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脱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当天晚上,听说盐城首富张裕权张老爷暴毙。据说似乎得了急症,连郎中都来不及请就去了。后来郎中来瞧,此病大有蹊跷,恐过气给他人,让家人连夜下葬。为此还惊动了县太爷,乍一听到这噩耗,县令委实惊得从小妾的上坐起来,连忙穿着衣服,准备去奔丧。后来听下人说张老爷得的是疫症,骇得冷汗直流,打发下人去传话,让赶紧下葬,并且连夜开了城门。

    只是去扶灵、哭丧的人乱哄哄的一堆人,回来的时候,明显的少了好多人。有好事之徒,问起张老爷的小儿子,小儿子抹着眼泪说道:爹爹的几个小妾和随从念着爹爹生前对他们恩重如山,自愿去那边继续服侍他老人家。还有几人都是这几伺候爹爹的,娘亲唯恐她们也得了什么怪病,已经打发回乡下了!

    小儿子说得入入理,别人也都不好再说什么了。此时也不了了之。

    只有一人对此还耿耿于怀,李哥,你怎么了,看你这两天魂不守舍的样子?

    唉,还不是为了那晚的小娘子!守在城门口的李铁,想起那天晚上在巡查时,遇见张老爷的下人带着个小娘子,那模样……李铁忍不住又一阵心神漾,只是现在张老爷死了,也不知道小娘子流落到了哪里,他本想如果张老爷玩腻了,他还想尝尝的!

    李铁又是一阵带声叹气,张老爷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色心不改,难怪会暴死的。只是糟蹋了这如花美眷了。李铁望天长叹。

    要说这位盐城的张老爷,那可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盐城城外的许多地都是他家的,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地主。除此外张老爷也在做生意,至于做什么生意,就很少有人知道。总见成箱的银子往回运。直到张老爷暴毙,家里人也不知道,其实张老爷的真实份是玄衣教在盐城分舵的舵主,监管教中的财务,人称张财神。

    张财神从厚重的棺木里爬出来,黑灯下火的,确实有些让人毛骨悚然,尤其还顶着一张灰白的死人脸,憋死老朽了,张财神揭下人皮面具,老朽的脸终于又可以重见天了!他将人皮面具往怀里揣。

    财神呀,还留着那张脸干什么?二长老笑着,脸上的褶子都能夹死苍蝇,难道还想戴着回去会小妾?

    后传来几声哄笑。

    张财神老脸一红,骂道:老二,你下面的小二痒痒了?

    二长老不怒反而笑得更欢:财神别气,别气,虽然你回不去了,小妾也享用不了了,但咱哥哥想着你,以后我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

    老二,你有女人吗不知谁插了一嘴,声音里充满揶揄。

    二长老也不理,搂着张财神的脖子,哥俩好的,你侬我侬,往前去了。思铭、思烟以及几位教中的舵主跟在后面向青峰山方向急行。

    却说,莲生、萧袅和肖剑这边,一晚上风平浪静,相安无事。如果非要找些事,那就是闹了一晚上的耗子。硕大的老鼠在莲生对面坐着,瞪着芝麻眼,看着被忽视了,一会就开始上蹿下跳,叽叽喳喳起来。

    肖剑很想一刀了结了这厮,只是莲生说不可杀生。只好忍气吞声的和这厮纠缠着。一晚上是鸡犬不宁,人仰马翻的。

    牧敦走到牢房的门口,看到的就是吐着白沫的老鼠,和喘着粗气的肖剑。

    阁主,公子。牧敦行礼,打开牢门。

    嗯。肖剑直腰杆,走了过来,顺便抬脚将那厮狠狠地踢到角落。

    正在迷糊的萧袅只见一黑影袭来,虽然打不到她这个生魂上,但是她还是躲闪了一下,自本能嘛。待看清是何物后,对着肖剑呲牙咧嘴了一番。奈何肖剑根本听不见。

    只是却逗乐了莲生。

    正在汇报况的牧敦看着莲生如昙花一现般闪过的笑,不免心生遗憾。

    你确定张裕权已死?肖剑问道。

    是,已连夜发丧,估计现在都已经下葬了。

    这么急,不知得了什么病?

    听衙内的县令侍从说是疫症。只是县令不让外传,怕引起事端!

    死的未免太巧了。莲生嘴角含着一丝嘲弄。

    公子的意思是这很有可能是玄衣教所为,肖剑看着莲生,那玄衣教的势力未免太大了吧,连张裕权这个首屈一指的富商都是他们的人。

    莲生冷声道:你以为朝廷这些人无事生非的要除玄衣教是为了什么?

    肖剑大有醍醐灌顶之感。

    连一旁的牧敦也被莲生的谈吐所吸引,心里直感叹:公子绝非常人!

    那我们现在也可以行动了吧肖剑摩拳擦掌道。

    嗯。莲生回答道。

    牧敦快去安排,我们今晚就出城!肖剑声音里有藏不住的兴奋。

    不,就现在!莲生果断地说道。

    现在?肖剑困惑道。

    牧敦也纳闷公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公子,现在出城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肖剑问道,复而又对牧敦说道:既然公子吩咐现在出城,快去准备!

    慢!莲生拦住了牧敦,我没有说要走城门!

    肖剑大吃一惊,看着角落被干草盖着的地道:公子,你是说你要从地道出去!可是,可是……肖剑后面的话哽着没有说出来。

    怎么,不可?莲生望着肖剑微变的脸问道,声音里听不出什么绪。

    当然不可!肖剑看着,自家白玉般的主子,这样的狗洞怎能让主子爬进去,连想一下都是不堪的。

    牧敦涨红脸说:难道公子不相信小人们的能力?怕保不了公子的安全?他脯,信誓旦旦,就是舍了命小人们也会护送公子出去!

    肖剑也激动道:是呀,公子,你不必委屈自己!

    莲生目光清澄,表柔和,站起来拂了拂袖子,才缓声说道:从地道出去,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安全,也不用冒险?他又看了看牧敦,也不用你们涉险!

    牧敦心里有些感动,声音也颤抖:公子,小人们的命卑,不值得公子为此心!

    莲生看着肖剑还想说什么,转过头背对着两人,声音转冷:不必再说!我已经决定了!

    肖剑一撇嘴,又看了主子的背一会,才向牧敦交代一番让他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