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新的征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牵绳木偶 书名:黯魅
    第十三章新的征程

    半年的时间,原本酷暑难耐的季早已离去,取而代之的是的冰封千里的寒季。

    丁棘早早的站在凌冽的寒风中。今天已经是上次东门齐找他们的第四天,也就是命令里面自己执行任务第第一天。

    起初还没有来,丁棘也不着恼,现在距离她们约定的出发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由于这是丁棘人生里第一次执行任务,心里难免有点小兴奋,也有点小紧张,这才早早的来到了集合地点,丁棘希望可以借着寒风让自己清醒一下。

    凌冽的寒风撩起丁棘的长发,额头处的刘海不甘心在丁棘的额头出乖乖的呆着,随着吹过来的寒风起舞。高高翘起的马尾在风中来回飘,敞开的浅灰色风衣在风中发出猎猎的响声。

    站在风中的丁棘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传言那是刺客中的鼻祖级人物,他来自古老的中国,他的名字叫做荆轲。

    传说中他被派去刺杀秦王的时候大风飞扬,燕王太子丹送其至易水河畔,好友高渐离为其击筑,荆轲和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唱罢便扭头离去,营造出一副士怀死志,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

    传言荆轲的匕首以名匠铸造,以奇毒淬匕首,匕首削铁如泥,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复取樊无期首置于函中,以期进秦王十步,匕首置于图中,图穷而匕首现,多方准备,荆轲为刺杀秦王着实下了一番脑筋。丁棘若有所思的想到。

    至陛下,秦武阳色变振恐,秦王有所察,荆轲刺秦石板,一代英豪就此泯落,丁棘无不感叹。

    今天也是一个大风飞扬的子,丁棘却不相信会有人前来为自己送行,同样的,自己刺杀的也不是像秦王一样的大人物,只是东明区一个小小的黑道头目,而自己也不是荆轲那个时代,没有那么落后的武器装备。丁棘紧了紧背在自己背上的德克5-c想到。

    “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齐褚出现在了丁棘的后,轻轻的拍了拍丁棘的肩膀,带着标准的齐褚式微笑。

    丁棘没有直接回答齐褚,只是淡淡的额说道:“可以走了吗?”说完便朝着前方走去。

    齐褚也不着恼,丁棘作为冰雪姐妹花中的一员,难以接近是人尽皆知的。扭头无奈的笑了笑,齐褚起跟上丁棘的步伐。

    “这里就是丽酒店,资料中提到这里是郝虎经常出没的地方,这也是我们刺杀郝虎首选地一个位置。”齐褚看着丁棘慢慢的说道。

    丁棘的俏脸突地一红,丽酒店是个什么质的酒店丁棘自然很清楚,资料之中对这个地方的阐述还是比较详细的,丁棘这才意识到,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在边的益处。

    扭头看了看丁棘,见丁棘没有说话的意思。齐褚接着说道:“我负责潜伏进去刺杀郝虎,但我不敢保证会不会惊动他的手下,所以你要留在这里接应我。”齐褚扭头看了看丁棘,似是在征集丁棘的意见。丁棘想象了一下,齐褚潜进去绝对比自己要容易的多,不过如果自己接应的好的话应该不成问题,抬起头丁棘冷冰冰的说道:“注意安全。”

    听见丁棘话里的关心,齐褚露出一副久居深宫未被皇上临幸过的妃子突然接到皇上今天晚上来的消息,“能够让传说中的雪女关心,回去告诉他们的话他们眼珠子绝对会掉下来。”齐褚露出一副满足的表

    “如果你的嘴也像臭嘴一样臭的话,我不敢保证你能不能回去。”丁棘原本透漏着关心的话瞬间变得冷冰冰。

    “额……”齐褚的额头上飘过一道黑线,当初魏明被冰女幽寒月给狠狠地揍了两顿,一时之间成为笑话,现在有一个不逊色于冰女的雪女对自己说出这样**的威胁的话。齐褚可不敢怠慢。

