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刺客VS刺客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三十二章刺客vs刺客上

    房间的门口,两个人影出现在房间的外面。

    丁棘手里拿着一个试管,试管里面淡紫色的液体正在不断的翻滚,一个个的气泡出现,然后紧接着炸裂,再出现,然后接着炸裂。

    看着淡紫色的液体,齐褚咽了咽唾沫,对于丁棘鼓捣出来的东西,齐褚打心眼里畏惧,上次遇到的那个叫做沈灵儿的小丫头,仅仅只有十五岁的年纪,却让齐褚着了道,所以现在的齐褚对于调配师这个职业充满了畏惧。

    咱是正常人,不跟那些鼓捣药物的人瞎掺和,齐褚已经不止一次的这样安慰自己。

    看着手中的试管里面的液体,丁棘的额头处不冒出了汗水,这管液体虽然看着极其的美丽,但是它的杀伤力也如同它的美丽一般耀眼,而且它的反应极为的剧烈,这不得不让丁棘保持一万个小心。

    【血荆棘】,一种石家用来惩罚叛徒的药物,根据石参的描述,丁棘对于这种药物的可怕极为的推崇,这种药物可以让吸入的人在一分钟之内血液凝固,而吸入的人会在接下来的一分钟之内七窍流血而亡,而死者的模样可以称得上极为的恐怖。

    丁棘选择这款试剂有着极为明确的目的,一是这种药剂的反应时间迅速,还有就是它所造成的恐怖局面,对于意志不坚定的人来说那恐怖的画面可以让他们陷入疯狂,当然……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那就是丁棘放在上的药剂现在只能够配制出这种药剂,要不然的话,丁棘还可以选择更加恐怖的药剂。比如更加惨烈的【碧淬雨】。

    轻轻的打开试管的活塞,丁棘从上摸出一块黄色的类似石头的东西。

    这种东西叫做黄芪石,是一种应用极为广泛的催化剂,黄芪石可以让血荆棘的反应速度提升二十倍,这点对于丁棘来说极为的重要。

    挥手示意齐褚捂着自己的口鼻,丁棘蹑手蹑脚的将黄芪石放入试管内,然后迅速的用活塞塞住试管的口,在楼道微弱的灯光之下,齐褚清晰的看见试管里面的紫色液体剧烈的翻腾起来,就好像翻滚的泡沫一般。

    试管被丁棘我在手里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丁棘的额头处已经汗如雨下,而丁棘的体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但是紧握着试管的那只手却如同一把钳子一般,没有丝毫抖动的迹象。

    示意齐褚打开房间的门之后,丁棘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间的门口。

    房间的门被齐褚拉开了一条缝,而紧接着,丁棘握着手里的液体迅速的将试管扔入房间里面,伸出的手臂带出一道残影。不待丁棘招呼,齐褚第一时间将房间的门关上。

    嘭……。

    房间里传出一声试管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一股无色的液体迅速的在房间里面蔓延了开来,辛辣的味道在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就将房间里面填满。

    “不好……有毒。”房间里面传出了一声低沉的喝声。

    “哼……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有些晚了。”丁棘的嘴角挂着冷笑,那模样就像是正在准备收割生命的死神一般。

    而一旁的齐褚,看见丁棘这副模样,已经开始在心里一遍遍的警告自己,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要得罪丁棘,否则的话,齐褚甚至敢猜测自己不知道死是怎么死的。

    房间里面传出一阵脚步声,同时还有跌落的声音,而其中有着三道脚步声朝着房间的门口走来。

    齐褚拉了拉丁棘,两人迅速的朝着楼道的尽头跑去。

    哼……遭到偷袭还敢走正门的刺客,要么是实力高超,要么就是傻子。

    房间的门被迅速的来开,里面的人用的力气有些大,甚至传来撞击的声音。

    躲在楼道的尽头,丁棘看见三道影出现在房间的门口,但是看着两人的模样,却着实的有些惨。

    口鼻已经开始往外流血,而走起路来的子已经开始有些发飘,扭曲的面容显示着他们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只有一个人的样子似乎还是比较完整的,除了衣服微微有些凌乱之外,倒没有出现另外两人的那般口鼻流血的模样。

