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如果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六十九章如果死……

    其实舰长的实力并不弱,只是丁棘胜在偷袭,而且还是在对方全力关注别的地方的时候,丁棘偷袭的时间可谓巧妙。

    陌生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本来他以为像凉微一样的高手在这次偷袭之中有一个就够了,没想到却足足的有七个,舰长在对方手中连一招都没有挡住便死在对方的匕首之下。

    看见舰长被消灭,凉微露出放松的神色,舰长他自然不放在眼中,但是现在自己面前有一个跟自己实力相仿,甚至高于自己的人,而此时的舰长的一举一动都极有可能置自己于死地。

    凉微猛地止住影,同时自己仅剩的一把袖剑朝着向自己追来的男子挥去,转眼之间原本一追一逃的两人再次陷入激战之中。

    詹布斯看着激战的两人,凉微显然有些被打的抬不起头来,舰长的死显然给男子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男子此时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狠厉。

    影一晃,詹布斯便出现在激战的战场之中,随着詹布斯的加入,凉微的况陡然之间便好了过来,男子的手只比凉微好那么一点点,现在凉微加上一个毫不逊色于凉微的詹布斯,男子的实力顿时有些不够看,刚刚还在追着凉微打的男子陡然之间便只能被动的防御。

    看着场上的局面,剩下的几人知道胜局已定,此时听到声音的舰上的其他人已经闻声赶来,丁棘等几人返杀向冲来的舰上的护卫。

    护卫们也是经过训练的人,但是在丁棘几人的实力之下,护卫的实力多多少少的有些不够看,并且现在是短兵相接,对于击擅长的护卫面对着如狼似虎的丁棘几人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丁棘几人此时就如同冲进羊群的狼,每一次武器的挥出都会带起一片血花,没有多久冲过来的护卫便被丁棘几人屠杀殆尽。

    没错,这就是一场屠杀……。

    三人交战的场上此时也已经陷入尾声,陌生男子在挡住凉微袖剑的同时被詹布斯紧随其后的一脚踹在腹部,随即倒在地上。

    就在男子刚刚准备起的时候,一把闪着乌光的袖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随即男子一动不敢动的躺在地上。

    看见围过来的几人,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之色,看起来自己此次就要死在这里了。

    死的话男子并不怎么害怕,实际上长期处于厮杀的人对死都看的极为的平淡,男子只是感到有些后悔,如果自己没有让这群人进战舰,而是一炮将他们轰个稀巴烂,那么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局面。

    “说吧,你们此行的任务是什么,竟然出动了战舰。”说话的是凉微,此时的她微微有些气喘,但是还是警惕的看着男子。

    “去接一个人。”男子的眼神很平淡,仿佛对于眼前的一切并不怎么在乎。

    “去接谁?”詹布斯接着凉微的话题说道。

    “洛氏家族洛安敏。”男子倒也极度的配合。

    詹布斯跟凉微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闪过疑惑的神色,很显然对于这个洛安敏两人并没有听说过。

    就在这时,一道略微有些激动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洛氏家族是不是有一个叫做洛维的人。”说话的是丁棘。

    此时的丁棘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洛氏家族的人,只不过这个洛家是不是自己需要报仇的洛家。

    “你怎么知道二少爷的名字。”男子看向说话的丁棘,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待看清楚丁棘的面貌的时候,男子眼中先是露出疑问的表,紧接着便是诧异的神色。

    洛维便是这个洛氏家族,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洛氏家族终于有些消息了,丁棘在愤怒之余倒也略微有些小兴奋。

    就在丁棘准备继续盘问的时候,一个有些疑惑的声音对着丁棘响起。

    “你是丁棘?”男子眼中有些不能相信的样子。

    他怎么知道丁棘的名字,他是谁,舰上的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丁棘,而丁棘也是满脸的茫然,很显然对于这个一口叫出自己名字的人丁棘并不认识。

