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相处之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这样的王陌离完全出乎意料,但是却让萧袅松了口气。

    她干嘛要松一口气呢? 这关她什么事。

    萧袅 扭头就走,却听见院中王陌离压低声音,谁?他的声音里透着冷冽。

    萧袅撒腿就跑,跑了一会,才停了下来,擦着汗在想,她到底在跑什么?她有些哭笑不得。

    王陌离正要起,就见明王书房的门口了,你起来吧,明还要大婚!他的声音里有着深深的疲惫。

    王陌离站起了,缓声道:父王还没有歇息?他倒是很意外。

    明王一手扶着门扇,眼里有着无奈,哪个做父母的,孩儿在外面跪着,自己能睡着?他又叹了口气。

    王陌离借着月光打量过去,明王那散着的头发里竟然有了少许的白发,他微微垂目,儿臣知错了,以后定然不会犯了!

    明王迈出门槛,走向院中,站在王陌离面前,深深地注视他,好一会才道,我儿现今翅膀硬了,已经不需要为父再从旁扶持了,大婚后你就着手建立世子府吧!

    王陌离眼中透着震惊,又是一跪,父王儿臣犯了错,你要打要骂,惩罚便是,怎可说这样绝的话呢!

    明王上前一步,双手扶起王陌离,我儿快起,为父说得是真心话,并不是一时之气!他拉着王陌离的手,动地道,离儿和为父相处的时有五年了,这五年里为父一直想让你快快成长,好替为父分担一些,现在……明王说着眼角有了泪花。

    父王…… 王陌离看着明王,心里却再次想到了母妃的话。也许他真的是可以信任的。

    离儿已经取得孺子,明将迎娶两位良娣,以后你也是大人了,该有自己的府邸了!明王的话语中有着淡淡的失落。

    父王……儿臣不愿离开你!王陌离看着明王头发中那一缕白发,眼里的 。

    父王已经选好了附近的地,离父王不远!明王捏了捏王陌离的手,只是有一事父王想要叮嘱你!

    王陌离正色道:父王请说,儿臣谨记教诲!

    明王点头,神色严肃,我儿切记。你的第一个儿子必须出自孺子!

    王陌离一愣,缓缓点头,垂目道:儿臣记住了!

    明王看了看王陌离,其他书友正在看:。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那两国贵女谁有了你的子嗣,都是极大地牵制!他的眼里有着谋略和算计。

    王陌离又是乖巧地点头,父王放心。儿臣一定会多加小心!

    明王叹了口气,天色也不早了,回孺子那里去吧!说完他转走回了屋里。

    王陌离看着明王关上了门,这才慢慢向回走去。

    今夜对王陌离来说刻骨铭心,他的嘴角上扬,有着浓重自嘲之意。

    下……

    王陌离抬头一看。魏茂林站在暗处,正担忧地看着自己。

    不是让你去歇着吗?王陌离收起所有的绪。

    奴才听说明王……魏茂林没有说下去,只是看着公子。

    回吧!王陌离显然也不愿意多说。走在了前面,刚才那人是孺子吧?

    哦?魏茂林一时反应不过来,顿了一下,才道:噢,是的。趴着那里看了一下就跑了!

    王陌离不再说话,心里想着明王刚才说得话。到底是何目的?在这时刻提出分府,到底是试探还是真心?这个明王他完全看不懂,他对待自己完全不像是盟友,倒有些像是儿子……

    王陌离摇了摇头,为这一想法觉得可笑。

    进了德熙院,魏茂林去了侍卫所,王陌离犹豫着还是去了西厢。这个时候还不是和明王决裂的时候,就先迁就他吧。

    萧袅正在往地方铺着席子,自从那她迷迷糊糊睡在了上,后来知道世子过来睡了,心中不安了很久,幸好,世子并未提起此事,她才稍稍安心。但是,也提醒了她要慎之又慎。所以至此,不敢世子过来不过,她都是坚持打地铺了。当然这一切都是避着下人们的。

    世子……下,你过来了。

    萧袅听见了阿来慌张的声音,慢慢地起,想起刚才在兰台院中见到的一幕,脸微微发烫起来,嘴里碎碎念着:绿萝啊,绿萝,我知道你倾慕这世子,那是你没有见到他杀……她正低声说着,就听见世子不知道向阿来交代着什么,好奇的朝外屋走去,刚到门口,只见世子推门而入,和她差得撞得满怀。

    萧袅急忙后退了几步,定神道:妾见过下!她福了福

    王陌离扫了眼孺子,起吧!都这样晚了还没歇着。

    萧袅低着头,轻声道:正准备歇着了,就听见下的声音,所以……她抬起头,尴尬地笑了笑。

    王陌离点头,正要说什么,门口就听见阿来的声音,下已经准备好了!

