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策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板湾城的市集真的是没什么可逛的。不消一会,就走到了尽头。看着萧袅意犹未尽的样子,莲生提议道:萧袅可愿意随我,去那边的巷子里看看。

    萧袅顺着莲生手指的地方看去,远远眺望过去,那里竹楼林立,地势复杂,像是南蛮平民群居的地方,不会出什么事吧?

    莲生摇头:不会。他拍了怕萧袅的手,少等我片刻。

    萧袅乖巧地点头,就见莲生又返回了集市。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见莲生骑着一匹马走了过来。

    咦?我们这是要骑马而去?萧袅稀奇中透着兴奋。

    莲生在马上俯下喊道:上马!他朝萧袅伸出手。

    萧袅赶紧将手伸了过去,嘴里说道:慢点,我不会骑马。她还真是紧张。

    莲生猛地一拉,萧袅轻轻上跃,又被莲生拦腰抱住,一翻稳稳地坐在了马背上。

    萧袅好一会才醒悟过来,马已经慢慢地朝前走了。她子一晃,便靠在了莲生的怀里。

    啊,你的伤!萧袅惊叫一声。

    莲生一手环上萧袅的腰,将她重新拉回自己的怀里,早就好了,你老实坐着,仔细一会掉下去。

    萧袅本想争辩什么,不料莲生突然一甩鞭子,马儿放开蹄子跑了起来。她只有老实的靠在莲生的怀里,不敢再动半分。

    鲜衣怒马少年时。

    这种生活,莲生也曾经幻想过。

    九叔,恪儿的马术很好了吧?姬谨恪得意的问着边的九叔。

    哈哈,恪儿的马术比起你大哥二哥的好了许多!

    那我以后也能鲜衣怒马的闯江湖了?

    哦,恪儿向往那种生活?皇九叔深感意外。

    是呀,九叔,那比宫里有意思多了。姬谨恪猛甩了一下皮鞭,过不了几天他就会随母妃去省亲了,心颇好。

    我们从来都不是因为有趣才呆在宫里的。皇九叔看着前面的马背上的姬谨恪,笑得森然。

    莲生的马居然骑得这样好!萧袅由衷的道。

    莲生回过神,那是我有一位好师傅。他的嘴边有着一丝讥笑,猛地一收缰绳,马朝前踏了几步,停了下来。

    莲生翻下马,戏谑地看着萧袅,你准备如何下来?

    萧袅当然知道莲生的意思,小脸通红,忙道:我自己下。说着,她俯趴在马背上,一只腿翻过马背,往下探了探,却着不了地。心里直埋怨,谁让自己的腿太短。她急得满头大汗,双手抱着马脖子,又往下探去。不料,马突然烦躁起来,脖子梗着,像要挣脱出萧袅的束缚,萧袅大骇,抱得更紧。马挣扎得更厉害,居然在原地疯跑了起来。

    小心!松手。莲生眼疾手快,一把将萧袅抱了下来。

    萧袅吓得脸色苍白,靠在莲生怀里,喘着气,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泪眼婆娑地看着莲生,一阵埋怨,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她每说一个字,就轻捶莲生的一下。

    莲生也好生后悔,刚才不该捉弄萧袅,轻声软语道:都怪我,都怪我。他的双臂搂着萧袅,神温存。

    萧袅一抬头,就看见莲生那缱绻的眼神,如煦里徐徐拂面的微风,让人不住想要靠得更近。像是受到了惑,萧袅的脸竟不知不觉中伸了过去,额头不经意间擦过莲生的嘴唇。

    莲生被一激,双唇就落在了萧袅的额头上,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双臂将萧袅搂得更紧。小鸟,小鸟……他的嘴里含糊地叫着,双唇慢慢下滑到她的鼻尖上,温润的舌尖在那颗小痣上一勾,便狠狠地吻上了萧袅的唇。

    萧袅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回应着。她觉得自己仿佛燃烧起来了,这火焰正在蔓延到她的全。而她在这熊熊燃烧地火焰中,将凤凰涅??般得到永生。

    她的舌与他的舌缠绵着,嬉戏着,乐此不疲。

    萧袅的双手攀上莲生的腰,不自地嘤咛一声,此时的自己宛若置于云端之上,和莲生携手欣赏着最美的风景。

    忽而,莲生的动作不再如和风细雨,他想要的更多。他有些粗鲁,有些急躁,将萧袅深深嵌向自己的体。他内心的**之火,就要呼啸而至。就在这一念之间,他清醒了。

    莲生第一次体会到了**的力量有多可怕,它可以毫不费力的将一个人吞噬掉。它更是可以掌控人的一切行动,让你失去理。莲生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甚是害怕这样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的无力感。他喜欢一切能掌控的东西,他更惯于保持清醒的头脑。

    萧袅从沉醉中苏醒过来就看见莲生变幻莫测的眼神,心也一下冷却下来。你怎地了?她神态羞涩,问得不甚自然。

    莲生暂且将这心思压下,无事,他松开双臂,拉起萧袅的手向前走去。

    萧袅侧目看着莲生,心底有着异样的感觉,这样的莲生是她所不了解的。也是她一直逃避的。她不曾问过,关于他的一切,只因那不是她能承担的。她收回视线,向前看去,此时他们已经处巷口,由于巷子里的路太过狭窄,而且多为台阶,又迂回弯曲,他们只能徒步向前。

    这里倒是另有一番天地!萧袅看着竹楼矗立,翠竹浓荫,时有鸟儿鸣叫着掠过。道路两旁竹楼下的庭院中,晾晒着南蛮女子自制的粗布,蜡缬。颜色鲜艳,图案别致。看惯了中原的绫罗绸缎,繁复图案,乍见之下,这靛蓝色的粗布透着一种纯朴大方,清新自然,有一种返璞归真的韵味。

    南蛮姑婆围坐在一起,一边做着活计,一边聊着天,嘴里叽叽喳喳的像是鸟叫。有几个孩童围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萧袅和莲生,嘻嘻地笑了两声,又散了开去。

    今倒是奇了,刚才见了一位俊俏公子,这会就又来一个。一位妇人着生硬的汉语,笑着道。

    哈哈哈……引来一片笑声,叽喳地说话声。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