    看见众人的目光,男子也是无奈的一笑,自己的猜测竟然对了,面前的这个人竟然真的是丁棘,想想自己的局面,也算是冤冤相报吧。

    “我叫北场,如果你还能够记得我的话。”男子说出的一句话,顿时让丁棘如遭雷劈。

    自己多年以来寻找的北场此时竟活生生的出现在丁棘的面前。

    丁棘感到自己的体正在不断的颤抖,抓着匕首的手不断的往外流着汗。

    “怎么了?丁棘。”看见丁棘的神色,齐褚关心的问道。

    “我的爸爸妈妈就是你杀的?”丁棘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匕首刺下去,眼前的这个男人丁棘恨不得剥他皮,抽他筋,喝他血,吃他

    “我是有苦衷的。”北场变相的承认了。

    “你杀了我的爸爸妈妈竟然还对我说你是有苦衷的,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我吃过多少的哭吗?”丁棘的眼泪忍不住从眼中流了出来。

    北场的眼中拂过淡淡的伤感,似乎可以理解丁棘一般。

    “我跟你爸爸,也就是丁尚儒是好友,那种可以说是至交的好友,可以说我愿意为丁尚儒去死的那种好友。”男子的眼中一丝眼泪划过。

    “可是你还是杀了我的爸爸。”丁棘有些哽咽。

    看了看丁棘,男子眼中闪过深深的愧疚,仿佛自己不愿意面对丁棘一般。

    “知道我为什么可以一眼就认出你吗,你出生的第一天我就抱过你,你的名字还是我给你起的。在你父亲死的最后一天里我还抱过你,你管我叫干爸爸。虽然你现在的样子跟小时候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还是可以在你的脸上看出你小时候的一些特征。”北场抱着头坐在地上,样子苍老了许多。

    “你真的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你既然能够为了我爸爸去死,为什么还要去杀我的爸爸,你不是跟我爸爸的关系很好吗。你不是一样下的了手吗?”丁棘对着北场撕心裂肺的喊道。

    “杀你爸爸是我主动申请的,如果不是我去的话,他们会将你一起杀了,我可以对你的爸爸,你的妈妈下得去手,但是我却不能对自己的干女儿下手,在你爸爸妈妈死去之后,我便带着人离开了,你真的认为你爸爸藏你的地方我会发现不了。”北场仿佛回忆起了之前的画面,满脸的痛苦。

    “第二天我偷偷的去了你家,我看见了你,你正抱着你的爸爸妈妈痛苦,看着你哇哇大哭的样子,我真的很想去抱抱你,但是我还是忍住了,从杀死你爸爸妈妈的那一刻,我便是你们丁家的罪人,我没有脸去见你。”北场脸上闪过深深的后悔之色。

    “之后我一直在暗中保护你,在你爸爸妈妈死去的第二天,洛维便派人前去看过,只不过都被我给杀了,而在你成为孤儿之后,我一直在暗中保护你,直到你被人带走。”

    丁棘当然知道北场口中的被人带走是什么意思,丁棘也开始相信男子说的话,因为在自己离开家之后确确实实的看见了几具尸体。

    “我知道让你放过我是不可能的事,实际上我也不愿意在继续活下去,丁尚儒的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我一直活下来就是希望可以看见你,我只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哪怕你真的让我去死。”

    丁棘怔怔的看着男子,脸上没有任何的神色,她不知道她该干什么。

    “洛维为什么要去杀我的爸爸。”丁棘过了好久终于问道。

    “你爸爸是一名灰域领者,在当时也算鼎鼎大名,而你爸爸跟我一样都是为洛家服务,在一次意外之下被你爸爸发现了洛维的一些秘密,而这些秘密关系到洛维,为了不让秘密泄露出去,杀人灭口是最好的方法。”

    丁棘缓缓的转过头,不再看着北场。

    “你可以原谅我了吗?”北场试探的问道。

    丁棘猛地怔住,过了好久丁棘方才起继续朝前走去。

    “除非你去死。”走着的丁棘淡淡的说道。

    如果死亡你就可以原谅我的话,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你不再伤心,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

    高傲的头颅猛地抬起,咽喉处的袖剑还在闪着光,北场子一动,锋利的袖剑在他的咽喉处辞了进去。

    在凉微目瞪口呆的看着北场的时候,北场的体缓缓的倒下,眼中透漏着一种如释重负的味道。

    如果死可以换回你的原谅,我愿意去死。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