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新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就在绯药遭受丧父之痛时,莲生和萧袅一路南下,倒也相安无事。

    天气渐寒冷,转眼就立了冬。

    这回他们换了马车,一改以往低调的作风,整个车子富丽堂皇,用萧袅的话来说就是老子活了这么久,能有如此享受,也算没白来世上走这一遭。

    车子很稳,上面又铺了厚厚的丝被,一点也感不到颠簸。然而萧袅却很苦恼,她失眠了!

    她瞧着甚是宽敞的车内,叹了口气:老子憋屈!以前的马车能把股颠成四半,她睡得昏天黑地。现在不颠了,她反而睡不着了。

    萧袅翻了个,看见榻上的莲生裹着厚厚的丝被,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神色平静。萧袅不敢再动,怕惊醒莲生,只有呆呆的望着车顶。

    莲生的伤已无大碍,只是有些畏寒,和偶尔的几声咳嗽,让萧袅心里有些不安,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好。

    肖剑不知被派去干什么了,已经几天没有看见,萧袅问莲生,你的跟班去哪了?莲生只道去做些事。萧袅看莲生没有多说的意思,也不好再问,就此打住了。

    萧袅东想西想,越发精神了。

    赶车的是个三十开外的汉子,眼睛精明有神,强体壮,一看就是练过的。只听见他嘀咕了一句什么,萧袅在车内没有听清楚,只听到鞭子划过空中的声音,马儿低声嘶叫,猛往前跑去。

    强风卷起了车帘,萧袅往外看了去,惊叫道:下雪了!

    北风夹着零星的雪花扑面袭来,萧袅即使感觉不到冷,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个天气也不知道晚上能感到哪里,有个落脚之地就好了,不如这冰天雪地的,她到不打紧,只是莲生的体恐怕就吃不消了。

    萧袅朝莲生的看了一眼,出乎意料,莲生已经清醒,他打了个哈欠:下雪了?

    萧袅嗯了一声,又向外往望去,掩去了眼里的担忧。

    雪似乎比刚才大了,更密集了,萧袅在心里比划着该有指甲盖大小了,所幸的是地上还没有积上雪。

    再过十里地有个驿站,我们就停在那里吧!莲生的声音听起来清润。

    萧袅看看头,心下松了口气,看来今晚住宿有着落了,只是明天……萧袅眉头轻拧,下大了就不急着赶路了,能和莲生多相处着些子,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吗?继而展眉一笑,怕被莲生察觉,又急忙收敛了绪。

    一旁的莲生看着萧袅,只道她担心影响行程,安慰道:看这形怕是下不大,明天可以正常赶路。

    萧袅心中一叹,面上没有泄露半分,眼睛看着外面心思要就飘到九霄云外了。

    傍晚时分,马车便顺利的到达了驿站。而雪花又变得稀稀拉拉的。

    萧袅撇撇嘴,老天不帮忙她也没办法,垂头丧气的跟着莲生走进驿站。

    听莲生说明就进入陈国的地界了。陈国主要以山地为主,气候湿润多雨,有十万大山之称。更是被位于中原的周国、姬国视为蛮夷之地。

    第二天,天空果然放晴,居然还出了太阳。萧袅举目四眺,没有找到一点雪留下的影子。连绵起伏的群山就在前方,萧袅眯着眼细细看去,似乎还留着一些葱绿。

    上车吧!莲生挑开帘子催促道,上的水貂皮斗篷,使他多了几分雍容华贵之色,倒是和平常时的素衣粗袍有着别样的韵味。

    萧袅弯着眉眼,轻快地回道:这就来!作势就要爬上车,就见莲生的手伸了出来,萧袅一怔,向后退了半步,摇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能上来!

    萧袅心里纳闷,她以前都是自己爬上去的,怎地今天就非要人帮忙了?

    萧袅看着莲生伸着的手,脸颊微红,有些难为,倒不是真害羞,而是她早上去完茅厕没有洗手。

    失策失策!

    萧袅心下一横,最难消受美人恩,咱就从了吧。她低眉垂目,颤巍巍地伸出右手,那只曾经那个什么的手,其实她想着换只手的,只是这样一来上车的姿势就会变得很奇怪,也只好作罢。

    看着自己的右手被裹在了那白玉般的大手中,萧袅心底一震:果然还是玷污了这纯洁。

    萧袅顺势就抬腿,准备上车,可是,腿被什么束缚着没能抬起,而自己已经向前倒去,莲生上前一步,惊呼着:小心!另一只手连忙扶住了萧袅的肩膀,这才使她稳住体。

    萧袅尴尬的呼了口气,忽而,察觉自己双脚离地,已经被莲生提到了车上,顺而放到了坐垫上了。

    萧袅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行头,粉嫩粉嫩的颜色,让萧袅一下就想到了三月里枝头上的桃花。

    萧袅眼皮一跳,这不是她该拥有的颜色。这是躲在闺里憧憬未来的小姐们才配穿的颜色。

    莲生看着萧袅一闪而过的绪,呷了一口茶,道:怎么,不喜欢这颜色?

    萧袅抬头看了眼莲生殷切的目光,摇摇头:不是!颜色很好,我……我喜欢。她是真喜欢这桃花般的颜色呀!

    莲生审视着萧袅,轻笑:那为什么闷闷不乐的?

    萧袅摸了摸那光滑的衣料,在她有记忆以来,这可是她第一次穿这样好的衣料,她吸了吸鼻子,才道:只是这样的颜色,我不配。

    不配?莲生讶然,他没有想到萧袅会说出这样的话。

    萧袅点头,解释:这样的颜色应该是那些官宦人家的小姐们才穿的,我一个小乞丐,不合适。说到最后没了声音。

    莲生面色一凝,问道:那你说,你配什么颜色?

    萧袅听出了莲生的语气不佳,低头小声道:这个,这个我倒是没想过!

    莲生的中指生疼,他费了半天心血,就换来了她一句不配!,真是极大的讽刺。

    萧袅看着莲生,小心翼翼道:我说错话了吧?看着莲生不回答,又道:衣服很好,我真的很喜欢。

    莲生深吸一口气:小鸟,佛曰:众生平等。虽然现世有许多不平等,但人不能自己看轻自己。你虽曾是乞丐,但比起那些小姐,你又差在哪里,为什么要说自己不配呢?

    我真得不比她们差?萧袅盯着莲生,生怕他是安慰自己才如此说。

    莲生面露真诚,看着萧袅亮晶晶地眼睛道:只会更好!她们如里的花朵,稍一经风雨就衰败;而你则像是那天空中飞翔地鸟儿,风雨只会让你更勇敢!

    萧袅乍一听,这不是称赞自己吗?心里甜甜的,我只见过粉色的花,你有见过粉色的鸟吗?她表纠结。

    莲生嘴角微抽,很是无语,看着萧袅,半晌才无力地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萧袅恍然大悟:噢!

    既然莲生都说了,想来她穿成这样也是可以的。萧袅美美地想,脸上也喜滋滋的。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