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南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南蛮自从归顺了陈国后,就是陈国最头痛的地方,它宛如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不毛之地,每年上贡给陈国的贡品少得可怜,有时还需要陈国救济。要说军事要地,它在最南端,而姬国、周国分属北方和东方,所以也起不到阻止两国入侵的屏障。

    陈国老皇帝把这块地连同利州都划给了自己的三儿子陈流。这陈流虽不怎地得宠,却能力还是有的,不仅将利州治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这南蛮之地也在没有滋事。

    莲生站在船头,看着这群山环绕的南蛮之地,绿树翠荫,流水潺潺,竹楼矗立,远处的天边,白云悠悠,似乎还能听到嘹亮而婉转的歌声。就是在这样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隐匿着一支巫族。而伤害萧袅的秘术就是源自这支巫族的。

    你的咳症倒是好多了!萧袅走出了船舱,看见凭靠在栏杆上的莲生,笑眯眯地说道。

    莲生回头看着萧袅,此时他已换上了单衣,只着一件祥云白袍,任风吹乱他的长发,勾唇一笑,是呀,已经几都不咳了。

    萧袅看着这样的莲生,觉得他随时都会乘风而去,心底一阵不安。

    怎地了?莲生看着萧袅表怪异,随口问着,眼睛还是在这成片的竹楼间穿梭。

    无事。萧袅也看向远处,怕是就要靠岸了。她的语气中透着兴奋。在水上已经漂了五,她早就腻了。

    谷池月还晕船?莲生突然问道。

    萧袅撇了撇嘴,低头玩着腰间的香袋,嗨,他呀,还在舱里躺着呢!谷池月自从上船就开始吐,一直到吐无可吐,才病怏怏地躺着。

    也不知道,他这般坚持,到底为何?萧袅感慨道,真是固执至极。

    公子,该用饭了。

    知道了。莲生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却没动弹。

    萧袅对于吃的,永远都是高涨的,用她的话就是要死也得等我吃饱肚子再说。他拉着莲生的袖子,走吧,走吧,饭菜凉了就变味了。

    莲生拗不过她,只能乖乖地跟过来,两人一起进了船舱。光线变暗,萧袅的手抓紧了莲生的袖子,跟着他小心的往前挪,好一会才适应,这时已经坐在桌子旁了。

    萧袅看见含茉独自一人站在一旁,你哥哥还是起不了

    含茉愁容满面,小声道:一起就晕,只能睡着。

    萧袅点头,看着桌上的粥,快给你哥哥盛上一碗,想必他也饿了。

    含茉惶恐,摇头道:姑娘和公子还没有用,我怎好……怎好给哥哥盛。她两腿一抖,跪了下来,多谢姑娘好意,还是你们先用吧!

    萧袅看着含茉过分谨慎的模样,也不再劝,自己拿了碗去盛,弄得碗勺之间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给,端走吧!她将盛满了粥的碗递给了含茉。

    含茉起,神犹豫,最终向前一步,接过碗,又谢了再谢,才退了出去。

    你作何如此生气?莲生看着萧袅,有些莫名其妙。

    她也为免过分小心了吧,萧袅举着筷子。

    这便是寄人篱下的苦楚。

    我当然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我也曾经……萧袅不想提起过往的伤心之事,话锋一转,可是,她怎能如此拒绝别人的真实意,直叫人恼火。

    也对,一个十岁的孩童,竟然能这样知道进退,未免太过懂事了。那孩童的心计不一般呀。

    萧袅不再说话,只是专心的吃着饭。她这样吃饭的子,吃一次少一次,所以每次她都很专心。

    莲生并不知道萧袅的心思,只道她还在生气,也就由着她。

    傍晚时分,船靠了岸。

    早有随从打点好了一切。他们此行是以陈国商人的份进入南蛮,这在陈国不算什么稀奇事,但却是少见的事。虽然陈流颁布了利州可和南蛮之间有商贸往来,但是却鲜有商人来此,只因路途遥远且难行。刚开始颁布法令时,有许多商人冒死一试,大多都死于路途,而少数得以来到南蛮之地的,却不知要将什么带回利州,只因这里物产太过贫瘠。这里有的利州都有。所以渐渐地,就很少有商人来此。

    萧袅还在昏睡,就听人高喊抛—锚,接着船震动了一下,便停了下来。萧袅揉着眼睛,穿好衣服,就出了船舱。

    果然,船已经靠了岸。众人都已经集中到甲板上,萧袅一眼就看见脸色苍白的谷池月由含茉吃力地扶着,她费了好大劲才忍住走过去的冲动。她现在不是萧袅,她不能由着子去关心谷池月。

    萧袅淡淡地朝那边点头,便走向了莲生。

    怎地没叫我?

    莲生看着她乱蓬蓬地头发,边理边说道:不急,才靠岸,接我们的人怕是还要等一等。

    接我们的人?原来莲生早就作了安排。

    嗯,且等一等吧!莲生没有多解释。

    萧袅这才看向前方,只见河岸上立着两三人高的牌坊,上面雕刻着板湾城三个大字。原来这就是南蛮的三郡之一,板湾。在这郡城周围的群山上还分散着一些村寨。这板湾城虽比不上利州那么繁华,但却很有自己的民族特色,街道两旁立着的都是清一色的竹楼。这使看惯了砖墙瓦房的萧袅很是稀奇。

    公子,小人危枫来迟,还请赎罪。来人束发长袍,并没有像南蛮男子那样用黑布缠头,穿大襟长衫,白腰长筒裤。危枫任板湾城的监御史,这一监察郡守及其他官员的要职。

    监御史,公务繁忙,是我等叨扰了大人。莲生面上含笑,说出的话也很客气。

    公子折煞了小人。危枫听着这样客的话,不知怎地竟然冒冷汗。此时,他为行事方便,脱了官袍,穿了件石黄色的袍子,抢眼夺目。可是,和穿着平民素袍的莲生一比,危枫却自惭形秽起来。

    这几年在南蛮,他确实有些忘形了。如果不是公子的出现,他都快忘记了自己死士的份了。有些事,不是自己忘记就可以。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