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痛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妆翠眉 书名:美人幽梦
    绯药站在窗前,雨已经下了半了,一点停的迹象也没有。一阵猛风,夹杂着雨丝吹了进来,落在了他玄色的锦袍上。

    教主思烟不无担忧地唤了一声绯药。

    绯药冷冷地扫了思烟一眼:仅此一次。

    思烟小脸一白,忙道:奴婢知错。拿着披风的手抖了抖,她只是一时疏忽,才犯了主子的忌讳。她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披风的一角被她揉得有些皱了。她只是想给主子加件衣服而已。前教主,唉,她也只能在心里加个前,主子到现在也不承认自己的教主份。前教主,生死未卜,主子再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呢?

    主子,思铭他们回来了。门口一个男声响起。

    进来!绯药命令道,转过子走到案前,坐定。

    两个穿着玄衣的男子,一高一矮,走了进来。

    不必跪了,捡重要的说吧绯药阻止了要下跪的两人,声音里有着毫不掩饰地着急。

    思铭低着头,斟酌了一番,才开口道:禀主子,奴才带人赶过去时已经晚了,朝廷和七大门派已经冲进了总坛。但是他们并未发现夫人,教主受了重伤,被带走了。

    被带走了?娘呢?怎么没有见到?难道是藏到什么地方了?绯药两眼通红,你们为何不去救爹,而是回来了!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绯药怒不可遏地将砚台扔了过去。

    思铭站得笔直,没有躲闪。鲜血如泊泊地溪流顺着眉角流了下来。

    旁边稍矮的思诺,替哥哥思铭叫屈,争辩道:主子,不是奴才们不去救教主,只是当时敌众我寡,悬殊太大,奴才们硬拼也是以卵击石,并不是奴才们怕死,只是现在正是用人之时,奴才们想着要死得其所,便回来从长计议!思铭、思诺、思烟等等思字辈,都是教主从小收养的孤儿,严格起来,并不算玄衣教的教众,而是绯家的家奴。

    死得其所?从长计议?绯药冷声道,爹爹这就是你引以为豪的部下,在看着你被抓时,还能如此冷静,真是令人心生敬意呀!绯药咬牙切齿地说着。

    绯药痛苦地跌坐在椅子上,要不是他深受重伤,余毒未清,他一定会去把爹爹救回来。这些居心叵测的家伙们,有几个是真心的呢?

    绯药睁开眼睛,压下心底地惊涛骇浪,在兄弟二人上扫了个来回,才缓缓地说道:你们打算怎么从长计议?

    思铭没有抬头:奴才和属下们回来的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和几位长老商量。不过,奴才会很快找出办法。思铭将自己与教中的人分的很清楚,并没有因为前教主让他协助绯药管理玄衣教而忘了自己的份。

    好,好!绯药隐忍着连说了几个好,看着额头滴血的思铭,一脸风尘与疲惫的兄弟二人,他无力地说道:先下去休整吧!几位长老也需要疗伤,让他们不必拜见我了。我自会去看他们。

    是。二人跪拜了绯药,退了出去。

    门合上的一刹那,绯药绝色的脸上,滑下了两行眼泪。

    爹,娘。绯药也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四的孩子,他的脆弱、无力,暴露无遗。他从口掏出那象征着权利的令牌,只有教主也会拥有的令牌,眼前浮现出爹爹的音容笑貌。

    爹爹你什么时候将令牌传给我?

    绯融故作思考地说道:等你长大了!

    绯药眨了眨眼睛:我已经长大了,你看我已经比去年长高了这么多了。他指着树下做的记号,自豪地说道。

    绯融微笑着:嗯,是比去年长高了许多,但是这并不长大。

    那什么是长大呢?绯药迷惑地抬头看着爹爹。

    长大嘛-绯融望着远处,像是在思考,就是要经历一些痛苦,然后蜕变成一个崭新的自己。

    喔!绯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爹爹,这就是你说的痛苦吗?绯药对着泛着冷光的令牌问道,那么我宁可不要长大。

    原来长大是要付出这样的代价。绯药扯着嘴角说着,一滴泪流进了嘴里。

    咚咚咚窗户响了三下,绯药连忙擦干了眼泪。

    一个黑影飞来进来,落地无声。

    拜见主子。男子干净利落的给绯药行了礼。

    起来,思影查得怎么样了?绯药睫毛上还沾着眼泪,但是却收敛了一切绪。

    嗯,已经有了些头绪。思影将一副画像摆在了绯药面前。

    绯药伸出去的手有些抖,连着心也颤颤得,脑子里冷不丁的冒出了一个词:窦初开。他暗骂自己没出息,狠狠地将宣纸抖开,眼前的女子还是让他脸红耳了一阵。虽然她是男装打扮。

    思影将主子的表尽收眼底,不动声色地报告着:这幅画像是醉流景的老鸨所画。奴才拿着它,打听了一番,现已可以确定她的份。他看见绯药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紧张,她就是一个乞丐。毫无背景。

    乞丐?绯药惊讶道,脸上的表也忘了掩饰。

    而且已经死了?思影又道。

    死了?这回绯药连声音也提高了,继而他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什么时候?

    有半个多月了。思影想了一下才说。

    绯药想着自己被人所害沦落到醉流景也是半个多月前,难道是在救了自己后,死的?

    具体时间是哪天?死因是什么?绯药步步紧

    思影不明白主子为什么对一个乞丐的死这么关心:死因不明,至于是哪天死得,奴才还要进一步确定。不过,思铭看了一眼绯药,当时并没有觉得这很重要,现在看着主子的态度,想必这也是重要的吧,尸体在第二天,不翼而飞。

    你能确定人真的死了?绯药简直不敢相信。

    嗯,思影点了点头,奴才确定。

    绯药没有多言,思影办事他从来都是放心的:去吧,查明死亡的具体时间及死因再来报告。

    是思影领命,一闪而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绯药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死了?真的死了?

    话说,这时候不是救他爹爹、找他娘更重要吗?可见,在他心目中,不知什么时候,萧袅也变得同样重要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