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前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一百零七章前辈

    “搞什么嘛,也不说话。”看见丁棘突然之间低头不语,齐褚满脸疑惑的看着丁棘说道,随即缓缓的朝着丁棘靠去。

    丁棘并没有回答齐褚的话,依旧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地面,那里,有一块布,或者一块布的一角,而剩下的部分则被地面的树叶深深地遮盖着。

    看见一块布就证明这个地方曾经有人来过,而且可以避过那些危险的话,丁棘知道这个人的实力一定不弱。

    拿着小树枝,丁棘轻轻的拨动地面上的树叶,不多时,树叶下面剩下的一角的部分便漏了出来。

    看见丁棘的动作,齐褚便知道丁棘一定是发现了什么,随着丁棘的不断深入,齐褚终于知道了丁棘的发现。

    那是一具死尸,或者说是一具白骨,白骨外面的衣服竟然没有腐朽,这着实让齐褚感到惊奇,看起来衣服的质量不错。

    但是丁棘的注意力却不是这个,随着丁棘的层层深入,丁棘终于明白,这个人是一名调配师。这点从他上的调配瓶便可以知道。

    齐褚的观察也甚是详细,但是毕竟观察的方向不一样,所得到的结果也不一样,还有,就是那这调配瓶放在齐褚的面前齐褚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上没有明显的伤痕,骨头也没有明显的错位,看起来这人不是死于战斗之中,这就是齐褚心里所想象的东西。

    轻轻的弯下腰,丁棘俯夹起几片树叶,然后隔着树叶轻轻的将调配瓶捏了起来,也不怪丁棘这么小心,谁知道这几个调配瓶里面的东西有没有泄露出来,对于调配有着一些认识的丁棘可是知道那些调配品有多么的危险。

    好在丁棘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调配瓶封闭的很严实,没有丝毫的东西泄露出来。

    小心地打开一个调配瓶,令丁棘失望的是,里面的东西早已经过期失效了,留给丁棘只是一种形似棉絮的东西,看起来极为的恶心。

    但是丁棘也不在意,调配出来的东西各式各样,有的闻起来清香怡人但往往却是剧毒无比,有的虽然闻起来奇臭无比,但是喝了却可以强健体,有的虽然看起来颜色艳丽,但是却足可以将你瞬间变成白骨,有的虽然无比的丑陋,但是却可以美容养颜,调配学总是充满着太多的未知。

    一个个的打开调配瓶,丁棘的失望之色也是愈发的浓厚,不过好在最后一个调配瓶还是有一些收获的。这点倒是合丁棘的心意。

    看着瓶子里面的无色液体,丁棘也是分不出这是什么,至于味道,丁棘可不敢尝试着去闻一闻,要是真有毒的话那丁棘的做法无疑于自寻死路。

    小心翼翼的打开调配瓶,丁棘缓缓的朝着外面的树叶上滴了一滴,紧接着丁棘便看见地面上的树叶被液体滴落的地方冒出一阵青烟,随即便穿了一个口,然后一股香甜的味道进入丁棘的鼻孔。

    殇水,这是丁棘看到这个现象以及闻到味道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殇水在石参给的资料芯片里面有着极为详细的介绍,这种液体有着极强的腐蚀,而且腐蚀过后的气体会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气体,被石参列为高危物品之一。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见了殇水这种诡异的液体,饶是丁棘胆大,看到这种东西也不胆战心惊。在石参的资料片中关于殇水的介绍有一条被重点标注了下来,那就是殇水可以腐蚀金属,而在别的东西里面丁棘并没有发现可以腐蚀金属的调配品。

    丁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殇水重新塞上,唯恐漏掉哪怕一滴。

    看见丁棘小心翼翼的模样,齐褚不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齐褚也不多问什么,丁棘既然做就有丁棘的道理,但是丁棘接下来的动作却让齐褚不知道该怎么想了。

    丁棘竟然拿管竹水去涮洗这几个破瓶子。

    说实话,对于调配的认识齐褚可谓一丝不解,但是对于生存的认识齐褚却完全不逊色于丁棘,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贫瘠,而且水资源是多么的匮乏齐褚不用想也可以知道,但是就是这么特殊的况之下丁棘竟然去浪费水。

    “你这是干嘛呢?你手里的这几个破瓶子有什么用啊。”饶是齐褚好脾气,此时也不问了起来。

    “别说话,这几个瓶子有大用。”丁棘小声说道。

    齐褚挠了挠头,有什么用他自然不知道。

    丁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几个瓶子丁棘足足涮洗了三遍,而且使用珍贵无比的管竹水涮洗了三遍,涮洗完之后,丁棘满意的将手中的调配瓶放入了腰间。但同样的,丁棘上装备的管竹水也缩水了接近一半。这也就意味着丁棘以及齐褚如果还是没有找到水源的话,那么他们就要回去重新取水。

    “这些东西叫做调配瓶,是调配师外出必备的东西,有了这几个调配瓶,再加上我一知半解的调配知识,咱们走出这片破森林的概率就会增大不少。”收拾完之后的丁棘才对着齐褚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一名调配师?”齐褚指了指地上的白骨,满脸不屑的说道。

    对于齐褚的态度,丁棘也没有什么好的解释,她知道在齐褚没有真正见识到调配师的强大的时候他是不会相信调配师这个职业的强大的,毕竟齐褚是一个武力至上的人。

    “好了,别说废话了,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前辈,咱们将他重新埋了吧”丁棘轻轻的蹲在那堆白骨的边对着齐褚说道。

    虽然对于丁棘的做法表示不理解,但是齐褚也没有反对的必要在丁棘的边蹲下之后朝着那堆白骨看去,突然,齐褚的眼前一亮。

    “这是什么啊。”齐褚指着那堆白骨脖颈处的一个芸豆大小的黑色物体说道。

    听见齐褚的话,丁棘急忙朝着齐褚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即缓缓的拿起那个芸豆大小的黑色物体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了闻。丁棘的脸上马上浮现出惊喜的表

    “这是雾珠,别看它不起眼,它可是各类迷幻类药物的克星,几乎大多数迷幻类药物对它都没有用,而且这东西极为的珍贵,生长雾珠的树三十年才结这么一个果实,而且一旦果实结成,树就会马上死去,关键是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缩短其生理周期的种植方法。这东西就是调配界的钻石,比钻石还要珍贵。”一边喜洋洋的捏着手中的雾珠,丁棘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听见丁棘对于这个东西这么赞赏,齐褚也是知道这个东西有多么的贵重,如果这里只有自己的话,齐褚肯定自己会马上扔掉。

    既然丁棘有了雾珠,那这位前辈怎么会不给自己一些东西呢,齐褚急忙再次在这名调配师边翻找了起来,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齐褚还真的找到了一个东西,只是……。

    “丁棘,这个是什么啊?”齐褚拿着一个类似小石头的东西对着丁棘说道。

    “哦……这个啊,是舍利子。”丁棘满脸坏笑着说道。

    “舍利子,那不是和尚的东西吗?难道这个调配师生前还是一名和尚?”齐褚满脸疑惑的说道。

    “哦……忘记了,这个放在和尚的上叫做舍利子,放在普通人上叫做肾结石。啊哈哈……。”说着说着丁棘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齐褚顿时满脸的黑线。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