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术承——峥嵘初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四十四章术承——峥嵘初现

    齐褚的眼角精光乍现,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在他的眼中划过。

    伸出的右掌此时如同锋利的刀锋一般,寒光闪闪,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森然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纯正的浩然正气。

    虽然躯依然佝偻,虽然体依旧颤抖,虽然嘴角的鲜血依旧在不断的溢出。

    但是,起初仿若未见。

    目光无比的虔诚,就像寺庙里面的佛教徒一般,安然的敲着手中的木鱼,虔诚的颂着手中的经书。

    马思宁脸上的哂笑再也不见,他的脸庞开始不断的扭曲,仿佛正在承受着什么未知的压力一般。

    就在齐褚眼神变得无比的虔诚的时候,马思宁突然感到一股压力,这股压力来的极为的突然,马思宁甚至没有来得及躲避。

    但是紧接着而来的冲击却让马思宁魂飞魄散。

    一股无与伦比的压迫感陡然袭来,那感觉就像被人紧紧的勒住了脖子一般。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慢了,这种奇异的感觉让马思宁难受得几乎快吐血,马思宁有如在黏稠的液体,所有的动作都变缓慢无比,但又清晰无比!

    马思宁的心神被那只缓缓抬起的耀眼的手掌吸引,不由自主地!体也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每做一个微小的动作,马思宁都觉得吃力无比,马思宁缓缓朝那只手掌飘去,有如一只投火的飞蛾!

    然而,无以伦比的危险感在马思宁心头萦绕不去,马思宁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越缠越紧的鱼,逐渐丧失对自己体的控制能力!

    第一次,马思宁生出了躲避的感觉,也是第一次,马思宁的内心深处产生了畏惧。

    他想要躲开,但是他的体就如同不受他控制一般,他的每一个举动动需要耗费他极大的力气,仿佛他的上背着一个上千斤重的东西一般。

    马思宁的额头出浮现汗水,如同被水浇灌了一般,在他的脸颊之上汇成一股股的小溪,而他的后背也是大汗淋漓,不多时,他的后背之上就已经被汗水打湿。

    马思宁感觉自己头痛无比,而他的大脑依旧清醒,但是体的反应却不受大脑的控制,就像是被人侵入的光脑一般,虽然依旧是自己的光脑,但是使用者却不是自己。

    这是齐褚领悟到的新招式,在术承师那里抢来的锻炼精神的方法,齐褚一直极为的感兴趣,而齐褚在这上面下的功夫也同样不少。

    而术承师路易特所用的技巧在上面都有记载,对于这种神秘力量极为感兴趣的齐褚,在每一次闲暇的时间都会努力的去学习。

    术承师是一种锻炼精神的职业,对于齐褚来说可谓极为的陌生,但是当齐褚真正开始学习的时候,齐褚才知道这种神秘的职业有着多么的恐怖。

    伴随着不断的练习,而齐褚在这上面的天赋渐渐的展现了出来。

    就像路易特的精神压迫一般,齐褚的这一招跟精神压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对于人的精神的攻击。

    本来齐褚的精神状态并不足以使用这一招,而实际上这一招也只是在齐褚的设想之中,从来没有过实施,但是强烈的求生望以及对于丁棘的保护望使得齐褚的精神锻炼得以突破,而原本让齐褚望尘莫及的技能此时已经可以堪堪使出。

