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小黑屋中的选拔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三十四章小黑屋中的选拔上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只见流失,就像这休息的三天时间飞速的流失一般。

    而丁棘和幽寒月也在选拔队伍解散不久之后醒转了过来,好在两人只是脱力而已,上的上大都是一些皮外伤,经过苏柔的一些调养,两人上的上很快便已无大碍,而且在苏柔的高超医术之下,两人上的伤疤也没有留下,不过这落在丁棘和幽寒月俩女的眼里则成了苏柔极度注重容貌,所以对于疤痕祛除这种东西研究的比较多罢了。

    不过两人还是稍稍的表达了感激之意,毕竟以后用到苏柔的地方肯定不会少,没有必要为了少说一句废话而得罪一个未来的保障。

    不过这三天反应最大的无疑是丁棘,当萧剑若有所指的说出她在选拔后闹出的笑话,而旁边的齐褚则是一脸微笑的表示认同萧剑的话的时候,丁棘小美女彻底的抓狂了,不过害羞的她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躲了一天才出来,不过看到齐褚的笑容时还是不能控制的俏脸微红。

    “笑……再笑我撕烂你的嘴巴!”丁棘气势汹汹的撂下这么一句话之后逃一般的奔向了她的房间,全然不顾齐褚诧异的表以及一旁笑的捶顿足的萧剑。

    不安生的人除了丁棘之外,当然还有幽寒月,原因竟然是丁棘闹笑话的时候萧剑竟然没有把她给一巴掌拍醒,看一次丁棘的笑话可是着实不容易的事,当然,在幽寒月看来这只是获得一个取笑丁棘的资本罢了。

    三天过后,通过选拔的十四名队员早早的在约定的地点集合,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考核的出现。

    雷浩也是如期而至,在约定的时间的最后一刻,雷浩的影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看着雷浩的影,众人的眼里一片火

    “之前的我已经说过了,所以接下来我也不跟各位啰嗦了,不过还是要提醒各位一句,千万不要硬撑,不然真的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状况,我们也无能为力。”雷浩一脸严肃的警告道。

    “好了……”雷浩深吸了一口去,“小黑屋练习正等着你们,祝你们好运……”

    丁棘看着眼前的场景,十多间小黑屋安静的立在那里,房间不高,丁棘估计也就只有三米不到的高度,这在现在动辄几百层的高楼大厦面前实在有些微不足道,小黑屋采用的是古代中国的建筑风格,不过诡异的是整个小黑屋没有开任何的意见窗户,房间与外界的联系就是背的一扇宽不过一米,高不过两米的门,就像初学绘画的孩子画的没有任何合理可言的小房子。黑色的砖瓦使得整个房间在外面看来愈发的森,而看了看周围的一棵棵的遮天蔽的大树,丁棘估计房间的采光效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整体评价来说——糟糕透顶。

    不过,选拔还在继续,该进行的还要继续进行,该发生的还要继续发生。

    进入小黑屋之后,丁棘才知道什么叫做小黑屋了,关上房间的那一刹那,丁棘仿佛进入了一个停滞的时空,没有风,没有任何光线,没有时间的流失,有的只是自己走动的脚步声以及自己微弱的喘息声。

    丁棘呆了一会便感觉无聊了,不过好在丁棘本就是喜静的人,现在的房间虽然让他感到微微的不适应,但是好在天生喜静的格让丁棘很快的得以适应。

    围着房间转了几圈之后,感觉无所事事的丁棘便索在地上坐了下来,坐了一会感觉很无聊的她便索的倒了下来,双眼一闭,丁棘干脆选择了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睡觉,正好今天早起好好的睡一觉,这次倒是彻底补上了。

    不多时,轻微的鼾声便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在小黑屋这种房间里睡觉的人,不敢说后无来者,丁棘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通过房间里安装的针孔式全息摄像头,雷浩清晰的看见各处的房间里不同的画面,当看到房间里的丁棘躺在地上睡觉的时候,雷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可真是敢睡觉,不过,心态倒是不错,但是如果醒来之后不知道她还会这么镇定吗?

