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南极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柏古 书名:都市之江湖
    杨勇带着胡雪梅隐匿了江湖份,如同一对普通的侣一般即将开始他们的游玩之旅。

    我们去哪啊!在机场胡雪梅拉着杨勇的手俏的问着。你想去哪?杨勇想了想笑着说着。

    我想去南极极看企鹅然后再去北极北极熊。胡雪梅低着头想了想说着,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

    南,南极北极!杨勇被胡雪梅这一下噎得不行。你去那天寒地冻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你又不是考古学家。杨勇郁闷的说着。摸了摸胡雪梅的额头,想试试有没有发烧结果被一巴掌打了下来。

    就是想去看看企鹅啊!我从小就喜欢企鹅,圈养起来的那种我不太喜欢就想去看看真实的南极企鹅。你到底同不同意?胡雪梅说着板起了脸,魔女本色再出。

    可万一冻坏了孩子怎么办?杨勇说着还是不同意。你就记着孩子,我不管我就是要去。你不是武林高手吗?你可以保护我的。胡雪梅见硬的不行只能来软招,对着杨勇撒着。

    这一下可让杨勇受不了了,周围来来回回全是人。一个俏可的姑娘拉着一个看起来年岁颇大的男子的手臂,女子一脸泫然泣即将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此此景顿时让人想起了不好的名词,周围人你停下看着,我也停下看着。渐渐地围拢了一大帮人。

    雪梅,走吧好多人在看呢。杨勇强行假装面部平静面不改色,偷偷的对着胡雪梅说着。我不管,我怀了你的孩子连学都不上了。我想去看企鹅你就不让去了,你好绝呜呜。胡雪梅低着头自顾自的说着。最后还用一只手偷偷抹着眼角。

    这小伙子真不是个好东西,你看这小姑娘这么大点的娃就怀孕了。世风下啊,这世道变化太快了真是的。一个大妈摇摇头感叹的说着。

    小小年纪估计也就上高中吧,怀了他的孩子为了他学都不上了。想要看个企鹅都不让看,这什么男人。一个正值芳华的年轻女子鄙视的声音响起。

    道德败坏,这么小的姑娘都不放过。甲男在哪满脸愤怒正义的说着。禽兽不如,不过要是那人是我该多好。某宅男明面大骂,暗里开始想入非非。

    周围不甘寂寞的小孩子、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犹如憋了几百年的火山一般。道德枷锁一个劲的往杨勇的脑门子扣。杨勇心里这个憋屈啊。

    偷偷抹泪的胡雪梅总算是意识到出事了,抬头看着那一个个表如狼似虎的人。

    哎呀,这。这怎么回事?胡雪梅还疑惑的转头看向杨勇,却发现杨勇此时正一脸尴尬的对着周围人陪笑着。

    快跑。胡雪梅说了一声,拉着杨勇就跑。周围人一看懵了,这怎么回事?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欢而散。

    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说话吗。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那知道会有那么多有心的人。胡雪梅委屈的撅着嘴,没有一点认错的感觉。

    能不去南北极吗?杨勇板着脸很认真的说着。不行。胡雪梅鉴定的一口否决了杨勇的想法。你咋就这么死心眼呢?杨勇的脸一下垮了下来。无奈的苦着脸说着。

    你老爹哪里的部队应该有特别防寒的衣服,我们回去弄两件出发吧。杨勇无奈的说着同意了胡雪梅的荒唐想法。

    你太好了!你不能告诉老爹,要不然我就告诉他说你在外面找了小三。胡雪梅高兴抱着杨勇说着,然后警告着杨勇这让杨勇有些哭笑不得。

    你啊!真是不折不扣的小魔女。杨勇感叹着拉起胡雪梅的手回去了。胡雪梅给胡丰南打电话说有朋友要去南极探险借几件高度防寒的衣服,胡丰南答应着却马上给杨勇打来了电话。

    杨勇一看自己老丈人打来的电话,偷偷的跑到一个角落里给接了起来。小杨,雪梅着你去南极吗?电话接通胡丰南开口就问,让杨勇有点惊讶。

    伯父,你怎么知道的?杨勇又疑惑又惊讶的问。老早就着我带她去,我这不一直用工作太忙糊弄着的。她一打电话我就猜到了。那借口也太假了。谁家年轻人没事会跑去南北极探险,这不是纯粹找罪受吗。胡丰南说着。对于这个可又刁蛮的女儿他也是很头疼。

