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再度出现的沈灵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四十五章再度出现的沈灵儿

    一分钟过去了……。

    倒在地上的丁棘再也忍受不住呕吐的感觉,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伴随着呕吐物出来的,还有粘稠的鲜血。

    丁棘的面色惨白,如同将死。

    齐褚倒在丁棘的后不远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的溢出,双目如同崩裂了一般,无神的看着漆黑的天空。

    不知是死是活……

    马思宁大口的喘着粗气,声音如同拉风箱一般,体不断的颤抖着,如同筛糠,双眼迷离,如同迷失了方向。

    两分钟过去了……

    丁棘还在呕吐,地上的呕吐物已经一滩,粘稠的鲜血跟地上的呕吐物泾渭分明,而此时的丁棘已经在不断的吐出体里面的消化液。

    丁棘呕吐的趋势并没有因为体里面没有可以呕吐的东西而停止,并且这种呕吐的趋势仿佛正在愈演愈烈一般,丁棘的面色已经不止是惨白,一层乌青的面容如同死人一般,在这漆黑的夜里看起来如同飘的冤魂野鬼。

    躺在地上的齐褚鲜血已经停止流出,塌陷下去的口丝毫没有起伏的趋势,本就无神的双眼此时看上去更加的死寂。

    齐褚就那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不过他并没有死去,精神极度的透支之下齐褚的反应变得极为的迟钝,迷离的双眼没有任何想要好转的趋势,现在的他看起来跟一个植物人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上的已经凝结了的鲜血。

    马思宁脸上的痛楚越来越明显,面具已经变得极度的扭曲,颤抖的双手牢牢地倔强的支撑着地面,不过他的气息已经渐渐的平缓,不似之前的那种剧烈如同拉风箱一般。

    马思宁的体已经渐渐的恢复了控制,精神透支的疼痛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愈演愈烈,脑袋疼痛的厉害,马思宁生出一种用自己的脑袋去撞击地面的感觉。

    那样的话也会会更好一些吧。

    脑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马思宁不暗暗的想到。

    体已经可以微微的移动,但是马思宁的体力并没有恢复,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仿佛要将他体内的力量抽空,马思宁也不着急,只等体内的力量恢复一些。

    不需要恢复多少,只需要平时力量的一半,杀死面前的完全丧失战斗力的两人,对于马思宁来说完全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的轻松。

    马思宁不在心里不断的摇头,后悔的心在心头蔓延。

    如果自己不那么自傲,也许自己也就不会这般的狼狈,无论是齐褚还是丁棘,马思宁都没有放在心上,而就是因为没有放在心上,马思宁才生出了骄傲的心,而也就是因为骄傲,马思宁才沦为了现在这般的狼狈,这怎么能够不让心高气傲的马思宁气急。

    丁棘还在呕吐,她已经不去注意马思宁的变化,现在的她只希望体的破败能够快点的好起来,【黯夜】的副作用此时被丁棘骂了一遍又一遍。

    丁棘已经知道如何改进黯夜的副作用,使得副作用减少,那就是锻炼精神,但是由于这一段时间的忙乱,丁棘锻炼精神的计划被耽搁。

    如果早一点锻炼精神的话,也许就不会这么的狼狈吧,见识到了精神攻击的强大,丁棘不暗暗的向往。

    不过丁棘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在精神方面有没有天赋暂且不说,但是现在的这个状况,也就让的丁棘有些穷途末路。

    “我小瞧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啊。”就在丁棘一边呕吐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马思宁的声音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声音里面透漏着深深地懊悔。

    丁棘愤怒的瞪了马思宁一眼,不过并没有说话。

    沈灵儿莹莹小口此时微张,浑浊的气息不断的在她的口中吐出,额前的刘海有些凌乱,不过这倒并不妨碍她的美丽在这个漆黑的夜晚绽放,虽然她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从二楼爬到十楼的楼顶,对于缺乏锻炼的她来说无疑是一项考验,不过现在的她完成了考验,俏丽的姿出现在了屋顶之上。

    沈灵儿是被那股爆炸声惊醒的。

    剧烈的爆炸声引得整栋大楼都在震动,沈灵儿以为是地震,猛地从香甜无比的梦境之中惊醒了过来,她的气息有些紊乱,但是就在这时,一股浓烈的杀气袭来。

    没有经历过任何阵仗的沈灵儿顿时被吓的不轻。

    那股杀气极为的恐怖,但是却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沈灵儿也渐渐的从惊吓之中恢复了过来。

    恢复过来的沈灵儿迫切的希望知道发生了什么,少女的好奇心一直都是很强烈的。

    于是她爬到了楼顶。

    脑袋缓缓的从楼顶伸了出来,此时的沈灵儿就如同偷糖果的小孩,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心里如同有一种小兔子一般的在乱跳。

    漆黑的夜晚对于沈灵儿来说无疑是一项挑战,外面的景象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伸手揉了揉眼睛,透露出无限的憨可,嘟起的小嘴小声地嘟囔着什么,如果此时有一个老人看见沈灵儿的话,一定会欣喜异常的将她当成自己的孙女看待。

    突然……一楼不知道谁的房间亮了起来,沈灵儿急忙朝着下面看去。

    下面有着三个影,并不是多么的清晰,但是沈灵儿还是看清了下面的三人。

    一个丁棘,一个齐褚,还有一个是陌生人,她并没有见过。

    突然……她看见齐褚倒了下去,而紧接着,丁棘被那个陌生人一拳击飞。

    沈灵儿的体不微微的有些颤抖,这样的场面她并没有见过,此时不有些害怕。

    她看见齐褚如同死人一般的躺在地上,浑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她看见丁棘在不断的呕吐着,仿佛要将自己的体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一般,而丁棘不时的撇向陌生人的眼眸里面带着深深地恐惧,而丁棘的颤抖的体落在天真无比的沈灵儿的眼里此时却变成了恐惧。

    沈灵儿感觉自己心里的某根线被轻轻的拨动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生出一种想要就两人的冲到,那种冲动那么的强烈,在她的眼力,之前凶神恶煞的丁棘此时的影那么的单薄,仿佛随时要倒下一般,而她的后,齐褚的影也在不断的牵动着她的心。

    在她的眼中,不远处的陌生男子此时就像是一个凶神恶煞的恶魔,她有一种想要杀了她的冲动,而伴随着丁棘的影不断的在她的眼前晃动,那种感觉变得愈发的强烈。

    无论是少男少女,都有一颗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心,更何况沈灵儿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少女,她比与她同龄的人要经历的多得多。

    于是……她动了。

    缓缓的从自己的腰包里面掏出一个调配瓶,调配瓶里面是一种无色的液体,正是丁棘当初给她的【殇水】。

    调配瓶里面的液体缓缓的洒下,虽然不对,只有一滴的剂量,但是她依旧方向,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它是殇水,那就足够了。

    一滴晶莹剔透的殇水在这漆黑的夜空之中那么的不起眼,但是现在的它,宛若死神的镰刀,缓缓的朝着远处的马思宁飘去。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