    而另一个房间里,却不这么的安静。

    幽寒月的格也是一个安静的子,不过相比较于丁棘的安静,幽寒月更多的是冷,在这般同样很冷的环境里,幽寒月便显得火了起来。

    拳头带起呼呼的风声,幽寒月一板一眼的训练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幽寒月的训练也是愈发的认真,一招一式之间,带起淡淡的杀意,而幽寒月的速度也是愈发的快了起来,拳头穿过空气带起的声音也像是在告诉人们她那恐怖的力量一般,投入中的幽寒月,渐渐的忘却了时间的流失。

    可是,谁都知道,这样的她却不能一直持续三天之久。

    每一个房间里,都在进行着不同的表演,只不过有人在这场表演者脱颖而出,而有的人则最终归于淡然。

    房间里的人儿都在卖尽全力全力的表演,就像明明知道自己不能打动导演的戏子,但还是在卖力的演出,只希望自己会不经意间露出一个出彩的部分,而被正好看向他这里的导演看见一般。

    打坐的依旧在打坐,睡觉的依旧在睡觉,练习的依旧在联系,而不安的,依旧在不安。导演安静的看着这出竞争的戏子。

    丁棘深深的伸了一个懒腰,随即缓缓的坐了起来,抹了抹平滑的小腹,没有任何的饥饿感,丁棘知道她这一觉睡的不怎么长久。

    起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丁棘感到一阵的无聊,随即又缓缓的坐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丁棘没有任何的距离感,即使走动丁棘也要扶着墙才能完整的走完一圈。

    丁棘不敢往房间的中央走去,那里空的,没有任何触感,丁棘不知道走到房间的中央之后还能不能再次走回来,或许再次走回来之后自己会被撞得鼻青脸肿。

    刚刚睡醒,此时再睡觉已是不可能的事,丁棘站起来想了想,随即面对着墙将胳臂甚至,凭着感觉跟墙拉开了一段的距离。

    轻轻的伸展了一下略微有些僵硬的架势,随即有板有眼的练了起来,不多时便有一股淡淡的杀气在体周围环绕。

    幽寒月的声音急促,呼吸已经紊乱了起来,每一次攻击出去的拳头都变得异常的沉重,同时也伴随着无力的绵软之感。

    香汗将上本就为数不多的衣服打湿,紧紧贴在上的衣服将幽寒月人的姿暴露无疑,惹得监控室里的一众男子血脉崩张。

    不过幽寒月自然无法察觉到监控室里一众男子的偷窥表现,此时实在无力的她一头倒在小黑屋的地上,没过多久,沉重的呼吸声在小黑屋慢慢的蔓延了开来,不多时便再次陷入了平稳之中,而就在着平稳之中,幽寒月那饱满的酥伴随着悠扬的呼吸声起伏。

    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声音,丁棘感到一阵的无奈,摸了摸自己光滑平坦的小腹,丁棘缓缓的盘腿坐了下来,掏出上的压缩饼干,这种饼干富含人体所需的各类物质,一小块便能够满足一天的正常的能量消耗,实在是外出执行任务的最佳选择,但是这仅仅是从能量的角度来说,而至于味道,实在是不咋地。

    幽寒月掰了一小口放入口中,微微的蠕动了一下嘴巴,饼干便变成了渣,随即跟着丁棘的唾液陷入了丁棘的胃中。

    肚子里一阵暖流升起,原本那种饥饿的感觉便消失不见,丁棘砸了咂嘴,不第一百二十七次诅咒研究这种压缩饼干的人没有将压缩饼干做的好吃一点。

    雷浩不断的在监控室的房间里来回的走动,不过到目前为止各个学员的表现还算可以,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意外,这让雷浩微微的释怀,但是小黑屋训练才刚刚开始,这群小菜鸟们最终的结果如何,可真的让人期待啊。

    雷浩砸了咂嘴,随即拿起了一根香烟点着狠狠地吸了一口,坐在老板椅上的他不断的转动着体看着各个小黑屋的动静。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