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故人(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女子没做停留,就拐了上来。嘴里还在埋怨哥哥的迟缓。只见她穿着鹅黄色纱裙,外面罩着青葱色对襟短袄,皓腕上各戴两只叠在一起的描金镯子,上面镶着一圈五色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她左右看了看,捡了莲生斜对面的另一扇窗户下的座位坐下。鹅蛋脸上的两弯柳眉皱了皱,不耐烦的对傻愣愣的小二招着手:过来呀!,傻愣着干什么!描金镯子上的宝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小二的眼睛被宝石闪了一下,堆着笑跑了过去:这位小姐,不知想来点什么?心里却叫苦连天,这位一看就是不好伺候的主,虽说是只肥羊,但只怕消受不起。

    给本女子停了一下,要改口还真不容易,一路上扮男装惯了,姑娘来两碗藕粉圆子!

    小二为难的说道: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本店今天的藕粉圆子已经卖完,您不如来点别的,比如……

    什么没有了?小二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子站了起来,愤愤地问道,本姑娘大老远可专门为它而来的!

    小二搓着两手,小声建议:那客官不如明天请早吧!

    明天?女子糯糯的声音拉的很长,脚一跺,不行,明天就要随哥哥回去了。

    倏然,女子看到了莲生桌子上的两碗藕粉圆子,玉手轻指,怒视着小二:他们怎么有,难不成你这小二居然哄骗本姑娘?

    小二额头冒着汗,摆着两只手:没有,没有,小的怎敢,那是最后两碗了!

    最后两碗?女子一脸惋惜。她快步走到莲生的桌前,从腰间的绣袋里掏出一定银子,啪一声扔到桌上。银子滚了一圈,在莲生放在桌上的手臂旁停下来。

    银子给你,这两位圆子我要了。女子看了两碗未动的藕粉圆子,蛮横的说道,配上糯糯的声音,倒有了撒的意味。

    莲生没有抬头,声音冰冷:不卖!

    女子冷哼一声,再次扔了一锭银子,这下可以了吧!说话间,有些咬牙切齿。

    萧袅看着两锭白花花的银子,动摇了,劝道:不如把我的这碗给她吧,我吃完了,她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碗,反正她又看不出来!

    不卖!莲生声音更冷。这一句说给那女子听,也是说给萧袅听的。

    萧袅着实吓了一跳,莲生的反应也太大了。不就是一碗圆子嘛!犯得着吗?

    女子一扯绣袋,一股脑都倒在了桌上:给你,给你,都给你!像一个任的孩子。

    莲生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女子,眼神冷漠,压着一丝隐忍:姑娘,你的垃圾扔错地方了!

    女子气得浑颤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水灵灵的眼睛里蓄着眼泪,小脸一阵白,一阵红。

    女子的目光在莲生上转了转,咬牙说道:长得倒是不错,眼神里闪过轻蔑,只是是个杂种!

    萧袅的拳头一向比她的脑子快,照着女子的粉脸就是一拳,可惜没有落在实处,穿了过去。居然敢说天人般的莲生是杂种,萧袅气得眼圈都红了,只是无处发泄,人她又打不着,骂又听不见。她心里真是比别人骂她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莲生倒是好涵养,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仿佛自己是局外人一样。只是那双眸子,太过于清澈,太过于黑亮,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掉进黑色的漩涡,不能自拔。

    莹珠,休得无礼!一个男子很有磁的声音响起。

    女子转过,低低糯糯地叫了声:哥哥。

    男子二十岁左右,穿着绛紫色锦衣,戴着白玉冠,眉眼冷峻,棱角分明,有着浑然天成的贵气。

    男子面上含笑,拉过莹珠的手,走近莲生,抱歉道:兄台,舍妹刚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复尔,转头看向妹妹莹珠,厉声命令道:道歉!

    哥哥!莹珠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哥哥。

    男子虽然在笑,声音却异常冷清:不要以为刚才的话,我没有听见。

    莹珠小嘴一撇,像是要哭,嗫嚅道:是他先欺负我的!声音不无委屈。

    男子的眼神又冷了三分,声音轻轻的出了口:道歉!

    莹珠知道自家哥哥是真的生气了,低着头,很不愿的嗡嗡道:对,对不起。说完就离开,无奈被哥哥拉着,挣脱不了。

    男子脸色稍霁,缓声道:舍妹在家被宠溺坏了,望兄台不要见怪!只是这藕粉圆子,兄台真的不能割吗?

    莲生静静地听着眼前男子的话语,再次扫了一眼他腕上的玛瑙串珠,认真的说道:小可只说不卖,并没有说不给,既然令妹如此喜,拿去便是!莲生起,理了理袍子,公子和令妹慢慢用,小可先行一步!

    看着莲生从边经过,男子急声道:兄台很面善,不知以前可否见过?

    小可乃山野村夫,此乃第一次出山。莲生没有停留,走下楼梯。

    马车内,莲生盘腿闭目,面如寒霜。

    姬瑾天我们的孽缘还真是不浅呀!那碗藕粉圆子就当还你的一饭之恩吧,但是你的母亲—皇后娘娘对我们母子的戕害又该怎么了结呢?你的玛瑙串珠还在,而我的在逃亡中却不知遗落在了哪里?

    莲生睁开眼睛,吐了口浊气,看向了萧袅。只见萧袅气鼓鼓地揉着衣角,嘴里小声咒骂着什么,样子甚是滑稽。莲生顿时心大好,轻笑一声,问道:小鸟,怎么生气了?

    我气?我生气什么,人家又没说我坏话!萧袅白了一眼莲生,怒其不争,你也不生气,还把吃食让了出去。萧袅越说越来劲,撸起了袖子,要是我早就泼到她脸上去了!

    莲生笑吟吟道:小鸟是在为我抱不平呢,顿了一下,可是怎么办呢,人家说的是事实,我没有办法反驳。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