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危机来袭——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三十九章危机来袭——中

    “还有着一个敌人……很强大,比起现在的我还要强大。”丁棘的脸上的表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在诉说着一件极为平常的事一般,而丁棘的内心,此时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从刚才对方的一连串的表现来看,对方的实力可谓超出了丁棘的相信,无论是速度还是对于时机的把握,都远远的超出了丁棘,而且对方那种发自内心的自信,也让丁棘极为的忌惮。

    那是高手才具有的自信,一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自信,一种让人深深忌惮的自信。

    齐褚的脸上顿时巨变,刚才的丁棘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虽然没有亲的体会,但是齐褚依旧可以感觉得到,在丁棘的那种强大面前,齐褚不相信自己能够对抗。

    而丁棘口中的这人,竟然比起丁棘来还要自信,而且齐褚素来心细,丁棘的话里那一丝深深地忌惮,齐褚怎么会听不出来。

    齐褚刚要出声问丁棘,而紧接着丁棘便再次开口:“我还能战斗一分钟,一分钟之后我就会丧失战斗能力。”说这话的时候,丁棘的面色无比的凝重。

    齐褚再次大惊失色……。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先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极为强大的敌人,而紧接着,丁棘却说她只能战斗一分钟,一分钟的时间太短,齐褚有些不能置信。

    齐褚紧紧的盯着丁棘,拧紧的眉毛透露出齐褚内心的凝重,齐褚刚要准备问为什么,而紧接着,一股不怎么响亮的声音却突然在齐褚的耳边响起。

    “不错……真的很不错,两个人……呵呵……”

    一个影出现在齐褚的眼中,而伴随着那道不怎么响亮的声音,丁棘原本就无比凝重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惨然,冰霜一般的脸上此时却再也不复之前的冷淡。

    “你是谁?”齐褚的神眉毛拧成一团,英俊无比的脸庞此时却带着深深地忌惮,将丁棘缓缓的拉入后,齐褚看着面前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说道。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啊,东门齐跟詹布斯两人竟然教出了你们这样的好学生,可喜可贺啊。”面具下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而被牵动的面具也微微的扭曲了一下,看起来却是无比的诡异。

    “你竟然认识他们两人……想来是我们的前辈了。”丁棘缓缓的从齐褚的边走了出来,脸上的忌惮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寒冷。

    “你们没有必要知道,伦折奕给我的命令是带你回去,如果不可能的话就杀掉。”说道这里马思宁的语气一顿,随即看着齐褚说道,“你倒也是詹布斯的徒,但是上面没有特别关照你,所以……你的归路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杀掉。”

    马思宁的语气极淡,就好像在陈述一件极为简单的事一般,语气柔的让人如沐风,而说出的话却让人无比的寒冷。

    “呵呵……马思宁教官亲自前来,伦折奕可真是看得起我们啊。”一直低头思索的齐褚突然说道,语气确实有些不自然。

    “看起来伦折奕也看错了一件事啊,你倒是极为的聪明。”听见齐褚的话,马思宁的表微微的###了一下,随即便恢复正常,黑色的面具再也没有变化。

    丁棘的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下一刻,一把漆黑的小型匕首出现在丁棘的手中,素腕轻轻的抖动,匕首下一刻便在丁棘的手中消失,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不远处的马思宁飞去。

    丁棘可没有时间跟面前的这位什么叫做马思宁的人在这里聊家常,就是刚刚的废话,直接导致了丁棘七秒钟时间的丢失,丁棘自然不敢继续磨蹭下去,时间拖得越久,对于丁棘来说挑战就愈大。

    丁棘的子微动,前倾的子便要朝着马思宁扑去,而下一秒,丁棘还在前冲的体却陡然之间静止。

    马思宁伸出了手,同样漆黑无比的手跟马思宁这一装扮却极为的搭配,那只看似并不怎么厚重的手却极为的的修长,犹如女人纤细的玉指一般。

    流光一般的匕首陡然之间静止,而刚刚还带着杀气的匕首此时安静的如同处子一般,一动不动的停在马思宁的手上,或者说是停在马思宁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的缝隙里面。

    马思宁的动作极为的迅速,从马思宁伸出手到夹住匕首,丁棘只看到一道模糊的虚影,而下一刻自己的匕首便被对方如同夹着一根香烟一般夹在手上,而马思宁的体,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那模样仿佛那把漆黑无比的匕首原本就在马思宁的手上一般。

    丁棘的面颊不自然的###了一下,自己刚才的那把匕首的速度究竟有多大丁棘再清楚不过,而对方仅仅是凭着食指和中指的力量便夹住了自己的匕首,而他的手腕竟然也没有一丝抖动,马思宁的力量该有多么的强大,丁棘不微微有些颓废的感觉。

    而下一刻,丁棘的神色猛地一紧。

    齐褚手中的软剑舞出一道道的剑花,煞是好看,但却不止是好看,其中的刁钻可谓是下足了功夫。

    看见朝着自己本来的齐褚,马思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近乎玩味的狞笑,此时的马思宁突然在心头涌出一股猫捉耗子的感觉,而那种感觉却是无比的奇妙。

    马思宁的实力比起东门齐以及詹布斯都要差上一些,而一直以来自己在两人面前也在不断的被压制,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机会可以戏弄他们的学生,马思宁的心里不有些洋洋得意,内心犹如一朵绽放的菊花一般。

    无论是丁棘还是齐褚,如果单单依靠战斗力的话,那么比起马思宁来说可谓是天壤之别,马思宁对于两人的攻击可以极为轻松的躲开或者挡下,而同样的,马思宁也不担心两人会逃跑,两人没有资格逃跑,在自己的面前选择逃跑,那就只有被自己狙杀的可能。马思宁深信两人并不傻。

    修长的手指缓缓的伸出,看似在纷乱的剑花之中随意的一点,而紧接着竟然传来了一声铁石相交的声音,下一刻,齐褚手中无比绚丽的剑花陡然之间消失不见,原本炫目无比的软剑此时却陡然之间停止。

    齐褚不有些憾然,马思宁的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竟然有金属的感觉。

    这倒不是齐褚最在乎的,齐褚憾然的是对方的眼力以及惊人的战斗经验,在纷乱的剑花之中找到真正的软剑的主体,这可不是一般的所谓的高手可以做到的。

    而在齐褚的软剑停止的那一刻,一把漆黑无比的匕首陡然出现在齐褚的眼中,飞速的朝着马思宁奔去。

    看见齐褚冲了上去,丁棘迅速抓住了机会,匕首在最佳的时间出现。

    “叮……”

    铁石相交的声音再次传来。

    丁棘的手腕微微的有些发抖,刚刚就在自己的匕首堪堪刺到马思宁的时候,马思宁带着手的修长的手指却突然的出现,只是在匕首上面微微的一弹,丁棘便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透过匕首传进了丁棘的上,而匕首也险些脱手。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