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指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你能看见我?萧袅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

    姑娘别怕,我没有恶意的。女子忙安慰道,蓝色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萧袅。

    萧袅尴尬地笑着:没怕,只是很意外。女子让她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女子继续柔声道:姑娘要是不介意阿珍的唐突,可愿意和阿珍去木屋里说会话?

    女子目光殷切地看着萧袅,让她不好意思拒绝,正好她也不知道赤眉山如何走,可以借此机会问问。萧袅眨了眨眼睛,扯着嘴角道:好吧,就依阿珍吧!

    阿珍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欢快地道:姑娘请—她从萧袅的边走过,又看了看萧袅,眼底的蓝色涌动着,似乎有些激动。

    萧袅跟在阿珍后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她有什么恶意,反正她已经都这样了,还能坏到哪里去。萧袅抬头穿过阿珍的肩膀看向眼前的木屋,这个挂着大大卜字的木屋,让萧袅感到有些神秘,她不加快了脚步。

    木屋里很是明亮,这让萧袅深感意外,不是说这些侍奉鬼神的人都喜欢把屋子里弄的昏暗诡异吗?而眼前的木屋里生着大大的火盆,房间极为简单,只是摆着一张方桌和几把椅子而已。

    怎么了?阿珍感受到了萧袅的诧异。

    萧袅忙摇头,自己少见多怪了。

    阿珍指着其中一把椅子说道:姑娘坐吧,可别拘束,顺手拿过一个茶杯,刚沏好的茶,姑娘请用。她将茶放在了萧袅的面前。

    萧袅此时才看到了她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指,指甲圆润干净,泛着淡淡的粉色,可见她平时很是注意修剪。

    你一直在等我。萧袅看着眼前气腾腾的茶,肯定地道。

    阿珍点头:是的,今早我卜了一卦。

    萧袅没有问挂的内容卦,阿珍显然也不想透露,转而问了其他:你经常为自己卜卦?

    阿珍若有所思道:不,只是偶尔。她看了萧袅一眼,有时会突然有某种预感,就卜上一卦。

    萧袅了然于心,抿了抿嘴唇,还真是渴了,也不再客气,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放下茶杯才问道:不知阿珍找我有何事,不妨直说?

    她还要去找莲生。

    不是应该你有事问我吗?阿珍反问道,眼睛里有着笑意。

    萧袅一哽,不想有些结巴:你,你……她涨红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阿珍。

    我可是吓着姑娘了?阿珍站起来,无措地问。

    没,没有,萧袅摇摇手,说道: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不知道。阿珍坦言,神淡定,你说出来我才能知道,我不是神仙。

    萧袅腹议道:我还真以为你无所不知呢!

    你可知道我的命运如何?萧袅其实只是试探阿珍而已,对于自己的命运她完全没有兴趣,说得更直白些她这是在捉弄阿珍。

    阿珍看着萧袅,郑重其事地问道:这真是你现在迫切想知道地吗?

    萧袅看着这样严肃地阿珍,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再捉弄下去了,你可知道,赤眉山怎么走?

    阿珍回答道:知道,你要去寻人?眼里有着肯定。

    他现在如何?萧袅语气中有着担心,外面下起了雪,而且是鹅毛大雪,萧袅隐隐中感到了不祥。

    阿珍默默地拿出一张纸,说道:说出他的姓名、生辰八字。

    萧袅愣愣地道:生辰八字?这个我不知道!她才发现对莲生的了解仅限于知道他的一个名字,而且还不是真实的姓名。

    萧袅着急地问道:这可怎么办?看到阿珍仍然握着毛笔,他叫莲生。

    阿珍叹口气:俗家姓名不知道?

    萧袅头摇得如拨浪鼓,沮丧道:不知道。

    阿珍放下笔,眉头紧锁:这可难办,她指着纸张,赤眉山、莲生,抬头看了眼萧袅,一脸为难,我也只能试试,成与不成就看天命了!

    萧袅点头:死马当活马医吧!

    阿珍起说道:你且等等,我进去施法。说着走进了黑色帘子后面。

    萧袅盯着帘子,屏住呼吸,侧耳倾听。只闻几声清脆的铃声,而后变得极为安静。她心急难耐,但又无他法只要坐等。

    命运的齿轮在转动着,萧袅仿佛听到了它吱吱的声音。

    萧袅没来由的轻笑,这一笑其实是很无奈的举动,总不能哭吧,那就只好笑了。萧袅望木屋外看了看,雪又大了几分,路上已经看不到什么行人了,偶尔也是急匆匆的往家里赶。

    莲生你在哪呢?萧袅幽幽地问道,可好?可好……她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掉了下来。

    萧袅想起那莲生问她,他一辈子这样服侍她,可愿意?

    她当然愿意,只是她拿不定莲生的话里有几分真意,也就不敢冒然回答,万一被莲生取笑,她颜面何存?现在想来,这顾及有多可笑。

    人的一生中,尤其是在青年少时,总要有几次那样的不顾一切,这样在年老时,才会骄傲地说道:我的青也曾燃烧过,也曾结过如此绚烂的花。

    死水般的一生是多么可怕!

    姑娘,可是等急了?

    萧袅从沉思中抬起头,看向阿珍,有结果了?声音里有着不可名状的恐惧。

    阿珍向前走了两步,坐在萧袅对面,这才说道:算是有吧!

    萧袅听出阿珍声音里的疲惫,和不确定,忙道:如何?心跳的厉害。

    阿珍蓝色的眼睛里透着严肃与认真:他似乎遇到了危险。

    危险?萧袅一惊,虽然阿珍用了似乎,这时只能说明她行事很是谨慎,萧袅知道莲生定是出了事。

    只是我看不真切。阿珍抱歉道,这是大致的位置。她将刚才的纸递给了萧袅。

    萧袅拿过纸,仔细的端详。刚才还空空的纸上此时已经画好了去赤眉山的路径,并且在赤眉山内的某处做了一个鲜明的标记。看着这个标记,萧袅心里一痛。

    莲生,你正在经历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