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病猫发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萧袅躺在被窝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世子的话让她更是感到了压力,她必须给自己谋条出路。萧袅在被子里紧握着双手,给自己鼓劲。过了好久,才渐渐入睡。

    天蒙蒙亮时,王陌离突然惊醒坐了起来。他擦了擦额上的汗,有些干的唇,眼神里有着没有完全散去的震惊。难过看着那块玉佩会有种特别的感觉,原来如此!

    九叔,你今天教我骑马吗?四岁的姬谨恪开心的问着面前的皇九叔。

    皇九叔拉着一匹枣红色的小马驹,亲昵地看着姬谨恪,笑着点了点头,走吧,恪儿,你不是一直闹着要骑马吗?

    姬谨恪兴奋的看着那匹小马驹,慢慢地走了过去,仰起头看着小马驹,马儿,马儿,咱俩是兄弟,你要乖乖地!说着他又转过头来看向九叔,九叔,你抱我上去吧!他仰着小脸,撒着。

    皇九叔摇了摇头,恪儿要学骑马,就得自己先上去!

    姬谨恪顿时蔫了下来,看了看比他高出两头不止的马驹,又看了看九叔,委屈道:九叔也是糊弄人,和母妃一样,就是要恪儿知难而退!

    皇九叔看着姬谨恪的小脸,笑了笑,拿出腰间的玉佩,说道:九叔怎么会是骗你呢?你看礼物我都准备好了!他晃了晃手里的玉佩,那是一块通体洁白无暇的羊脂玉。

    姬谨恪盯着玉佩,脸上有了笑意,忽而又不屑一顾道:恪儿才不要呢,那雕的花纹也太丑了!

    皇九叔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拍了姬谨恪的小脑瓜一下,竟敢说你皇叔雕得难看!

    姬谨恪一惊,忙道:原来九叔还会雕刻啊!他的脸上有着无限崇拜。拿过九叔手里的玉佩端详着,也不觉得难看了。只要是他九叔雕得,不管是什么都是好的。这便是一个孩童的

    只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自己爬上马,也就自然没有得到那块玉佩,好看的小说:。九叔信誓旦旦的说给他保存着。可是等他能够自己上马了,跑去找九叔要,九叔却说,前几他的故友来访,便送他了!

    王陌离现在都记得清楚,当时自己的气愤和失望,后来。九叔答应给他再雕一个,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就随母亲归省。然后就发生了意外……

    人常说: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件事早就被他遗忘在了属于姬谨恪的 黑屋子里了。在这样一个晚上,却出现在了已经做了五年王陌离的梦里面。

    王陌离深深地吸了口气,神色极为复杂。他慢慢地靠在头,眉头紧蹙。

    现在的事似乎更复杂了。这齐公还跟自己的皇九叔是故交,他们又是怎样认识的?王陌离脑海里浮现出故去五年的九叔那张郁脸,心中更加烦躁。

    王陌离猛地揭开被子准备下,却一眼看见了已经滚到脚的孺子,只见她将被子紧紧的裹在上,仿佛一个胖乎乎的蝉蛹。王陌离的嘴角一抖。却因此凝结在心里的烦躁,散去了不少。他的两条腿悬在空中,看了看堵住去路的蝉蛹。真是无处落脚。就在此时,那蝉蛹动了一下,继续往这样滚动着。

    王陌离毫无意外的听见了一声清脆的碰撞声,然后又听见孺子哎呦了一声。他收回腿,盘腿而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个孺子总是能带给他一些好心

    萧袅正在做着美梦,露在被子外的额头突然撞上了脚。她哎呦一声。清醒了不少,嘴里嘟囔了两句,正伸出手去揉额头,就听见头顶传来世子的声音,醒了,就让让吧!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揶揄的味道。

    萧袅大吃一惊,难道是她刚才把世子吵醒了。顾不得其他,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奈何裹得太紧,几次尝试都失败了。萧袅窘迫的缩在被窝里不敢露出头,鼻尖上也急出了汗,这个也太丢人了吧!只一会,连背上都出了汗。她似乎感到了世子在上,有些不耐烦了,将心一横,闭上了眼睛,硬着头皮,卷着被子,又往相反的方向滚了两圈,然后喘着粗气在被子里极为尴尬地问道:下,这样可以下了吧?

    王陌离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默默地下了,从孺子边走过时,微微停顿了一下,俯视着那硕大的蝉蛹,眼里有着一丝笑意。

    萧袅直到确定王陌离确实出了房门这才从被子里探出了头,大口的吸了口气,丢人死了!她低声说着,慢慢地蠕动了几下,将被子散开,才垂头丧气的坐了起来。

    这么早!萧袅揉了揉眼睛,看着灰暗的窗户纸,连一丝阳光都没有照进了。本来想卷着被子再睡会,确又发生了那样的事,睡意全无。

    萧袅悻悻地起,整理好中衣,就听见在门外守夜的阿来,迟疑地声音,孺子娘娘可是起来了?

