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出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柏古 书名:都市之江湖
    一大早杨勇背个那时候上一年级村里人给他缝的一个一个书包,到现在虽然仍是干净可是那一个明显缝补过的痕迹,仍旧显示出它的年龄不小了,杨勇刚开始还去上学的后来老爹一个人实在不能好好照顾自己,所以就没在念书,那小小的十来人的班级就又缺了一员。要知道那时候他老爹都不能动整天待在炕上抽烟卷,用他的话说这叫发泄。杨勇就背着这么个上了岁数还很有纪念意义舍不得扔的小包里面装着几件衣服几个馍,忽悠悠的上路了。他先是去西夏市买了个去银传的汽车票,这长这么大没进过城的娃,看见城市的高楼大厦愣是想不出这咋建起来的。东问西问总算有好心人帮他领到地方又帮他买了票顺便借走了他上那本就不多20块钱,他说以后换说了地址说了电话让他回来的时候打电话,杨勇信了。通往银传的车开动了,杨勇看了眼老家那山沟沟方向,就转平静的上了车。一路上别人都闷头睡大觉,他就好奇的头贴窗户,瞅着路过的那一户户村庄,一片片黄土。车子经过了六个小时的时间总算是到达了银传,下了车杨勇又一次的愣住了,这地方咋还比我们那城里繁华的多。路上都见不到点垃圾,他心想看来这个城里的人很干净,他又找公话,这个他知道咋说还识得几个字,就找到个上面写着公话超市的一个商店进去。老板看着这么个乡巴佬连电话都好像没见过一样摸来摸去愣是找不出个拨通键按出去,老板看着好笑就让帮他播了出去。嘟电话通了,对面传来一个粗狂豪迈的声音。喂,那位。那人说道。我找张成张叔叔请问他在吗?杨勇用他那蹩脚的普通话小心翼翼的问着。他老爹这战友就叫张成据老爹说兄弟感极深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只是他走了就再没联系,幸亏当年每人都给了他联系方式,现在也还能用。十几年后再翻出来老哥两电话里兄弟深依旧不减当年。他本来要急着去看望杨**的,最后听这位老兄弟要他帮忙安顿自己儿子,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准备过后去看杨**。我就是,你是那个。张成说着.似乎有点疑惑。你不会就是老杨的儿子吧!张成又带着疑问和高兴地口气急急问着。嗯,张叔。是我。杨勇的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小杨,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杨勇一五一十的把这地方给说了一通可还是说不明白,老板好心人看着急,就夺过电话帮他说了一通。然后告诉杨勇让他在这等着就行。杨勇心里感动啊!心想这世界真美好,好人真多,他又想起了西夏那个帮他的小伙子。暗暗想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这几人。

    等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一个迷彩色的越野军车停在了这家商店门口,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汉子,脸黑黑的。浓眉大眼,穿着普通却气势不凡。小杨,那个是小杨?我是你张叔。男子进门就喊,原来他就是张成杨勇老爹的老战友。杨勇听见喊声回头一看,急忙起来过去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张叔,张成仔细端详着这个刚从农村山沟沟出来普通话都说不准的侄子。他看着杨勇走路时有力却没有一丝声响的动作。暗叹这老杨一功夫看来后继有人了。张成拉着杨勇的手嘘寒问暖,不过大多话题基本转向了他老爹杨**的生活状况。没待杨勇说话,张成就拉着他往车上走,边走边说:小杨你坐了六七个小时的车,先不忙说,走上车回家让你婶弄点好吃的,回去你再好好给我说说你和你爹这些年生活的咋样?杨勇看着那迷彩色的军车除了感觉霸气威武之外,就再没任何感觉了。然而张成这军车的到来使得周围人惊诧不已,要知道一般人可不会有军车可开,更不用说随便开到市中了。车站领导也急了,以为这地方出啥事了,这不他两刚要上车就有一人着大大的啤酒肚摇摇晃晃的过来询问张成来此目的,在听到他是来接人后,如释重负。随后就大夸特夸杨勇说:这是你儿子吧?长的可真可,多少岁了?上几年级?学习怎么样怎么样的。。。。。听的杨勇又是好一通愣神。心想这城里人咋个这么呢?他刚想解释,张叔就说:好好做你的事去吧,其他的你就别心了。说完拉着杨勇上了车。留下那领导尴尬的愣在那里。杨勇疑惑问:张叔这人很啊,你咋好像不太喜欢?这种社会败类,吃着国家的粮食,拿着国家钱。却不为国家不为人民好好做事,理他做什么?张成明显的生气的说道。随后看见杨勇那更加疑惑的表。才想起这是个刚出山沟沟的小娃子。就又说:这些事你以后就慢慢懂了。

    走咋先回家。车子左拐右拐随着大量的车辆洪流走了二十分钟到了一个小区里。这是张成这些军队干部的家属院,张成是兰州军区某特种兵部的教官。大校军衔。他们这些真正打过仗的老特种兵,完事后只要不是像他老爹那种况基本都高升了,在军队继续训练特种部队。他是兰州军区的特种教官,所以大半时间还是待在兰州。最近刚好有时间就回家来了。张成带着杨勇上到三楼开开门领着杨勇进到了他家。房子是两室一厅,有七八十平米大。装修的很漂亮,至少以现在杨勇的眼光看漂亮的没法想象。让杨勇这小土包子又一次大开眼界,看着那几十寸的电视机,和那漂亮的沙发,再加上今天路上所遇所见无一不让杨勇意识到,他进入了一片广阔的新天地。秀华。来客人了,快来见见然后去买菜做饭。张叔边让杨勇坐下边喊着。

