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采邑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一十一章采邑客

    赵野是这座山里的采邑客,平里靠采一些这个山里比较稀有的植物,经过人工烧焙卖给当地的一些药店来赚取生活所需。

    随着医学事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具有药用价值的植物也进入人类的视野,再加上植物入药在很早之前的地球就有记载,所以植物入药也得到了极为广泛的发展。

    采邑客是一个比较辛苦的职业,而且利润稀少,现在的很多植物都可以经过人工栽植,当地的药店可怜赵野,所以才会收取赵野辛辛苦苦采集的植物。而且山里的危险极多,不说陡峭的地形以及一些充满危险的植物,单是山里经常出现的野生的动物,对于赵野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每天辛辛苦苦的采集,赵野也可以勉强生活下去,偶尔采集到一些珍贵的植物,倒也可以维持家用,赵野没有什么别的本事,尽管想要改变家庭的现状,没有一技之长的赵野也只能靠着采集这些植物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今天赵野的运气极好,不仅采集到了平里颇为难得的平芷草,而且在回家的路上赵野还看见了极为难得幽兰花,幽兰花属寒,对于治疗一些极为顽固的哮喘类的疾病极为的奇效,而且幽兰花难以做到大范围人工种植的原因也导致了幽兰花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如果卖了这株幽兰花的话最起码可以维持家里一个月的经济,这还是赵野的妻子不会烧焙幽兰花的缘故,如果赵野妻子可以烧焙幽兰花,加工过后的幽兰花最起码可以支持赵野家三个月的经济花销。

    可是就在赵野欢欣无比的准备采集这株幽兰花的时候,谁曾想脚下一滑,赵野竟然差点掉入了悬崖之中,要不是赵野眼疾手快抓住了边的一株藤蔓,赵野这条命估计也就葬送在这个杳无人烟的森林里面了。

    恐惧的赵野只能高呼救命,虽然赵野也不怎么相信在这片森林之中还有别的人,实际上赵野一直是一个孤独的采邑客,但是赵野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上天可以听到他的呼救声。

    于是乎,兴致勃勃的吃鱼的丁棘以及齐褚两个人便听见了赵野的呼叫声。

    赵野欣喜若狂的看着悬崖顶部的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面色蜡黄,看起来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而脸上的红艳的疙瘩也极度的吓人,头发乱糟糟的仿佛好几个月没有剪过一般,而男子边的女子显然看起来比较正常一些,不怎么漂亮,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不过比起他边的男子来说确是正常了许多。

    这两人显然便是丁棘以及齐褚,考虑到现在出去可能会有危险,于是丁棘便利用药物将两人的容貌彻底的改变,只是齐褚看见水中自己其丑无比的样貌差点被自己吓到。好几次要丁棘帮忙变得帅气一些,当然毫无疑问的都被丁棘拒绝。

    丁棘面无表的看着悬在山崖下的赵野,而赵野看见自己的那种死里逃生的眼神自然也被丁棘看在眼里,齐褚也准备开始营救这位艰难的采邑客。

    赵野目瞪口呆的看着快速来到自己边的满脸疙瘩的男子,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垂直的悬崖对于这名男子来说完全没有危险一般,他的脚仿佛可以吸附在岩石上一般,而且他的速度极快,体也极其的柔软,在岩石上做着各式各样难以想象的动作。

    死里逃生的赵野急忙道谢,而且力邀两人去他的家里吃饭,以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

    丁棘以及齐褚两人自然答应,有一个人带路,丁棘以及齐褚下山的路无疑轻松了许多。而且有一个人带领加上两人的精心打扮,丁棘不相信有人可以认得出他们两人来。

    看着面前的房屋,饶是丁棘已经在不断的朝着贫穷的方向想,眼前的场景也大大的出乎了丁棘的意料。

    石头搭建的混合着泥土的房屋,当然这在子母星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建筑,但是房屋里面除了一台营养机之外竟然没有任何现代化的产品,而丁棘还从赵野那极为不好意思的话语之中了解到,这台营养机还是政府补助的。这顿时让丁棘不得不估量他们的贫穷。

    赵野的妻子是一个极为善良的妇女,在听说了两人救了赵野之后,特地准备了一顿极为丰盛的晚餐来招待两人,所谓的丰盛无疑是一只刚刚杀掉的老母鸡,但是即使这样,这位善良的妇女的举动还是大大的感到了丁棘以及齐褚,毕竟这只老母鸡是赵野的家里唯一一个类。

    除了赵野的妻子,还有一个不时躲在赵野后偷看丁棘以及齐褚的孩子,一个充满好奇但又极度腼腆的小男孩。

    而从跟赵野的聊天之中,丁棘也渐渐的了解到赵野的辛苦。

    吃过晚饭之后的丁棘一直没有见到赵野的妻子,询问之下丁棘才知道她正在后院的烧焙房里烧焙赵野今天采集到的植物。

    丁棘自然没有见过人工烧焙的场景,当下便要去看一看,赵野也不好阻拦,便带着大家来到了后院的烧焙房里,闲着无聊的齐褚也跟着丁棘的步伐一起过来。

    打开烧焙房的木门,一股呛鼻的烟味便朝着丁棘冲来,丁棘急忙闪躲,绕过这股呛鼻的烟味,随即几步走进了烧焙房里。

    看见丁棘的到来,赵野的妻子急忙将自己的双手在上的围裙擦了擦,满脸尴尬的说道:“哎呀……这里又脏又乱的,您怎么进来了,跟赵野聊聊天吧,我这里一会就好。”说完尴尬的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才好。

    丁棘却没有理会赵野的妻子的话,而是径直走到烧焙房间的里面,那里是一口大锅,还有几排的架子,赵野今天采集的植物被赵野的妻子烧焙完之后都放在了这几排架子上。

    看着灶台旁边摆放的平芷草,丁棘便知道这位善良的妇女是要烧焙平芷草,不过看她烧焙别的东西的水平,显然不怎么样。

    伸手拿过平芷草,丁棘一边烧焙着一边说道:“烧焙平芷草不能用大火,要用文火烧焙,烧焙的顺序是先烧焙平芷草的茎部,然后是叶子,待到平芷草的叶片发黄的时候刷上一遍水,这样重复三次之后烧焙另一面。”丁棘一边说着话一边拿起边的刷子不断的刷着平芷草,面色虽然依旧的平淡,齐褚却看见了丁棘脸部冰冷的线条慢慢的柔和了下来。

    丁棘虽然没有烧焙过植物,但是丁棘的理论知识却不是赵野的妻子可以比拟的,一些调配师在紧急的况下也会自己动手处理原料,这在石参给丁棘的芯片里面有着明确的记载。

    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这种平芷草便烧焙完毕,丁棘将手中的平芷草递给赵野的妻子之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拿起了篮篓里面的幽兰花。

    赵野面带喜色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手里拿着的那株烧焙完的平芷草,仅从成色上来看就比自己的妻子烧焙的平芷草好了不止几倍,赵野知道,这株平芷草一定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丁棘拿着手中的幽兰花,实际上幽兰花除了作为药用之外还有一个比较奇特的用处,那就是制作迷幻剂,不过这株幽兰花是赵野的东西,看见赵野的贫穷丁棘自然不会讨要,而且丁棘上现在的迷幻剂只多不少,并不在乎少这么一种迷幻剂。

    轻轻的拿起灶台旁边的刷子,丁棘继续烧焙着这株幽兰花。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