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沈灵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三十章沈灵儿

    顺着小女孩的目光看去,丁棘的眼神顿时一紧。

    齐褚也是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一直看着自己?难道自己跟这个小女孩还有着什么渊源不成?

    可是……当看到丁棘的目光的时候,齐褚知道自己猜错了。

    自己的脖子上……自己的脖子上应该没有什么才对啊。

    突然……齐褚的脸色一顿……难道是这个?

    “你认识这个……?”齐褚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握着自己脖子上面的项链问道?

    听见齐褚的问话,小女孩先是一愣,然后丁棘便看见小女孩原本就已经有些湿润的眼睛此时却流出了泪水,难道这个小女孩真的跟这个项链有着什么关系不成?看着已经哭的泪眼婆娑的小女孩,丁棘不暗暗的想道。

    “你是从哪弄的这串项链。”小女孩尽管是在哭泣,但是丁棘还是从小女孩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丝凌厉的目光,那种感觉……就像是这个小女孩跟齐褚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丁棘纳闷的朝着齐褚看去,难道这个小女孩是齐褚之前就认识的?自己这一段时间一直跟齐褚在一起,齐褚认识的人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啊。

    “捡来的……。”虽然极度纳闷这个小女孩为什么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一副见到了杀父仇人的模样,但是齐褚还是故作平静的说道,实际上失去腰包之后的小女孩对于齐褚来说的确是没有任何的威胁。

    但是,她为什么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不对呢?齐褚不暗暗的想到。

    难道是这串项链……?齐褚突然想起来,这个小女孩一直就在看着自己脖子上面的这串项链。

    齐褚之前便听丁棘说过,这串项链是由一种叫做软银的金属制作而成,听丁棘的意思,这种叫做软银的金属极其的罕见,价值极其的高,是很多种合金的必须物品。

    可是如果说一个俏生生的,年纪大约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认识这种金属的话?那是不是有些太扯了。齐褚不暗暗的想道。

    “不可能……这个东西怎么可能会被你捡到呢?”小女孩已经停止了哭泣,低着头颅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似乎像是对齐褚说话,但又像是自己在呐呐自语。

    “你是在哪里捡到的?”小女孩抬起头来,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齐褚,眼神之中的那种坚定的神色却远远的超出了她的年龄。

    齐褚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如果说刚才的自己只是猜测这个小女孩认识这个项链的话,那么现在,齐褚已经百分百的确定这个小女孩的的确确认识这串项链,甚至可以猜测这个小女孩跟死亡森林里面的那位死去的调配师有着关系。

    “死亡森林……。”虽然不知道小女孩跟那名死在了死亡森林里面的调配师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齐褚也不想隐瞒,实际上在齐褚看来,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死亡森林是一处人力几乎不能到达的地方,丁棘跟齐褚能够从死亡森林里面逃脱出来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奇迹。

    “死亡森林……。”小女孩听到齐褚的回答之后不再次喃喃自语起来。

    突然……小女孩抬起头来看着齐褚说道:“那么这串项链的主人你们见没见到。”说这话的时候,丁棘甚至听得出这个小女孩有着一丝的急迫。

    “见过……。”齐褚老实的回答。

    “那你们知道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小女孩的急迫已经溢于言表。就差冲上去抓住齐褚问了。

    其实不论这个小女孩之前表现的再怎么成熟,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她经历的事还不多,并不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可以自如的把握自己的绪。

    而像丁棘等人,虽然他们的年龄都不怎么大,但是丁棘等人亲经历的事却要比这个小女孩经历的多得多,像丁棘,死在她手上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经历的事多了……自然就会成熟起来。

    “还在死亡森林……不过……他已经死了。”齐褚显然也是看出了小女孩的紧张,在齐褚看来,这个小女孩跟那个死在死亡森林里面的人一定有着一些关系,或许还是直系亲属关系也说不定。

    “什么……他死了……?是不是你们把他杀了?”小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而丁棘甚至在那个小女孩的眼中看到了杀机。

    没错……就是杀机,一个来自小女孩内心深处最直接的想法。

    “没有……我们进入死亡森林的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这串项链便是在那堆白骨里面找到的……不过,我们把他给埋了。”自从猜到了小女孩的想法,齐褚因为之前小女孩对于他们偷偷使用【似幻】所带来的后果已经不再怎么去注意,而是对于小女孩的话有问必答。

    听见齐褚的话,丁棘看见小女孩的子微微的一颤,而她的眼睛里面再次流出了泪水,颤抖的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般,丁棘急忙伸出手扶住这个看起来极度柔弱的小女孩。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小女孩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对着丁棘以及齐褚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对着两人说道:“感谢你们将我的父亲埋了,不至于让父亲曝尸荒野,灵儿在这里谢过两位了,之前的鲁莽之处是灵儿的过错,灵儿在这里向哥哥姐姐道歉。”

    饶是丁棘有准备,此时看见这个小女孩声称是那名死去的调配师的女儿,丁棘也不感到微微的有些震惊。

    怪不得她之前一直追着自己不放,原来是自己带了她的父亲的遗物。想明白的齐褚不暗暗的在心里嘀咕。

    “既然这是你父亲的东西,那现在就留给你吧。也算是物归原主。”齐褚从自己的脖子之上将那串项链摘了下来,递到了那个小女孩的手里。

    呆呆的看着手里的项链,小女孩的这次却坚强的忍住没有流出泪水,不过微微发颤的子还是暴漏了她强忍的心

    足足过了两分钟,小女孩才缓过劲来,脸上带着回忆的味道,一脸惆怅的看着齐褚说道:“这串项链叫做【飞项银链】,是我们沈家祖祖辈辈家传的东西。她代表了我们沈家的利益。”小女孩不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我本以为之后再也见不到这个项链了呢,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不管怎样,灵儿都谢谢两位了。”说完话,叫做灵儿的女孩再次朝着丁棘以及齐褚深深地鞠了一躬。

    “既然那串项链是你们家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也应该是你们家的吧。”齐褚从自己的腰包里面摸出一个调配瓶,放在小女孩的手里。

    “这是……这是殇水?”小女孩的眼中带着惊讶的味道,满脸不能置信的问道。

    丁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突然……丁棘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对着小女孩说道:“这个雾珠不能还给你,我留着还有用处,我愿意用五个调配的方法跟你交换。”

    “交换就不必了……雾珠就当送给这位姐姐了,以感谢你们的恩。”小女孩浑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看见小女孩这个样子,齐褚也不再去强求。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丁棘这才知道刚刚他们竟然折腾了这么久的时间,不过两人也不着急,告别了小女孩之后,两人慢慢悠悠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