    伯父你说的太对了,那现在有办法吗?杨勇顿时感觉和老丈人有了一种知己的感觉,满怀期待的问着。

    没办法,那地方不到最里边也冻不死人。你就带她去一趟吧,受点罪也好只是要照顾好我外孙。你们两在家等着,我让人把衣服送过去。胡丰南说着挂断了电话。杨勇呆呆的看着手机。心里苦不堪言那种知己的感觉顿时烟消云散,这一对父女还真是都有够不负责任。

    你去哪了?哈哈老爹果然没发觉。他说一会就会让人把衣服给送过来。胡雪梅看到杨勇过来,得意的高兴的说着。杨勇心里苦笑,你那老爹早就知道了只是把担子又压在了我上。杨勇心里无奈的想着,没有说出来她高兴就好。

    一会有人就将东西送了过来,两人拆开里面帐篷食物衣服水好多好多。爹他知道了,他同意我们去了。胡雪梅看着这一大袋子东西,呆呆的说着。

    确实是知道了,走吧东西齐了我们出发了。杨勇背起打包和胡雪梅踏上了去往南极的路程。辗转三十多个小时,两人来到了距离南极最近的城市乌斯怀亚。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那高耸的白色山峰,一座座连绵不绝。

    此时已经快入冬了,所以还没到南极土地上就感觉特别冷。胡雪梅惊叹的看着那一个个平时模糊的不清的雪峰,杨勇把衣服弄出来给胡雪梅厚厚的包了一层又一层。

    自己倒是没感觉到什么太冷,体内劲气流转不息冷气还没靠近就会被蒸发。晚上杨勇和胡雪梅两人住在了这个小城市里面。第二天一早就坐上了前往南极口的轮船。

    经过一会的冰冷水中航行,两人正式的登上了世界的最南边南极。到处都是白色,漫山遍野。纯白色的世界,给两人的心灵上来了一次完美的升华。

    好美。胡雪梅如一个布娃娃一样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张着手臂呐喊着。杨勇也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那无边无际的白色让人不感叹天地的伟大。

    哦。。好冷。一股风雪吹过,胡雪梅打了个哆嗦。你老爹的这防寒衣质量也太差了,给你包了四层你还冷成这样。杨勇无语的说着拉着胡雪梅的手一道道磅礴的劲气进入胡雪梅的体。温暖着她的体。

    有你在不冷了。胡雪梅温柔的笑着,让杨勇顿时感觉到了无边的幸福。快看,企鹅。胡雪梅突然一声惊喜的呐喊,杨勇转头看去。一排排胖乎乎的企鹅,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在一潭水池边跳来跳去有些还趴在旁边的小冰山晒太阳。

    好可。胡雪梅两眼放光的喊了一句,就冲着那帮企鹅冲了过去。你慢点。杨勇急急的喊着。瞬息间就跟了上去。

    啪嗒嗒。一群企鹅看到陌生人跑到自己的族群里,顿时全部跳起翅膀飞旋着向着两人上拍打着。

    不要打啊!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胡雪梅被打着,委屈的喊着。杨勇对这群可的小东西又不能动武。只能天机步用起闪到胡雪梅边,抓着她闪了出去。

    哈哈,那两个华夏人好笨,冲到企鹅群里。后面几个美国人哈哈大笑着。他会功夫哎,华夏功夫。你看他刚刚一动,就不见了再一动就到了外面。另一个人说着满脸崇拜。

    呜呜,它们为什么要打我啊?胡雪梅说着上全是雪,被打的不疼可打伤心了。好了好了,不哭你闯进人家的领地了。这群企鹅不攻击你就怪了,我们去找下一波吧。杨勇抱着胡雪梅擦拭着那楚楚可怜的泪花。给胡雪梅分析着。

