恳,周良娣,请用茶!今的周紫漪穿了件鹅黄的襦裙,显得明艳而态十足。

    周良娣粉脸上马上显出不悦的神,就在要发作时,看见了母眼里的警告。她从小就没有母亲,周嬷嬷就好比她的亲娘,但是却比那个老来得子的父亲严厉的多。她不甘不愿的接过茶盏,十分应付的喝了半口,孺子妹妹,起来吧,仔细又晕倒了!她将茶盏递给了周嬷嬷,眼里有着讥笑。又从周嬷嬷那里拿过锦盒,打开来递到萧袅面前,这步摇上的东海明珠,可是皇帝哥哥宫里的宝物,我磨了好久才要到了,今就便宜你了!说着将步摇拿了出来,在手里摇了两下,突然插在了萧袅的云鬓里,好看的小说:。

    萧袅被周良娣出其不意的举动惊了一跳,向后退了退,良娣……她伸手轻抚头上的步摇,又福了福,多谢姐姐的厚礼!

    周良娣拍手笑语:周嬷嬷本宫说这适合孺子吧!她扭头看了看母,眼里有着得意,这明珠本就夺目,可带在孺子头上却并不显得突兀,而是相得益彰!

    这周良娣小孩,从不藏,喜怒哀乐,全挂在脸上,说话做事也是随而为。

    周嬷嬷往孺子这里看了看,回道:良娣说得极是。

    萧袅被这样一番夸奖,不管是真还是假意,倒不好意思起来,索一旁的奴婢,又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她上前又端过茶盏,走到一直冷眼旁观的段良娣面前。那段良娣今粉色衣裙,看上去如同冬里开在枝头的梅花,泛着淡淡的粉嫩,又有着一股子冷傲。

    良娣请用茶!萧袅低头恭恭敬敬地将茶盏递了过去。

    段良娣细长的眼睛扫了眼茶盏,不动声色的接了过去,优雅的轻抿了一口,孺子请起!说着她将茶盏交与青梅,坐正子,微微抬眼看了看萧袅头上的步摇,周良娣这步摇价值不菲,而吾……她看了看青梅,只见青梅从后端起一个托盘,上面用锦布盖着,吾可送不起甚明珠,她嘴角有着一抹冷笑,听下说,孺子写得一手好小篆,这里正好有一副笔墨送与孺子吧!说着伸手将锦布拉下。

    萧袅看去只见托盘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只毛笔,和一块黑墨。乍看下普通至极,而细细打量,就会发现那笔杆 ,那块黑墨通体有着暗光,上面有着极为精致的花纹,还有着淡淡的香气。

    萧袅福了福,嘴角浅笑,多谢姐姐厚礼!

    世子连自己喜好书法都告诉了段良娣了?看来他们还真是无话不谈啊。

    素娥上前从青梅手中接过了拖盘,又交与一旁奴婢收着。

    孺子收获颇丰啊!一直看着的王陌离突然发起感慨了。

    萧袅浅浅一笑,嘴角有着若隐若现的梨涡,那是两位姐姐大方,孺子才有如此收获!

    王陌离点头赞成,本的两位良娣出名门,有大家风范,是本之福,更是叶州之福啊!

    萧袅难得听王陌离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极为配合地福说着,恭喜下,贺喜下……

    几个人又寒暄了一会,萧袅就以体不适,退出了正屋。临出门前,又看了看周良娣,也不知她那朵嫩的花朵,能否经得起风雨的洗礼?

    午后,萧袅打发了素娥,自己乔装成谢顾然,极为小心翼翼的出了西门。她直接去了市井,从张彦和手中接过画,没敢耽搁又回了府。只因如今不比往,再就是自己染了风寒,子没有好利索,来回赶路很是疲惫。

    她进了屋这才松了口气,匆忙换好装,这才拿起那幅张彦和画的话,仔细端详起来,这幅画以群山为背景,构想偶巧,清丽多姿。霜叶如姿,朱青相映,枝斡槎栉交织,山岚如盘,而下流泉有声,一郎君站于泉边,侍者相从,车停于路旁。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物绘画已经不再是这个时代传统的粗线条勾勒了,而是描绘的细致入微。

    萧袅看着这画仿佛临其境,艳羡不已。

    这遥白果然是当今奇才,能将这景与人完全融合在一起已是不易,而人物更是一笑一颦跃然于纸上!

    在这样一个绘画只是用于庙堂歌功颂德的时代,绘画大多的表现形式是壁画、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