    丽酒店的对面是一个小宾馆,只有十多层的高度,相对于丽酒店高达百层的高度来说就像是一棵小草比之大树。

    丁棘在这个小宾馆里选了一个三层的房间住了下来,放假正好对着丽酒店的正门,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丽酒店大厅的景象。丁棘需要在这一段时间之内记住周围的地形,否则万一到时候需要逃跑的时候出现慌不择路的状况,而齐褚却在丁棘选好房子之后便消失不见。

    东明区中心一个大房间里烟雾缭绕,郝虎放下手中的雪茄,看着眼前的众人,拧着眉头不说一句话,而房间里的其他人也没有一个说话的,一个个将头埋得低低的,大气不敢喘一声。

    “前天晚上,战斧对我们的一处地盘发动了进攻,我们损失惨重,而昨天,战斧再次对我们的多个地盘发动进攻。好在我们早有准备,双方各有损失。”郝虎边的一个青年人说道。

    “战斧主要发展的是大宗生意,对地盘的要求并不是很高,而且我们跟战斧的地盘并不接壤,所以,我猜测战斧着两天的行动是为了掩饰什么,他们肯定是要做一些不适合在明面上做的生意,所以希望将人们的视野吸引到我们这边来。”见没有人说话,青年似是受到了什么鼓舞一般,继续他的长篇大论。

    “你认为战斧可能是掩饰什么”郝虎扭动了一下肥胖的脑袋看着青年人露出征询的意见。

    “这个不敢说,不过战斧的目的是底盘的可能不大,或者说战斧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可能的目的不大,战斧是一个集团质的帮会,低投入,大回报是他们做生意的准则,这点同样在他们的侵略中体现。所以说战斧这两次挑衅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地盘那么简单。”青年人长篇大论了一大堆,但是仍然没有说出郝虎想要的答案。

    “战斧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郝虎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似是想要将自己心里的压抑的感觉吐干净。

    扶着座椅,郝虎战旗自己肥胖的体朝门外走去,他前的那几人急忙起跟上郝虎,房间里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只剩下缭绕的烟雾徘徊在房间里,走出去的郝虎等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的影里渐渐浮现一个人的影。

    这个人就是齐褚。

    齐褚已经偷偷的盯梢两天的时间,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寻找机会杀死郝虎,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一段时间里战斧竟然发动了对海鲨帮,也就是郝虎的帮派的侵略,这导致郝虎边的护卫陡增。而齐褚一时也难以找到下手的机会。

    这样的盯梢一直持续了四天,齐褚终于听到了他最想要的事

    “你这几天跑哪去了?”丁棘的脸上虽然依旧冰冷,但还是询问了一下齐褚这几天的活动。

    “盯梢。”齐褚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有什么进展?”丁棘似乎比较关心齐褚这边的活动。

    “两个小时之后,郝虎会来丽酒店放松一下,嗯……你懂的”齐褚露出了一个猥琐无比的笑容。

    “你打算怎么办”丁棘完全没有理会齐褚的话语。

    “潜进去”齐褚的脸上写满了严肃。

    “嗯……那你现在好好休息。”丁棘说完便不再理会齐褚,没有多长时间,齐褚轻微的打鼾声便传入了丁棘的耳朵里。

    一个半小时之后,齐褚准时的醒来,带确定郝虎还没来的时候,齐褚走进丁棘的房间,五分钟之后从丁棘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着一西装革履的齐褚,丁棘感觉自己眼前一亮,半严肃半开玩笑的说道:“帅的一个小伙吗。”

    齐褚竟然罕见的不好意思起来,嘿嘿的哂笑了几声便不再说话。

    “穿成这样打算去干吗?”丁棘不怀好意的问道。

    “去放松一下。”齐褚更加猥琐的说道。

    “切……”知道齐褚要去干什么,丁棘便不再开玩笑。

    两给小时之后,郝虎的影出现在丽酒店的门口。而齐褚也起跟了上去,丁棘急忙举起手中的德克5-c,透过瞄准镜看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重要声明:小说《黯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