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难以为继的任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二十二章难以为继的任务

    “听说了没有?科布尔家族答应了福克·罗斯的提婚,半个月之后举行婚礼。”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满脸的沧桑显示着他工作的辛苦。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他对面的另一个脸上不满沧桑的男子问道。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大街小巷都传疯了,谁也没想到劳伦·罗斯那个废柴竟然能够娶到如花似玉的雅丽·科布尔,这可算是一个天大的新闻啊。”第一个说话的男子脸上透漏着得意的笑容,似乎为自己比同伴早知道消息而自豪。

    “这真是一个大消息。”对面的男子满脸的赞同。

    对于生活在底层的广大劳动人民来说,听政府的那些时事要闻远不如听听街边小巷的传闻,那些大人物的事,跟他们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没有关系。

    谈谈别家的趣事是他们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就像街边的那些妇女,他们也不想自己像一个聒噪的鸭子,但是闲聊无疑是最好的释放压力的最好的方法。

    幽寒月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夹着油条的手猛地一抖随即恢复正常。

    如果真的要结婚的话,那这段时间自己肯定下不了手,幽寒月的眉头不自觉的微微一皱,看来自己完成任务还要好多时间啊。

    真是让人头痛啊……

    隔壁桌的两人匆匆吃完了自己面前的早餐随即转离开,劳动人民的辛苦不是高高在上的人能够体会到的,慢条斯理的吃早餐对他们是一种奢侈。

    幽寒月没有吃下去的兴趣,刚要起结账,突然看见门口两个年轻人走来,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

    很熟悉的感觉啊……

    幽寒月止住要站起的子,缓缓的朝着椅子上面靠去,刚刚那两个年轻人自己见过,幽寒月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可是在哪里见过呢?

    “昨天那个女人可真是厉害啊,靠近咱们那么近咱们愣是没有发现,啧啧啧……幸好咱们布置得严密,那个刺客才没有下手。”一个较为年轻的说道。

    “哼……罗斯族长今天大发雷霆,你我还要小心点,万一真要出了什么事,咱们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说话的人显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很有经验的说道,不过声音里还可以听出那股愤愤的味道。

    “做完这次任务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这种提心吊胆的事真的不能做,就算做任务的时候不死,自己也要比别人短命。”年轻人说道。

    “做完就算了吧,年轻人最好不好做这一项,虽然赚钱,但是短命啊。”说话的男子心有余悸的说道,似是想起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被男子一说,年轻男子便没有了说话的兴趣,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罗斯家族,自己昨天晚上不就是去的罗斯家族吗?”幽寒月想起来昨天看到的事一阵恶心。

    “自己被发现了。”幽寒月面含含霜,起离开了早餐店。

    接下来的任务不好做了。幽寒月为自己的失误感到一阵的愤慨。

    他不知道,明正区的丁棘也遇到了一样的麻烦。

    “不带这样的吧。”看着外面正在施工的施工人员,丁棘感到一阵犯难。

    天翼公司的外围再次装了很多的摄像头,丁棘环视了一周,竟然没有死角,施工人员装摄像头的时候把摄像头转动的时间都考虑进去了。

    看起来要想向上次那样悄无声息的潜进去是不容易的啦。

    只能另想办法了,丁棘无奈的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仔细的翻看着任务进度表,中年男子眉头凝重了起来,过了一会,他对着外面喊道,去把萧剑还有齐褚叫来,我有事安排。

    无论是丁棘还是幽寒月,都不知道中年男子现在手里的资料已经高于他们,而对于任务的严重的评估,也让中年男子意识到单纯依靠俩女独立完成可能已经不高了。

    时间一晃眼便过去了一周,无论是丁棘还是幽寒月,对于任务的发展都有了初步的进展,比如,劳伦·罗斯的结婚时间定于五天之后,在本地最高档的酒店凯宾斯基酒店举行,在这次婚礼上,福克。罗斯不邀请了本地一些极其著名的家族,同时还有一些声名显著的企业,同时被邀请的还有当地督察局的局长,城市安防部的部长等一些重要的政界人士。

    对于福克·罗斯能够邀请到政界人物幽寒月并不感到奇怪,企业或者家族发展壮大之后往往是政企不分家,政界人物需要企业家来给他们做出一点成绩,而企业家也需要政界人物的庇护。

    理解并不代表赞成,来了这么多的政界人物,看来到时候够自己喝一壶的啦。

    幽寒月的计划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婚礼上劳伦·罗斯一定会出场,这是劳伦·罗斯近期出现的唯一一次,也是自己的唯一一次机会。