    但是……既然丁棘可以有恃无恐的放弃正门不管的话,那么等待着他们的肯定也是一场噩梦。

    被丁棘离开时候扔在门口的蚂蚁地雷第一时间寻找到了附近的量,启动的蚂蚁地雷迅速的朝着量爬去。

    “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楼道里面的声控灯马上亮了起来,而紧接着,这栋大楼里面的住户也听到了这声沉闷的爆炸声。

    如果从外面看这栋大楼的话,就会发现这栋大楼里面的灯正在一盏盏的亮起来,在这漆黑的夜晚,看起来却是极为的美丽。

    “怎么可能……。”丁棘不喃喃的说道。

    出现在门口的三人除了有些灰头土脸之外,并没有以往丁棘使用蚂蚁地雷的时候出现的那种肢体乱飞,骨分离的画面。

    而三人的姿势也是各式各样,一个如同壁虎一般出现在墙壁之上,一个趴伏在地上如同受惊的鸵鸟,还有一个却格外的生猛,此时已经朝着丁棘他们跑来。

    但是……这番爆炸却彻底的将三人惹火。

    看着朝着自己跑来的三人,丁棘手腕一翻,两把精巧无比的匕首出现在丁棘的手中,黑色的匕首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明晃晃的光芒,几乎占据了匕首大部分的血槽如同随时等待嗜血的怪兽的张开的血盆大口,而出现在它眼前的所有的敌人都是它的猎物。

    丁棘的手腕微微一抖,一把匕首便朝着正在冲向丁棘以及齐褚的那人飞去,而齐褚缠在腰间的软剑此时已经出现咋齐褚的手中,没有人看清楚齐褚究竟是怎样拔剑的,仿佛那把晃着耀眼光芒的软剑一直就被握在齐褚的手中一般。

    冲向两人的那人脸上一层漆黑无比的面具,对于这个面具丁棘再熟悉不过,赫然便是暗部发的能极佳的那个面具。

    紧的黑色战斗服将那人的材勾勒殆尽,高高凸起的肌仿佛在像人们彰显着他的力量一般。

    范森不微微有些气恼,这种面对面的打法他极为的不适应,出于刺客的他在暗杀方面可谓有着极高的建树,高高鼓起的肌可以在一瞬间为他提供超过正常速度的百分之三十的速度,这往往让对手措手不及。

    但是他知道自己这次暗杀的人同样是两名曾经在暗部内极为出色的刺客,不过范森却并没有怎么担心,因为这次可是一名拥有地煞称号的人带队,不仅范森,队里所有的人都极为的放松,在地煞称号的人的面前,这次刺杀的这两人又岂是对手?

    但是……直到那瓶淡紫色的液体被投入房间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范森清楚的看见一名自己的同伴在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内七窍流血亡,要不是死的那人喊话,范森知道自己也许也会跟他一样。

    但是……来的时候怎么没人告诉他们敌人会用毒的。

    而就在大家陷入慌乱的时候,范森却赫然发现领队已经消失不见。

    范森的整个脸都被蒙在面具下面,在自己朝着那两人冲去的时候,范森便做好了躲避的准备,自己距离两人的距离有些远,自己的肌爆发力不足以在一瞬间到达敌人的面前。

    范森前进的子在周围狭窄的楼道里面不断的变向,看见那名女子掏出匕首,范森的变向变得更加的频繁。

    一把匕首紧贴着范森的脑门飞过,范森不出了一的冷汗,虽然自己成功躲过了这把如同流光一般的匕首,但是任谁被一把匕首贴着面颊不到一厘米的距离飞过也不舒服。

    范森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目标赫然已经距离自己不远。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