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死神的眼睛——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三十七章死神的眼睛——下

    曾志的面庞拂过一抹恐惧的神色,黑色的面具也不微微的有些扭曲。

    刚才的那把匕首很是不起眼,但是它的速度却让曾志不得不注意。

    匕首的速度极快,甚至超出了曾志的预料之外,如果不是自己的反应速度快的,而且自己的狙击水平极高,加上自己手中的这把狙击枪能极佳的话,曾志敢肯定,就是刚才,自己说不定已经变为了一句跟那把匕首一样冰冷的尸体。

    但是曾志亦不是轻与之辈,手中的狙击枪早已经上膛,从瞄准到扣下扳机的时间极短,曾志的实力果然不是盖的。

    可是曾志并没有露出一丝高兴的神色,被自己击落的那把匕首的力道可谓强大,匕首的速度跟使用者的力量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如果使用者的力量不强大的话,那么这把匕首的速度也绝对不会很快。

    曾志暗暗揣摩了一下,这个叫做丁棘的女子的力量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还隐隐有超出的意思。

    曾志很惊讶,要知道,女子在力量上面天生就逊色于男子,这也是为什么女子出现高手的概率要比男子低的原因,而这名叫做丁棘的女子,力量竟然比曾志自己要高。这怎么不让曾志惊讶。

    可是就在曾志疑惑的那一刹那,紧接着传来的空气爆裂的声音迅速的让曾志的惊讶变成了恐惧。

    能够超过空气的速度,曾志敢肯定自己手中的狙击枪绝对达不到,当下曾志子猛地朝着后面仰去,而就在那一刹那,一把同样颜色漆黑无比但速度却快的变态的匕首擦着曾志的面颊飞过。

    几缕发丝缓缓的飘落,曾志的鼻尖缓缓的渗出了一滴鲜血。

    一阵凉风吹过,曾志不打了一个寒蝉,不知不觉只见,曾志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紧的衣服此时皱巴巴的贴在曾志的上,感觉甚是难受。

    不过现在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刚才的恐惧犹在,但是曾志却不畏惧,哲人曾经说过,当你害怕的那一刻,也就是你死亡的那瞬间。

    曾志的心境极强,暗部出来的人心理承受能力都是极为的强大,合理的控制自己的绪的变化是每一个暗部的成员必须学习的,更何况曾志这种拥有五星等级称号的高手。

    后倾的子如同弹簧一般猛地弹起,曾志的眼角猛地朝着下面撇去,可是此时的曾志不大惊失色。

    刚刚还在自己眼中的丁棘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空旷无比的墙壁。

    曾志的额角汗水如同雨水一般低落。

    丁棘的速度依旧飞快,只是不是刚才的那道墙壁。

    将自己暴露在对手的面前是刺客的大忌,饶是丁棘的实力强悍,丁棘也同样遵循着这个原则。

    在匕首飞出的那一刻,丁棘的子一个横向平移,拥有壁虎脚的丁棘做出这个动作并不难。

    丁棘恐怖的计算能力此时可谓起了极大的作用,从飞出第一把匕首之前,丁棘便已经做出了打算,飞出的第一把匕首成功的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而紧随其至的第二把匕首也同样的不是丁棘的杀招。

    丁棘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开曾志的视线。

    大脑飞速的运转,丁棘知道自己的第二把匕首曾志绝对不会继续用狙击枪来狙击,从瞄准到扣动扳机的时间足够这把匕首刺穿对方的大脑。

    既然不能用狙击枪,那么曾志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躲避。

    而曾志一旦躲避,那么丁棘便会脱离曾志的视线范围之内,那么丁棘就可以从容的从曾志的眼皮底下隐藏起来。

    横向平移的动作还没有结束,丁棘的子猛地扭转,那模样就像扭转一个螺丝一般。然后贴着墙壁飞速的朝着另一面的墙壁冲去。

    距离另一面的墙壁的距离不短但也同样的不长,曾志躲避匕首的时间足够丁棘进入另一面墙壁,而一旦进入另一面墙壁,对于丁棘来说,胜利的旗帜便已经开始朝着丁棘倾斜了。

    丁棘的子没有丝毫在原地停留的意思,实际上丁棘也不敢停留,自己的每一个停留的动作都会浪费掉丁棘的时间。

    其实在这个时候刺客最佳的选择往往是选择好一个地方隐蔽起来,以便等待机会一击必杀,但是丁棘却不能,进入黯夜状态的丁棘在时间上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浪费,对于丁棘来说,哪怕一秒钟的时间往往决定着丁棘是胜利还是失败。

