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暗的任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十八章暗的任务

    “教官好长时间没来了吧。”丁棘一边训练一边问旁的幽寒月。

    “一个星期了。”丁棘给出了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听说c大队的教官詹布斯也走了一个星期了。”丁棘的脸上不无疑惑。

    “嗯”幽寒月也感觉淡淡的失落。

    “我们能见到的人都不知道教官去哪里了,也不知道问谁去。”丁棘抱怨道。

    “别瞎猜了,你们俩人是猜不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俩人的后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看着丁棘俩人笑眯眯的说道。

    “是你。”丁棘捂着小嘴,中年男子分明就是之前两人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个中年男子。

    “你是丁棘吧。”看到丁棘点头,复又转头看向幽寒月说道,“那你就是幽寒月喽。”

    “你是谁”幽寒月的俏脸面若寒霜。

    “是你们教官让我来找你们的”说话的同时,中年男子从兜里拿出一个戒指。

    看了一眼中年人手上的戒指,两人便相信了中年人的话,戒指是教官的标志,自从教官带领他们以来就没有见到教官脱下过,私底下曾经有人猜测那个戒指是不是教官的订婚戒指。

    “你们俩人跟我来”中年人说完便离开。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便跟着中年人离开。

    “组织成立之初,便建立了一个专门对外的组织——暗,暗是组织内部的一把刀,所有的任务都是由暗来完成。你们的教官便是暗的成员之一,实际上所有的教官都是暗的成员。”中年人幽幽的道出了一个丁棘他们不知道的秘密。

    “最近这一段时间,噶大家族纷争不断,小冲突不断发生,这就导致我们接的任务陡增,暗的成员一直维持在一个想对稳定的数字,任务的增多导致暗的人手的相对不足,我前一段时间问过你们教官,他说如果有什么相对简单的任务可以来找你们还有萧剑,萧剑不在,我便去找你们俩,现在有两个任务,你们愿不愿意做,这次任务是独立完成,完成的积分是二十个积分。”中年男子抛出一个极大的惑。

    “说说你的份。”幽寒月没有被中年男子抛出的惑吸引,冷静的问道。

    中年男子露出赞赏的表,而后柔和的说道:“我是暗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幽寒月点了点头,对于中年人的份他有一些猜测,中年人一看便是那种久居上位的人,那种久居上位的人所带有的压迫感往往从中年人不经意间便流漏出来。

    “我想知道戒指的含义。”丁棘敏锐的发现了中年人手上的戒指,一个和教官的戒指很相似的戒指。

    “只有暗的人才拥有这种戒指,戒指是在暗的份,就像份证的编码,虽然很相似,但却不尽相同,戒指也是这样,每一个戒指都不同。”中年人给丁棘解释道,“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暗的成员可能会相遇,但是在不知道对方份的同时往往会厮杀,戒指就是为了让暗的人相互识别的一种东西。”中年人解释的很详细。

    “很快你们就会成为戒指的拥有者。”中年人似乎已经将两人内定了下来。

    “谢谢您的夸奖,我愿意接受任务。”丁棘冷冰冰的说道。

    “我也愿意。”看了一眼丁棘,幽寒月同样冷冰冰的说道。

    “暗所接的任务并不仅仅局限于刺杀,还包括刺探报、狙击、营救以及摧毁特殊目标等一系列活动都有刺客的影。”中年男子站在俩女的面前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们俩这次的任务只能算是暗内最低级的任务,它不需要跨星域,像东门齐他们的执行的任务大多是一些跨星域而且难度极高的任务。”中年男子顿了顿道,“废话不多说了,现在告诉你们任务的内容。”

    “虽然现在的各种通讯技术如雨后笋般纷纷出现,海底的、太空中的、最简单的是大气层中的,但有一个项目一种是各个通讯公司致力研发的,那就是丛林通讯技术,丛林的环境不像太空中或者海洋中那么简单,磁场、茂密的丛林以及各项不稳地因素一直限制着丛林通讯技术的发展。可惜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一家公司或者家族声称他们拥有成熟的丛里通讯技术,除了天翼公司。”中年男子的脸色罕见的严肃起来。