    但也只是堪堪而已……。

    齐褚的精神同样在不断的透支着。

    可是齐褚依旧在毫不畏惧的透支着,他的想法跟马思宁不同,齐褚的目的就是拼,用自己的这条命去拼掉马思宁的命。

    而就在此时,场上的形式再度发生变化。

    原本脆弱无比的丁棘此时却成了这个战场的转折点。

    丁棘颤颤巍巍的朝着前面走去,她的每一步都仿佛要跌倒了一般,裤管之下的双腿依旧在进行着无节奏的抽搐着,嘴角晶莹的液体显示着丁棘依旧在忍受着那种强烈的呕吐的感觉。

    丁棘的体猛然一个踉跄,随即跌倒在地。

    颤抖的双腿并不足以支撑丁棘站起来,丁棘索朝着马思宁爬去。

    双眼如同喷凌厉的刀子一般,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现在马思宁一定已经被丁棘的眼神千刀万剐了,脸颊上的肌不自然的抽搐着,这让丁棘看起来有些恐惧,漆黑的匕首却被丁棘紧紧的握在手中,由于用力过猛,丁棘的手掌竟然有着一丝的发白。

    丁棘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朝着马思宁爬去。

    五米……

    四米……

    三米……

    丁棘跟马思宁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丁棘爬动的幅度也在不断的加快。

    “啊……”后传来齐褚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齐褚的脑袋仿佛要炸裂了一般。

    长期使用精神力量对于人的大脑是一项极为严重的考验,齐褚的精神此时已经严重的透支,但是对于生存的渴望,对于信念的执着,齐褚依旧在坚持着。

    丁棘跟马思宁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颤抖的双手缓缓的在地上支撑住,丁棘的体缓慢的如同蜗牛,但是却倔强无比,撑在地上的双手剧烈的颤抖,丁棘的额头汗水斗大,一滴滴的从丁棘的额头滴落,丁棘走过的地方,已经出现一道明显的湿痕。

    体缓缓的站立了起来,丁棘摇摇晃晃的朝着马思宁走去,手中的匕首颤抖的举了起来,丁棘只需要靠近马思宁,手上的匕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朝着马思宁的脖颈处砍去。

    马思宁的脸上的恐惧之色变得越来越浓厚,脸颊之上的面具此时也扭曲的有些吓人,他的体同样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丁棘每迈出一步,都像一把巨锤狠狠地锤砸在马思宁的心头。

    额头处的一丝刘海此时已经被汗水打湿,马思宁艰难的挣扎着。

    对生存的渴望,强烈的求生,仅存一丝理智让马思宁不断地做最后一丝挣扎!

    马思宁的舌头突然被咬破,强烈的疼痛让马思宁精神一振,咸咸的味道让马思宁的斗志猛地狂起来。马思宁猛地暴喝,周围的束缚顿时一阵波动!

    齐褚陡然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双眼带着不能置信的模样,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马思宁不敢怠慢,像一条鱼儿一样疯狂地摆动,马思宁的体渐渐恢复控制。

    而此时,丁棘已经堪堪的出现在了马思宁的面前。

    手中的匕首猛地朝着马思宁的脖颈处劈去,这一次丁棘使出了自己上仅有的力量,但即使是这样,这一劈看起来也是有些绵软,那么的有气无力。

    恢复体控制的马思宁脸上闪过一丝狞笑,但是紧接着他便大惊失色,他的力量在之前的挣扎的过程之中已经十不存一,换句话说,马思宁现在一样没有力量。

    面对着丁棘全力劈来的匕首,力量十不存一的马思宁自然没有躲避的力气,一股杀气在马思宁的体里面散发出来,马思宁的脸上划过一抹狠色,面具猛地一扭曲。

    右手握成凤眼,马思宁用尽所有的力气朝着面前的丁棘袭去,而他的体也伴随着这一击朝着前面猛地倾斜。

    丁棘绵软无力的匕首擦着马思宁的头顶划过,顿时让马思宁出了一的冷汗,不过,此时的马思宁的一拳已经打在了丁棘的上。

    受此一击,丁棘手中的匕首猛地脱落,掉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响声,蹭蹭蹭朝着后面退了几步,丁棘一股坐在了地上。

    而此时的马思宁,也缓缓的蹲了下来。

    他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几分钟的时间他便可以恢复一些力气,只要有力气,杀死面前的丁棘跟齐褚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的轻松。

    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在他的头顶的楼上,一个年轻的影缓缓的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