    距离顶楼还有着三十五米的距离,丁棘冲到顶楼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四秒,而现在的丁棘已经不需要做那些近乎变态的变向,虽然丁棘的实力强大,但是一连串的变向对于丁棘来说负荷也是同样的不小。

    贴着墙壁,丁棘手脚并用,如同一道闪电一般朝着顶楼突进。

    曾志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汇聚成了一道水流,缓缓的流进曾志的眼睛里面。

    汗水烧的眼睛火辣辣的疼,但是曾志不敢擦,同样也不敢眨眼睛,只能任由汗水不断的流下。

    曾志已经感到害怕了,自己躲避的时间不长,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是就是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曾志眼睁睁得看着刚才还无比清晰的一个人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

    对方一定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曾志的内心无比的笃定。

    曾志的脑袋不断乱转,他企图找到那么一个看似可疑的地方,只有这样,曾志才会真正的安心下来。

    没有……还是没有……。

    曾志的心此时已经乱了,乱的如同乱麻,但是理智却在告诉曾志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的吐出,仿佛只有这样做,曾志才能真正的恢复平静。

    曾志的体下面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面此时已经出现了一滩水渍,而曾志的上依旧在不断的朝外滴着水。

    曾志愈发的感到不妙。

    丁棘的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楼顶,而此时的曾志依旧没有任何的察觉。

    一把漆黑无比的小匕首再次出现在丁棘的手中,丁棘的手腕没有一丝的抖动,冰冷的眼神如同看着一具死尸一般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曾志。

    而此时的曾志仿佛心有所感般的回了一下头,丁棘突然出现的影顿时让的曾志大惊失色,扭曲的面庞连带着脸上的面具也变得极度的扭曲,看起来很是吓人。

    曾志的心头扶起极度的危险的感觉,仿佛自己此时已经被锁定了一般,曾志的双腿猛地用力,子飞速的朝着一边窜去。

    而与此同时,丁棘的手腕微微的一抖,漆黑无比的拖着长长的黑色的尾巴,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的声音,猛地朝着曾志飞去。

    曾志还是没有躲过这把匕首,虽然匕首没有刺中曾志的脑门,但是还是刺进了曾志的肩膀之上,匕首齐根,狠狠地###了曾志的肩膀里面。

    曾志想逃,而实际上他也的确付出了行动。

    顾不得胳膊的疼痛,曾志的子猛地朝着后面仰去。

    楼顶距离地面一百多米,但是曾志毫不畏惧,在空中曾志完全有信心让自己减速下来,利用绳索,利用匕首都可以。而减速的体绝对不会让曾志摔死。

    可是就在曾志后跳的那一刹那,一道灰色的影出现在曾志的面前。

    血槽占据了匕首的三分之二还要多,磨砂处理的匕首没有泛出任何的光芒,此时却如同嗜血的死神的镰刀一般,猛地在空中消失,而后出现的下一刻已经是曾志的喉咙。

    曾志最终没有逃脱,丁棘一击必杀,曾志死去的脸庞极度的扭曲,而面具没有遮盖的那双眼睛此时却带着极度的恐惧以及不能置信。

    但是他的确死了……。

    丁棘甩了甩手中的匕首,轻轻的在曾志的边蹲下,动作优雅无比,而手上的动作却无比的骇人。

    轻轻的握着插在曾志肩膀之上的匕首,丁棘微一用力,匕首便在曾志的上掉了下来。

    突然……丁棘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朝着黑暗的夜空望去。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