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夜探罗斯古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二十章夜探罗斯古宅

    丁棘想的没错,幽寒月现在也是陷入难以下手的局面。

    劳伦·罗斯本来是一个花花公子,平在外面到处招摇,但是偏偏在丁棘要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呆在家里不出来了。

    细心的幽寒月认真的打听了之后才知道,劳伦·罗斯被关了闭。

    幽寒月胆大心细,稍稍思量之下幽寒月便明白过来,只怕关闭是假,足是实。

    福克·罗斯不是个傻子,雅丽·科布尔的父亲能想到的办法,他自然也不会忽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劳伦·罗斯的安全,也为了吞并科布尔家族的计划顺利完成,福克。罗斯只能这么做。

    福克。罗斯是一个充满野心的人,正因为他的野心,他更要保证计划的万无一失,本来提亲这样的大事,作为准新郎劳伦·罗斯不能不出现,可是福克·罗斯硬是没有让劳伦出门,自己带着手下的人带着礼金去科布尔家族提亲。

    劳伦本就是一个好事主,平里不学无术,让他安安静静的在家呆一天对他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而现在父亲却让他在结婚之前不许出门,他的世界完全悲观了。

    幽寒月坐在茶屋的小隔间里面,茶这种来自古中国的饮料在星际大开发之前几乎已经处于灭绝的状态,习惯快节奏的人没有人愿意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口一口小啜着小小的杯子里面带着苦味的饮料。

    但是随着星级的大开发,生活的压力渐渐的消失,茶这种带着休闲意味的饮料又渐渐的不如人们的视野,后来成为大多数人的一种饮料,茶道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幽寒月侧过脸看着茶童做着各种花式的动作,眼花缭乱却又不失美感,微黄的茶从在夕阳的照下泛着淡淡的光芒,幽寒月竟然看的失神。

    微微一笑,幽寒月为自己的失神感到一阵的无奈,基地的高压力的生活让初次这样悠闲的感到一阵的不适,不过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自然不会给自己另行选择的路。

    茶童看着幽寒月不经意间划过的微笑,在夕阳的照下带着别样的味道,那么的人,就像自己手中的茶,让自己难以自拔。茶童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动作,任由茶水流了下来。

    幽寒月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碰了一下痴呆的茶童。

    茶童的脸顿时间一片燥红,急忙道歉,幽寒月原本的一丝=宁静便被茶童的道歉给打破了。

    轻轻的挥了挥手,茶童识趣的退了下去,也许是为自己的表现感到羞愧,茶童的步伐甚至有意思踉跄。

    看见茶童走后,幽寒月伸手拿起自己旁的陶瓷茶壶,纤纤素手跟绛紫色的茶壶搭配在一起,幽寒月宛如古代着素衣的俏丽女子。

    看了看外面,外面的这条大道是平劳伦·罗斯最常出没的地方,平里只要是劳伦·罗斯出现,街上的人都会稀少不少,而随着劳伦·罗斯被关闭的消息越传越广,街上的人多了不少,那些长相俏丽家境却有很普通的少女此时也出现在街上。

    真想看一看调戏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幽寒月有点小恶趣的想着,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要是出现调戏的场景的话自己被调戏的可能要大的多。

    放下手中的茶杯,原本有些躁动的心此时也安静了不少,反正时间还多的是,自己也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幽寒月这样劝慰自己。

    不过,晚上去探探还是可以的。

    仿古式大宅子在如今这个告诉发展的社会早已不多见,只有那些有点实力的家族才会靠这种方式彰显自己的地位,而罗斯家族无疑是这样的家族。

    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幽寒月感觉这棵大树拥有不下百年的树龄,在现在这个数目是稀有财产的时代,这棵大树无疑是一个极为昂贵的固定财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财富还在不断的增长。

    窗花里面灯光不断的泄露出来,这是房间的大堂,坐北朝南的位置显示出这个房间在这一片大宅里无与伦比的位置,侧面是厢房,那是子孙的位置,左面是长子的位置,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

    悄悄的摸到左厢房的位置,幽寒月抬头朝里面看去,房间里面还不是太黑,别的房间的光有几丝可以照进房间里面,幽寒月倒是可以看的差不多,环视了房间一周,意外的发现房间里竟然没有人,幽寒月感到一阵诧异,看起来自己猜错了。感觉自己没有必要逗留下去,幽寒月闪朝着厢房与正室的侧风中山区。

    “等等……”福克·罗斯既然能够意识到有人会刺杀劳伦·罗斯,那么生谨慎的劳伦·罗斯不可能不多做防备,既然能够让劳伦·罗斯足,给劳伦·罗斯换一个房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看了看不远处的院墙,幽寒月一个疾步闪窜上了院墙,随后一个折腰,稳稳地落在了左厢房的房顶上。

    趴在房顶上,幽寒月向四周看去。

    “那里……”幽寒月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房间,在古代这种房间是给下人住的地方,现在自然不会有下人之类的职业,看着那栋房间,幽寒月愈发感觉房间的可疑。

    没有多犹豫,幽寒月朝着那栋小房间摸去,越靠近房间幽寒月越是确信自己猜测的正确,因为她在房间的周围看到了护卫的影。

    现在需要保护的人,只有劳伦·罗斯,答案呼之出。

    看了看周围的护卫,幽寒月一阵汗颜,房间的守卫用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来形容完全不为过,再加上房子周围的全息摄像头,幽寒月感觉自己靠近而没有被发现的几率完全为零。稍稍的思量了一下,幽寒月还是没有认为自己有行动的可能

    房子里面透着微光,幽寒月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上的位置,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幽寒月还是可以断定房间里的人正是劳伦·罗斯无疑。

    “呼……”劳伦·罗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了看纸上的白色液体,劳伦·罗斯感到一阵的乏力,以往这种运动自己每晚必做,但却不是像自己今天这样靠自己的五姑娘,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姑娘。

    “啐……”劳伦·罗斯看了一眼白色液体随即将它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面,“真是晦气,为了一个女人,自己竟然沦为现在这个模样。”劳伦·罗斯感到一阵愤愤。

    不过,雅丽·科布尔的样子可真是人,脑海里浮现出雅丽·科布尔俏丽的脸庞,妙曼的姿,劳伦·罗斯感到###一阵火,受不了折磨,劳伦·罗斯的五姑娘又动了起来,急促的呼吸声在房间里面回

    劳伦·罗斯怎么也没有想到外面有一个女人在看着自己,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呸……”幽寒月为自己看到这样的画面感到一阵恶心,没想到看着猥琐的人,行为更加的猥琐。

    看了一眼周围,护卫们还是那么的密集,没有一丝减弱的趋势,幽寒月知道今晚没戏了,幽寒月扭头退下了屋顶,随即几个跳跃,曼妙的影消失不见。

    “没想到竟然派一个女人来刺杀。”福克·罗斯饶有兴趣的看着看着全息镜头上面幽寒月的影,“材倒是不错,只可惜没有正面影像。”

    “看起来给劳伦的防护还是可以的吗,只不过,还是不够啊。”福克·罗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哎……这孩子什么时候能够让我省心啊。”

    幽寒月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离开的视乎竟然会被全息镜头拍到自己的影。

    回到自己租的房间,铁栅栏围成的院墙幽寒月自然不放在眼里,幽寒月也不像让别人知道自己半夜出去的事,所以幽寒月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