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初夜?第一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二十三章初夜?第一次?

    丁棘感到自己有些口渴,于是准备爬起来喝点水。

    脑袋很痛……痛的丁棘想要将自己的脑子切开,丁棘知道这是喝酒过多的原因,等酒醒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昏昏沉沉的丁棘子动了一动,但是却感觉自己的双腿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一般,脑袋现在还不怎么灵光的丁棘没有多想什么,她以为自己的双腿是被被子缠住了。

    双腿猛地发力朝着两边摆去,顿时,原本抓的自己的双腿很紧的东西顿时被丁棘挣了开来,果然是被子,齐褚晕晕沉沉的嘟囔着,随即转了一下子,双腿在空中交叉了一下,丁棘便由原来的躺着睡变成了现在的趴着睡。

    迷迷糊糊的丁棘感觉自己刚才转子的时候仿佛踢到了什么,也许是头柜吧,丁棘记得以前自己在基地住的时候就经常醒来的时候看见一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原本都是放在头柜上的。

    丁棘也不在意,掉了就掉了,反正明天早晨还可以再捡起来。

    这一番折腾,丁棘竟然不再感觉到口渴了,头疼无比的丁棘再次迅速的进入了睡眠的状态,微弱的鼾声顿时变得此起彼伏。

    但是……一切真的都像丁棘想象中的那样吗?

    被火冲昏了头的齐褚在扒光了丁棘的衣服以后,自然而然的朝着丁棘的最**的地方冲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没有齐褚想象的那么的顺利。

    被自己的双手抓住的丁棘的两条腿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大力便传入齐褚的双手,齐褚顿时变得拿捏不住,急忙放开了自己的双手,而齐褚也被的朝后退了一步。

    被的退后的齐褚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弃,而事实上想让现在这个状态的齐褚放弃的话也是一项极为艰难的选择,毕竟被酒精冲昏了的大脑此时已经由不得齐褚的控制。

    但是就在齐褚准备再次靠前的时候,两道影子朝着齐褚的脖颈处冲来,如果状态良好的齐褚对于躲避这两道影子一定不在话下,但是此时的齐褚状态自然是极差的,这两条影子便成了今天齐褚最大的阻碍。

    就在两道影子已经靠近齐褚的脖颈的时候,齐褚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但是此时反应过来却明显的有些为时已晚,两道黑影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朝着齐褚砸来,一道砸在了齐褚脖颈上,而另一道正好在齐褚的脑袋之上。

    这两道黑影俨然便是丁棘转时候的变向的那两条腿。

    猝不及防之下被击中的齐褚顿时脑袋一懵,然后齐褚便感觉自己的眼前仿佛有着无数的星星在闪烁,随后齐褚健硕的影便猛地倒在了地上,体撞击地板的时候甚至发出了咚的声音,而齐褚的脑袋也狠狠的撞在了头柜上,原本就不怎么清醒的齐褚此时顿时便失去了知觉。

    伴随着两人的鼾声,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安静的状态,只是此时的房间里多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啊……”丁棘打了一个哈欠,随即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外面的阳光已经照进了房间里面,脑袋还有些痛,丁棘晃了晃脑袋,随即再次闭上了双眼。

    等等……这是什么感觉,凉凉的柔柔地拂过自己的体,而自己的###处竟然传来了凉凉的,麻麻的感觉。

    丁棘顿时一个激灵……。

    这是没衣服的感觉啊。

    丁棘本来就喜欢睡,但是随着执行任务的增多,丁棘的这个习惯在不断的被一点点的改善,现在的丁棘已经很少睡了。

    但是昨天晚上不是平常的一晚,脑袋不由自己控制的丁棘露出了她最原始的本,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

    想到自己竟然在睡,丁棘急忙从上爬了起来。

    但是……从上爬起来的丁棘看见了更加令她感到尴尬的一件事,或者说是一个人。

    齐褚同样赤体的躺在她的大腿的位置,而刚才###的那种麻麻的感觉竟然是齐褚的脑袋正对着自己的###,齐褚呼吸的时候所产生的感觉。

    “啊……”房间里响起了丁棘的穿耳魔音,整个房间似乎都在震动一般。

    丁棘感觉自己很羞……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果然无比的燥,现在的丁棘真的希望可以看见一个地缝,然后丁棘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突然……丁棘想到一件更加恐怖的事,齐褚不会趁着自己喝多了把自己给那个什么了吧。

    丁棘急忙朝着自己的上摸去,内衣……没有,内裤……也没有,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衣服,此时的丁棘真的可谓是一丝不挂了。

    躺在上的丁棘急忙朝着的四周看去,内衣洒在了的左边,只是内衣上面的扣子看不见了,如果不是自己昨天把自己的内衣脱掉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而且更加关键的是另一点,自己竟然没有穿内裤。

    丁棘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内裤在什么地方。

    丁棘找不到任何自己被齐褚那个什么的证据,但是丁棘依旧感觉很是不安,如果……如果真的是那个什么了的话……。

    “自己竟然不知道,而且……更加关键的是,为受害者的自己在遭受的时候竟然没有感觉到,这不是吃了大亏了。”此时的丁棘竟然冒出了这种完全无厘头的想法。

    要知道如果丁棘真的被齐褚那个什么了的话,这可就是丁棘的第一次啊……可是历史上著名的破之夜啊,但是经历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第一次的丁棘竟然没有感觉到,竟然没有好好的去体会一番,那岂不是人生历史上天大的罪过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还在睡眠状态的齐褚幽幽的醒了过来。

    “脑袋好疼啊……。”齐褚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痛苦的说道。

    “你到底趁我喝醉了之后对我做了什么?”看见齐褚醒了过来,丁棘急忙厉声质问道。

    听见丁棘的话,齐褚慢悠悠的朝着丁棘看去,而这一看不要紧,齐褚原本还不怎么清醒的大脑顿时变得无比的清醒,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丁棘的体看去。

    “啊……”看见齐褚的目光,丁棘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没有穿衣服,手忙脚乱的拉过边的一条被子盖在上,丁棘方才缓缓的探出了脑袋朝着齐褚看去,这一看丁棘再次陷入疯狂之中,“啊……啊……啊……你个臭流氓快点把衣服穿上。”丁棘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变着调调,显得无比的凄凉,那模样就如同被流氓堵在了墙角的无知少女一般。

    听见丁棘的话,齐褚才意识到自己同样的没有穿任何的衣服,急忙手忙脚乱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在自己的上,当捡起自己的裤子的时候,齐褚分明看见一条粉红色的蕾丝内裤放在自己的裤子上面。

    “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捂在被子里面的丁棘声音带着一丝哭腔,饱含委屈的说道。

    昨晚……,齐褚不想了起来。

    自己转头看见了没有穿上衣的丁棘,然后……然后自己解掉了丁棘的内衣,而且自己还……。想到这里,齐褚已经感到自己的脸颊一片通红。

    自己不仅用手###了丁棘的双峰,而且还扒光了丁棘的衣服,自己准备对丁棘实施那个……此时的齐褚感到自己的体无比的燥

    对了……那两道黑影过后自己晕了过去,然后就人事不省了,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应该没有对丁棘做那个吧。

    此时的齐褚也不是很确定。

    “该起了……。”就在齐褚陷入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间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丁棘以及齐褚都知道,那是蓝宜城的声音,此时的蓝宜城应该是要交代两人接下来要干的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