    谁来了啊!一个温和的女人声音响起,一个屋子的房门打开。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美妇人,面部白皙。头发盘起,穿一牛仔服,材苗条。唯一可惜的是左侧脸部有一道两三厘米长的浅显伤痕。这是小杨,杨**老哥的儿子,小杨这是你秀华阿姨,秀华你出去买点好菜好小杨做了一下午的车还没吃饭,今晚给好好弄点好吃的。张成说着。阿姨好。杨勇乖乖的叫着。小杨快坐下,阿姨脸上这伤疤没吓着你吧,哪里有水果,你和你叔先吃着聊着。我和你爸爸也是老相识了!在这就像自己家一样不用拘谨。我去买菜。秀华阿姨看见杨勇在看她的左脸微笑而平静的对她说。没有,没有。阿姨你多想了。杨勇急急忙忙的解释着。好了你快去买菜吧,这孩子伤疤估计见得多了,不会被吓着的,你那伤疤也不吓人。张成对秀华阿姨说着。脸上却仍有一丝心疼浮现。这伤疤害的一个女人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异样眼光。秀华阿姨笑了笑就下楼买菜去了。看得出来这道伤疤经过时间的磨合虽然脸部仍有浅显的痕迹但心里的伤已经痊愈。

    张叔就开始问候他老爹杨**的生活,杨勇就一五一十的把他老爹从复员回村到现在十几年的生活大概说了一下,当听到杨勇老妈是陈媛时脸部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听到陈媛生下杨勇就走了,他摸了摸杨勇的头叹了口气。你妈妈我知道,她的家族我也听过名声只知道很有势力,你要找回她难见到她估计都非常难。杨勇沉默了他很想说他一定能做到他想说他功夫很好,最后想了想老爹的老战友功夫能差连他都说难那就是很难。你上了几年级?学习怎么样?张成又是问他学习又是问他功夫,还说改天要和他切磋一下。杨勇脸红的说出来他上了一年级,不过说到功夫那可是他的骄傲。很傲的说叔叔说切磋那就切磋。他觉得练了十几年自己已经算是一代高手了。而且他走的时候可是胜了他老爹。他知道老爹有伤但是心里的骄傲仍然避免不了。年轻嘛。两人就这么聊着,过了一会秀华阿姨就回来了,买了好多新鲜的羊和蔬菜。说了一声就去厨房做饭了。又过了一会门铃响起。张叔去开门。爸,妈我回来了。一个活泼的少女声音传来,杨勇抬头去看顿时呆了呆,一个粉红色的连衣裙,黑黑的头发梳成两个小辫子吊在两边肩膀,白白的脸上看起来充满着阳光。让杨勇这小土鳖一下子觉得这就是仙女下凡似的。原来她就是张叔和秀华阿姨的女儿名叫张月婷,张月婷看见杨勇就转头疑惑的看向她老爹,张叔就给他介绍了一遍。小杨哥你好。张月婷说着伸出了那白皙小巧的手。杨勇翻开手看了看他那刚刚下车还没来得及洗过充满汗水的脏兮兮的手就毅然的放了上去。杨勇手心里的汗水让小姑娘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脸蛋有点红红的,他捂着小脸跑进了厨房。

    张叔看着自己女儿若有所思,你想继续上学吗?张叔问杨勇。不想,我都这么大了,再学来不及了。杨勇回答,他心想自己十六了总不能再去上一年级。现在这社会知识很重要,你要想见到你妈妈,带回你妈妈,你就必须学知识。张叔严肃的说着。杨勇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可是我都十年没上学了,现在很难上了吧!杨勇吞吞吐吐的说着。这个没事交给我来办,让月婷帮你补课。杨勇一听乐坏了,恩恩满口答应着,恨不得补习马上开始。这几天我会去一趟你家,这两天我会给你找些书让月婷从头开始教你。距离暑假放完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你就跟着月婷好好学习,这一个月我会给你办好入学手续,到时候你跟着月婷一起上学,也好有个照应。你老爹哪里我去说他肯定会答应的。张叔一连串说了一大堆,杨勇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点头。心里乐呵呵的。

    开饭了。秀华阿姨的温和声音自厨房传出。杨勇的肚子咕咕作响,张叔听了哈哈一笑:快点上菜吧,小杨饿的肚子都叫了。杨勇脸色有点红。来了来了。秀华阿姨边说边端着一个盘子放到桌上,一股股香不要钱似的飘进几人的鼻子。色泽金黄的清炖羊,首先到来,后面的水煮鱼。。。。放了满满一桌子。一闻一看杨勇的口水就忍不住了,喉咙里又开始咕咕作响。秀华阿姨递给他一双筷子,一个碗。好了开始吃吧。说着就夹了一块羊放到杨勇的碗里。杨勇没吃,他们那的规矩就是长辈没动筷子,小辈不能开吃。张叔一看就率先吃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之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