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凯宾斯基大酒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二十五章凯宾斯基大酒店

    丁棘从来没有没有感觉齐褚的声音这么的悦耳,这么的动听。

    看着齐褚越来越近的影,丁棘一阵激动,如果不是齐褚,自己便死在这里了吧。

    看着狼狈的丁棘,齐褚差点笑出来,以往那个骄傲的丁棘,此时浑脏兮兮的,不过丁棘可不敢笑出来。

    不过看到丁棘的伤口,齐褚原本有些幸灾乐祸的心便收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担心的神采。

    这突来的横祸,让丁棘受伤不浅,也让齐褚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趴在齐褚的背上,齐褚在夜色中悄无声息的潜行着。齐褚的动作异常的小心,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二波第三波的偷袭。

    丁棘自然愿意让齐褚背着,但现实很残酷,丁棘每走一步都异常的疼痛,没办法,丁棘只好选择这种自己不愿意的姿势,这是在逊了。

    齐褚的肩膀不怎么宽阔,但却异常的温暖,丁棘有些小幸福的想着,但随即却又为自己的想法一阵脸红。

    齐褚自然不知道他背上的丁棘在想什么。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齐褚看着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的空气,齐褚知道这次出来,自己也就远离了危险。

    好在偷袭只有一波,在丁棘的指引下,齐褚回到了丁棘租的那个房子,丁棘这才知道,齐褚一来就去找自己了。这让丁棘一阵感动,齐褚却露出庆幸的表,如果自己去的再晚一点的话,也许自己就见不到丁棘了吧。

    扶着丁棘回到她的房间,一阵安抚之后丁棘缓缓的进入了梦乡,劳累了一晚的齐褚躺在房间的沙发上也渐渐的睡了过去,睡觉时齐褚也没忘记将丁棘偷来的东西抱在怀里,这可是丁棘冒着生命危险拿来的。

    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丁棘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已经**不离十了,昨晚的伤口齐褚包扎之后现在已经结疤。

    抬手遮住眼睛,刺眼的阳光让丁棘受不了,虽然她喜欢阳光。

    转了一下子,丁棘便看见齐褚笑吟吟的站在自己的边。

    “啊……”丁棘急忙拿起上的杯子盖在自己的前,虽然她穿着内衣,但无疑这是女生看见男生看见自己在上的第一反应。

    “切……”齐褚不屑的笑了一下,完全不顾丁棘的张牙舞爪,将自己早早出去买的早餐放在丁棘的面前,然后将茶放在丁棘的手里。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茶的?”丁棘笑吟吟的喝了一口,“唔……还是我最的香芋的。”喝了一口茶的丁棘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齐褚看了一眼丁棘,随后说出了一句让丁棘抓狂的话:“你的小a露出来了。”

    看见齐褚的目光,分明在看着自己的口,丁棘气急败坏的拿起自己背后的枕头砸向齐褚:“你这个变态……”

    打骂俏的两人,谁也不知道幽寒月正在辛苦的忙碌着。

    九点的时间,正是上班族们上班的时间,而现在的凯宾斯基大酒店的一个豪华包房内,无数的贵妇、少爷们齐聚这里,服务员忙碌的穿梭在人群之中

    看了看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幽寒月只能第二十八次感慨福克·罗斯邀请的人实在太多。

    环顾了一下四周,来到这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和熟悉的人聊天,幽寒月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她自然不会去找别人聊天。

    不过,幽寒月还是感觉的到周围一道道飘向自己这边的目光。

    “这位美丽的小姐,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还不知道小姐的芳名。”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幽寒月很想转头离开,但是她还是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她现在就已经有些与众不同,她不想自己有多么的吸引人。

    “苏双。”幽寒月淡淡的回到,“敢问先生那位?”

    “在下格贝尔家族大公子格贝尔然。很高兴认识苏小姐这么美丽的女子。”格贝尔然极力的表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

    格贝尔家族幽寒月还是听说过,仅次于罗斯家族的一个大家族,旗下企业无数,是真正的大土豪。

    虽然格贝尔然长得浓眉大眼,鼻直口方,一副仪表堂堂的样子,但是幽寒月还是感到一阵恶心,像这种世家大公子往往都是浪拈花客,场负郎。幽寒月对于这种人物极度的反感。

    “原来是格贝尔家族的大公子,小女子久仰大名。”虽然极度的反感对方,但是幽寒月还是认认真真的跟格贝尔然说着话,她知道如果断然拒绝格贝尔然,自己此时一定成为众人目光的聚焦点。

    就在幽寒月极力应付着厚脸皮的格贝尔然的时候,彩炮的声音响了起来,幽寒月知道,劳伦·罗斯来了。

    众人一个接一个的鼓起掌来,无论愿,众人也没有为了鼓不鼓掌这样的小事而惹得福克·罗斯不满。

    幽寒月将目光转向劳伦·罗斯,很快幽寒月便确认这个是真的劳伦·罗斯。

    “劳伦·罗斯就是一个土包,长得也实在对不起他的父母,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讲雅丽·科布尔那样漂亮的女生骗到手的。”说话的格贝尔然满脸的不屑与愤慨。

    幽寒月没有理会格贝尔然的话,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上的劳伦·罗斯,谁也没有看到,她的袖子下面匕首的光芒正在慢慢的绽放。

    “曾先生,您的丛林通讯技术研究的怎么样了?”福克·罗斯面带笑意,声音中带着一种叫做自信的味道。

    “罗斯先生真会开玩笑,丛林通讯技术很多大型的通讯公司研究之下都没有什么成果,这样高科技的技术又怎么是我们天翼这样的小公司可以染指的。”曾子州微笑着回到。

    “先生何必这样说,天翼公司的潜力量无疑是极大的,曾先生又何必自谦呢?”罗斯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味道。

    就在曾子州还要继续说的时候,他的通讯器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抱歉……我要接个电话。”曾子州欠施。

    “什么?资料被盗!保安呢?保安都死了吗!”说话的曾子州满脸寒霜,指节捏的咔咔作响。

    “保安全都死了?”听到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曾子州颓废的坐了下去,在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那一瞬间,曾子州感到整个世界都黑了下来。

    “你干的!”曾子州的语气中带着难以掩盖的愤怒。

    “曾先生怎么误会了,既然今天曾先生来到这里,鄙人自然不会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罗斯的话极度的确定。

    仔细看了一会福克·罗斯,见福克·罗斯不像说谎的样子,曾子州微微施礼:“给曾先生道个歉,我失礼了。”

    福克·。罗斯露出理解的表:“这种大事,曾先生控制不住可以理解。”

    “我要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恐怕贵子的婚礼无法参加了,还请罗斯先生给贵子道个歉。”曾子州满脸歉意的说道。

    “曾先生说哪里话!曾先生能来就算给劳伦最大的面子了。”罗斯的脸上没有一丝恼怒的样子,面色坦然的说道。

    曾子州又施一礼,随即转离开。

    看着曾子州离去的背影,一丝愁容泛上福克·罗斯的脸庞。

    看起来事不好解决了,福克·罗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

    就在曾子州刚走出房间的时候,变故忽生。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