    幽寒月的计划就是在婚礼上接近劳伦·罗斯然后伺机下手,到时候劳伦·罗斯一死场面必然极度的混乱,而混乱的场面便是自己逃掉的机会。

    丁棘看到了一丝曙光。

    五天之后曾子州要去参加一个婚礼,而考虑到距离还有一些准备的事,曾子州在第四天便要离开,而与他一起走的还有天翼公司内部的重要人员。

    不过令丁棘感到高兴的是,丛林通讯技术的项目负责人罗杰没有离开,也许是考虑到罗杰的份不便于暴漏的缘故,毕竟丛林通讯技术现在还不是适合往外爆料的时候。

    但是罗杰不离开正好中了丁棘的下怀,毕竟她还没有拿到那道指纹密匙。

    第二天,丁棘早早的起了,当然最近几天丁棘也没有睡过懒觉,毕竟她晚上也没有出去过。

    看着略显破旧的门脸,丁棘知道这家店有些年头了,不过这种小店往往是大多数食客探寻的地方。

    罗杰便是一个食客,而这个略显破旧的门脸罗杰每天早晨都要来这里吃早餐。

    “食斋……”丁棘慢悠悠的读着上面的文字,第一眼就能认出来挂在门口的那个横匾上的大字所要表达的含义。

    “字是不错,就是不知道里面的早餐好不好吃。”丁棘小声地嘟囔道,他自然不会鉴赏什么字,她只是看着龙飞凤舞的字体比较好看罢了。

    看了比之前自己经常去的那家早餐店的食谱,这里的食谱便显得有些寒酸了点,丁棘认真的看了一遍,随即要了四个蟹黄包,一碗糁。

    蟹黄包是因为她没有吃过,而且看名字比油条酥饼之类的好听些,而至于糁则是因为她不认识那个字。

    香喷喷的蟹黄包端上来的那一刻,丁棘就知道自己要到了好吃的东西,蟹油的香味沁人心脾,丁棘像一个小狗似的扑了上去。

    插在蟹黄包上面的是一根苇制吸管,丁棘很好奇,在现在这个年代是怎么找到芦苇杆这种东西的。

    丁棘深深地吸了一口,顿时被蟹油的味道迷住,也顾不得烫,便是一阵猛吸。

    吸完蟹黄包里面的蟹油,按耐不住的丁棘脸包子皮也没有放过,吃完之后还不忘自己的手指。

    看着丁棘的吃香,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善意的笑声,这里大都是一些老食客,对于这种景象也大都司空见惯。

    丁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在服务员送上来的糁解决了丁棘的尴尬。

    看着上面厚厚的牛以及被糁汤冲的极嫩的的鸡蛋,丁棘的口水又流了下来,好在刚刚消灭了四个蟹黄包,丁棘对于食物的渴望已经没有强烈。

    丁棘敢肯定,这是自己从小到大迟到的最好的一顿早餐,味道最美的一顿早餐。

    正慢条斯理的喝着碗中的糁汤的丁棘眼角朝着门口看去,那里,罗杰已经走进了房间,朝着一个靠着窗户的位置走去。

    很显然这里的人跟罗杰都比较熟悉,看见罗杰到来全都互相之间打趣。

    “罗老今天容光焕发啊。”

    “罗老今天又陪他的小老婆了吧。”

    “罗老……”

    “人老了,承蒙各位的夸奖,早就不像各位一样还能伺候那些小蹄子。”

    房间里的人互相之间打着趣,一片和谐的气氛,丁棘坐在罗杰不远处的位置笑嘻嘻的盯着罗杰。

    罗杰的吃饭速度不是很快,很符合一个标准食客的特点,丁棘也不着急,反正自己吃饱了,有的是时间。

    看见罗杰慢悠悠的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手还有嘴,丁棘知道罗杰吃完了。

    打了个招呼,罗杰起离开了房间,只不过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后一个女孩子从自己刚才的位置走过,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放在桌子上擦手的纸巾消失不见。

    走出食斋的丁棘脸上浮现一抹笑意,东西到手了,自己剩下的就要好办了。

    回到房间,丁棘带上自己的眼镜,微光之下纸巾上的指纹清晰可见,丁棘要做的,就是利用眼镜的记忆功能将记忆并指纹复制下来。

    看着在微光之下的指纹,丁棘露出得意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