    萧袅将锦被扔上,然后卷起地上的褥子和席子,放在箱子里,这才对着门外说了一声,进来吧!

    阿来端着洗脸水,一脸木然的走了进来,给娘娘请安!

    萧袅懒懒地抬抬手,起来吧,都说了没人时可以不用行礼。

    阿来点头,又摇摇头,眨了眨眼睛,不行,素娥姐姐会骂的!说着将脸盆放下。

    萧袅听阿来说起素娥,心里想着也不知她的脸怎样了?就听阿来说道:孺子今起得真早,难道也要和旁人一样去看两位良娣入城?她的声音听起来轻快无比,和她神真是鲜明的对比。

    阿来!跨进门槛的素娥呵斥着阿来,急忙走了过来,拿过去阿来手中的帕子,你去看看前厅还要不要帮忙?她的眼里有着责备,好看的小说:。

    姐姐作甚又要打发我走?阿来可怜兮兮地看着素娥和孺子。

    素娥柳眉一跳,脸上有着不悦,压低声道:还不去,仔细不给你一口酥吃了!

    阿来一脸垂涎,忙道:我去,我去,又转看着孺子,娘娘那奴婢就先去前厅看看?

    萧袅一脸无所谓,也不知道这阿来是怎么进的府,缓缓点了点头,切记出去多干活,少说话!

    阿来连忙点头,那奴婢告退了。

    素娥看着阿来出了门,这才叹了口气,这阿来是原在王府当差的侍卫长肖大人的远房亲戚,只是那家里嫌弃这女儿脑子糊涂,就打发出来找点事做,省得在家中碍眼……她将帕子放在水中浸湿,然后捞出来绞干。

    原来如此。萧袅接过素娥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原来是走了关系的,难怪会这样木讷。

    不过,像这样不会看人脸色的奴婢真是少见,但是自有可之处。

    素娥看着孺子嘴角的笑,微微一愣,接过帕子放在了水中,扭头却听见孺子说道,你的脸看起来好多了!她摸了摸脸,笑得腼腆,让娘娘挂心了……

    萧袅梳洗完毕,吃完早饭,就见李嬷嬷边的柳叶又来借人了。

    奴婢柳叶见过孺子娘娘!柳叶一翠绿,低眉顺目的福了福

    这次倒是懂起礼数了!

    萧袅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嘴角却笑开了,柳叶可是李嬷嬷边的红人,今怎想起到我这小院了?

    柳叶俯着,微微抬起头,笑得极假,娘娘说笑了,柳叶一直帮嬷嬷忙乎迎娶良娣的事,没来的给孺子娘娘请安,还请娘娘不要见怪!说着又福了福

    萧袅眼里有着冷意。那李嬷嬷真是狡猾之人,昨夜和她见过一面,知道她不是软弱可欺之人,今便让柳叶上门再次试探于她。

    哦?那今怎腾出时间了?萧袅看着两腿微微发颤的柳叶问道,无视她还弯着膝盖。

    今,今是嬷嬷说人手实在不够了,从外面借调又怕闹出什么乱子,所以说让德熙院的奴才们都去前厅帮忙,到傍晚良娣入门时,再回来……柳叶用眼角瞄了瞄萧袅,所以,奴婢来是叫阿来和素娥过去的!

    哦,柳叶难道不知一大早我便遣了阿来过前厅帮忙了?萧袅柔声细语的一副好脾气。

    柳叶抬起头,眼里有着惊讶,奴婢走的时候匆忙,没有瞧见……她擦了擦头上的汗,堆笑道:娘娘,奴婢从小患有腿疾,能不能起来说话!

    萧袅一笑,忙道:我平里随惯了,奴婢行完礼,我抬抬手,她们就可以起了。倒是给忘了你不懂我的手势……她顿了顿,才道:起吧!

    柳叶稳住重心,慢慢地站起了,看了看一旁的素娥,又笑着对萧袅道:孺子也知今事繁,能不能让素娥也去……

    素娥?萧袅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素娥,又看向面前站着的柳叶,面上一寒,你是想让素娥也去前厅?

    柳叶看着孺子面色不虞,心生退缩,但又想起李嬷嬷 的嘱咐,只好硬着头皮道:是啊,人手真是缺啊,能多一个是一个……她有头看了眼孺子。

    萧袅冷哼一声,那我这里由谁伺候?你还是李嬷嬷啊?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