    王陌离转往外走着,孺子歇息吧,本一会过来。

    萧袅看着还站在门口的阿来,低声问着,下这是要做甚?

    阿来嘿嘿笑了两声,扭捏着跑走了。

    萧袅莫名其妙,这阿来古怪的紧,这算什么事啊!她郁闷地走回了里屋,将被褥铺好,又看了看,索也给世子铺好。本来她都打算睡了,现在倒是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只好坐在这里干等着。她打了个哈欠,想起先前画得牡丹,就又走到案前坐下,拿起那张纸端详着,越看越觉得最后一笔,太过急促。反正现在也无事,萧袅提笔拿过一张空白的纸重新画了起来。

    正画得入神之时,萧袅忽觉边站着一人,抬起头一看,世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边,好看的小说:。萧袅一惊,涨红着脸,放下了笔,支吾着,下回来了,怎生这样快……她突然意识到,这话说得有问题,忙住了嘴,看见世子盯着她的画,脸色更窘,那是画得玩呢!她伸出手,拿起案上的纸张准备叠起来,却被世子从手里抽了过去。

    萧袅急道:下……这才发现世子头发湿漉漉地披散在后,已经换了一月白色的长袍,整个人看上去极为干净清爽。她愣了愣,原来世子刚才是沐浴去了。

    倒是进步不小!王陌离看着手中的画,语气诚恳。刚才一进门就看见孺子伏在案前,神极为专注。那眼神透着股执着,那低头握笔的样子,让王陌离瞬间以为是小鸟坐在那里,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等到孺子抬起头来,王陌离才顿时清醒过来,忙抢走了她手中的画,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哦?萧袅这才反应过来,世子是说她的画呢,不安地道,世子谬赞了!

    看来孺子在绘画上很有天赋啊!王陌离抬起头看着孺子,眼里有着审视。

    萧袅被看得极不自然,世子那样的眼神仿佛要看进人的骨头里去,她低下了头,心里有些惶恐。

    刚才是孺子在兰台的内院外?王陌离突然上前一步,俯视着萧袅。

    萧袅子一抖,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书案旁。她本想说不是,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是……她声音颤抖。

    王陌离幽深的眸子闪了闪,体往前倾着,孺子去那里作甚?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随意的聊天。

    萧袅的手在后扶着书案,强撑着道:下人说世子下被父王罚……这个跪字她怎么也不敢说出口,就这样含糊地带过去,妾想着过去看看……她继续含糊地说着。

    噢,孺子过去看看什么啊?王陌离故作好奇的问。

    看什么,当然是看你被罚跪。

    萧袅心里想着,嘴上可没胆量说,她弱弱地道:妾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这话说得她自己都感觉苍白无力。

    王陌离慢慢地将头靠了过去了,在孺子的耳边说道:原来孺子如此关心本,真是让本感动啊—他的那个啊字拉得极长,听起来倒是有一丝暧昧。

    萧袅面红耳赤地将头垂到了前,倾斜着子。只感觉世子的上有一股青草味,他说得的每一个字都轻轻地扫过萧袅的耳垂,让她忍不住浑一颤。

    王陌离优雅地站直了子,嘴边浮着惯有笑容,孺子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父王可是说了,本的第一个孩子必须是孺子所出!

    萧袅轻声啊了一下,抬起头看向世子,只见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唬她,忙道:那……那要如何?她的腰又向书案靠了靠。

    王陌离似笑非笑道:孺子还真是当本是神人,诸事都能解决?

    萧袅一怔,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世子。

    睡吧,很晚了!王陌离突然道,慢慢地走向了里屋。

    萧袅有些迟疑,半晌靠在书案旁没有动,侧耳听着世子在里面的动静,确定他已经睡下,这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只见王陌离已经侧睡在了上,脸对着墙。

    萧袅蹑手蹑脚的走向自己的铺盖,正要揭开被子,只听见世子在上动了一下,不耐烦道:熄灯!

    萧袅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神恍惚居然忘记吹了蜡烛。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