    嗯,走吧。胡雪梅狠狠的瞪了那群企鹅一眼说着。那群企鹅对胡雪梅和杨勇的方向欢快的叫着拍着翅膀。它们这是挑衅,气死我了。胡雪梅跺着脚指着那群欢快叫嚣的企鹅,大喊着,恨不得再冲过去。

    早知道它们这么坏,我就不来了。都说企鹅可至极,实在说的太假了。胡雪梅继续嘟着嘴抱怨着。享受着杨勇那不断传送过去暖暖的劲气。

    那我们回去吧!杨勇听见胡雪梅的抱怨声顿时来了精神,期待的对着胡雪梅说着。

    不,我要报仇。胡雪梅一口否决,坚定的说着魔女本色再次压过了柔弱的女子。报仇!杨勇一脸的无语的看着胡雪梅惊讶的问着,实在是想不通这小脑袋瓜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离奇的想法。

    对,报仇。我胡雪梅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更不用说这小动物了。也只有你这个坏蛋,能让我吃亏其他人想都别想。胡雪梅霸气泄露的说着,女王范十足。

    那你准备怎么报仇?杨勇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着也来了兴趣。胡雪梅招手让杨勇的耳朵贴过去,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杨勇的脸色由好笑变成惊讶再变成惊呆,张着嘴呆呆的看着胡雪梅。

    怎么?这个方法不行吗?不够好,那等会我再想一个。胡雪梅看着杨勇的表说着,低头又开始想了起来。

    别想了,你的想法绝对可行。没见过你这么天才的脑袋,这么有水平的计策都能想出来。杨勇回过神来拉着胡雪梅赶紧说着,其实他想说的是这么邪恶的想法你都想得出来。

    嗯,那就好。今晚我们就行动。胡雪梅拍拍手,满脸笑容的看着那帮企鹅。杨勇这心里直打哆嗦,暗暗的为这帮企鹅祈祷着。

    两人回到小城市,胡雪梅出去采购物品。完了两人又再次回到了哪里,搭起了帐篷睡了进去。半夜看不到人影看不到动物影的时候,一男一女偷偷摸摸的摸到了那群企鹅聚集的那座小冰山上。正是杨勇和胡雪梅两位恋人,杨勇左看看右看看做贼一样深怕这时候出来个人看见他们两。

    快点工作,完了我们回去。太冷了!胡雪梅站在那打着哆嗦说着,发号施令。夜晚的南极更显寒冷,杨勇把自己的防寒衣服又全部在了胡雪梅的上,胡雪梅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一个衣服堆。

    这样会不会太邪恶了!杨勇有些不忍心的问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欺负自己老婆是要整治整治。你看你,手上弄的那么快还说邪恶。你才邪恶呢?胡雪梅调笑着说着,让杨勇那快速动作的手为之一停颇为尴尬。

    好了,回去了。过了一会杨勇站起拍拍手说着拉着胡雪梅回去了,早上一大早两人就收拾了帐篷站到远处看了起来。那群可的企鹅,准时准点的成群结队出现了。欢快跑上小冰山想要晒晒太阳。

    嘎嘎,嘎嘎。一个个企鹅突然都跳起来嘎嘎大叫着,远远地逃离冰山。剩余企鹅疑惑的走上去又嘎嘎叫着迅速逃离,不一会所有企鹅皆是跑的远远地惊惧的盯着那个小冰山。

    哈哈,叫你们欺负我。唉!走了回家,真是不该来。胡雪梅先是哈哈大笑,继而摇头叹息。有人看着企鹅嘎嘎大叫着逃离不明所以待到企鹅跑完了过去一看,顿时满脸无语。

    一根根细小的针被倒插在冰里面,由一根根白线给连接固定着。人眼不仔细看都看不清楚,更不用说企鹅了。这一踏上去,躺上去细小的针尖够企鹅好受的。

    这什么人?和这帮企鹅有仇吗?这,这也太邪恶了。一个人看着那根根小针黑着脸说着。是很邪恶。另一人点点头,也很无语。而两个罪魁祸首却已经回去大吃大喝睡懒觉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之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