    “天翼公司是一家中小型企业,自从十年前成立之初便一直在秘密研发丛林通讯技术,而就在一个星期前我们在明正区的人员偶然得到天翼公司在丛林通讯技术方面已经取得初步成果,距离成熟的丛林通讯技术已经不远的消息,我们的人员马上意识到消息的重要急忙将消息传了回来。”中年男子的话里透漏着侥幸的味道。

    “消息引得高层人员的极度重视,在消息传回来的那一刻,高层人员就开了一个紧急的会议,所有人员一直认为我们有必要得到这个消息,好在知道消息的人不是太多,否则的话这项任务极有可能成为中高级任务。”中年人不无感慨的说道。

    “丁棘,这个任务交给你,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如果中途发生什么变故,务必要将消息传回来。”中年男子的语气中带有命令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一系列的别的感,但丁棘没有追究的意思。

    “另一个任务不是组织内部发布的,任务来自一个小家族,你要知道,但凡家族,所拥有的力量就不是一般的企业所能比拟的,而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一直以来就不缺少,一个大家族要想要吞并一个小家族,最好的方法不是靠力量吞并,而是选择联姻的方法。”中年男子收起之前的严峻,饶有兴趣的说道。

    “不得不说,科布尔家族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家族,可不幸的是,科布尔家族的族长生了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雅丽·科布尔。正应了那句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雅丽·科布尔的美丽便是她最大的罪。”中年男子摆弄着手里的照片说道。看见幽寒月看向自己这边,中年男子甩手将手中的照片递了过去。

    幽寒月接过中年男子扔过来的照片,看了一眼,照片上是一个比天使还要人的面庞,金灿灿的长发披在肩上,那微微弯曲的长发仿佛金灿灿的瀑布,弯弯的柳叶眉之下是一对就像会说话的眼睛,紧蹙的眉头似是在诉说着她的心事,小巧的琼鼻,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似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幽寒月放下照片,这真的是一个美得让人犯罪的尤物。

    “一次巧合之下,劳伦·罗斯看到了雅丽·科布尔的惊人容貌,从此便无法自拔,罗斯家族是克尼尔区一个霸主级的家族,按理说,雅丽·科布尔能够嫁到罗斯家族是科布尔家族的荣幸。可是劳伦·罗斯的品德实在差的可怜,为人骄奢逸,嚣张跋扈,生活腐朽不堪,不学无术在各家族之间也是出了名的,而更可怜的是,人长的实在是有点可怜。”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年男子的手里又多了一张照片,一边说话一边摆弄着。

    幽寒月接过中年男子手里的照片,不撇了撇嘴,看起来中年男子的那句可怜并没有夸张的成分。

    最引幽寒月注意的无疑是照片上的那个光头,说是光头,上面稀稀拉拉的还长着几根毛,小小的老鼠眼泛着光芒,当然不是那种睿智的光芒,塌下去鼻梁让幽寒月怀疑他的鼻子是不是被人给打进去的,脸上坑坑洼洼布满了疙瘩。人长成这个样子也委实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啊,因为出去的时候别人讨论的时候肯定是这是谁家的孩子,长成这么个样子。

    劳伦的父亲福克·罗斯确是一个聪明人,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吞并科布尔家族的一个好机会,于是马上向科布尔家族的族长提婚。

    科布尔家族的族长也不是傻子,他自然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劳伦·罗斯。而福克·劳伦的伎俩他也一清二楚,一番计量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说道这里的中年男子明显一顿,因为他发现幽寒月的脸色发生了变化。

    “要想让劳伦·罗斯娶不到雅丽·科布尔,最好的方法便是劳伦·罗斯突然死去,而要想让福克·罗斯找不到科布尔家族的责任,就需要劳伦·罗斯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幽寒月接过了中年男子的话。

    “聪明。”中年男子打了一个响指夸奖道,“你这次的任务就是杀掉劳伦·罗斯。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

    幽寒月点了点头,婚是每一个女子都不能接受的,尤其是这种带有政治意义的婚。

    中年人转拿出两副眼睛说道:“这是给你们的东西他有很多的东西,是暗内成员的奖品,带着他们也许对你们有好处。”

    丁棘和幽寒月接过眼睛便转离开,看到两个人离开房间,中年男子看着任务表上面的一星标志,无奈的揉了揉太阳,脸上爬满了疲倦。

    暗内的低级任务是排不上星的,一颗星的任务虽然也是低级任务,但确是低级任务中的高级任务,希望你们能够成功吧。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