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师徒反目

    帝凌摇摇头,“他没事不会来我这乱转。『言(情qíng)首发『言(情qíng)首发”

    夜华月嘴巴微撅,有些不高兴。说的她好像就是没事乱转的似的。

    沉默了片刻,夜华月才开口道,“真没想到,你的师父竟然是耀辉帝国的国师。”

    这样一来,她就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国师会出现在戮血山脉中,还救了那个机会要被魔兽啃食干净的女人。

    “我记得,上次我来找你的时候,你突然去见了一个人,告诉我是你师父来了,就是他吧。”夜华月问道。

    帝凌点了点头。

    “我还记得,你当时问了我,嘉晨国的事(情qíng)是不是我做的。也就是说,他上次来,就是让你阻止我的。”

    帝凌又点了点头。

    夜华月心中了然了,顿了顿,才问道:“那你为什么没有这么做?让我一路这么顺利的发展?”

    帝凌继续沉默着。时间一长,夜华月反而不想听到他的答案了。

    不能否认,她是胆小的,她怕听到一些她不想知道的答案。

    “刚才听你们的说话,他还在让你找一个人?到底让你找谁,怎么除了让你找东西,还要让你找人呢?”夜华月只好又问了一个问题,来打破这里的沉默。

    帝凌叹了口气,算了,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什么都跟她说了吧。

    帝凌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画像来,递给了夜华月。夜华月接过来一看,这不是她当初给帝凌的那一张,可是这画像上的人却一模一样!

    白老!

    国师,也在找他?

    夜华月彻底纳闷了。白老和国师,他们一个在圣兰,一个在耀辉,哪里会有什么交集啊!这国师为什么要找白老?

    慢着!

    夜华月的脑海中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在找白老的人,难道就是白老的仇人?

    也就是说……在药谷与白老发生大战的,就是国师?

    夜华月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这个国师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接着想到,既然他还在找白老,也就是说白老并没有落到他的手中。虽然现在生死不明,可是夜华月觉得,只要不在敌人手中,就是安全的!

    看来,白老真是好好的躲藏起来了。

    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是一个声音却让两人都紧张了起来。

    “帝凌,原来这就是你背叛师父的原因吗?”

    一股强大的气场顿时让夜华月浑(身shēn)上下的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机械地转过头去,却见那国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站在她的(身shēn)后!

    “我就奇怪我的感觉怎么会出错。特意走了之后隐藏起来折回来,没想到,还真让我抓到了一只偷偷溜进来的小老鼠。”

    那国师看着夜华月,轻蔑地说道。

    “原来,这个大陆上的事(情qíng),是你弄出来的。”国师眯着眼睛看着她。接着看向帝凌,“这就是你没有阻止这势力扩张的原因吗?我的好徒儿!”

    此时帝凌那张没有带面具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明显的(情qíng)绪——紧张,恐惧。

    夜华月忽然觉得眼前一花,那国师就不见了,接着,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卡住了,呼吸不动。

    国师此时正一只手掐着夜华月脖子,使用了元素力的攻击似乎随时可以将夜华月那白嫩的脖子给掐断。

    夜华月也连忙运气元素力来抵抗着脖子上的压力。

    “一直没抽出空来对付你们,可今天你都送上门来了,我再不杀你,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国师一边加重手上的力道,一边对夜华月说道。

    “你们两口子太能蹦跶了,错就错在你们妄想统治这个世界的两块大陆。你放心,杀了你之后,我会回到耀辉去杀了你的心上人,让他到地狱里去陪你的!”

    夜华月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不可以,不可以!

    瑾不能死!她也不要死!

    夜华月拼命挣扎着,可是比起国师,她的能力还是低了些。眼看,她就要翻白眼了。

    “师父,住手!求你不要!”一旁的帝凌连忙冲了上来,拉住国师的胳膊,想要阻止他。

    “放肆!”国师的胳膊上猛地弹出一道光元素来,将帝凌给弹到了一边去。

    扭头朝着地上的帝凌看去,国师摇摇头,“你太让我失望了!看看你的脸上是什么?是恐惧!你就这么害怕这个女人死吗?”

    帝凌没有说话,可是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了。

    “为师是怎么教你的?我当初看中了你,会收你为徒,就是因为你缺少感(情qíng),所以最适合掌控黑暗元素!这二十多年的,为师都是这么教导你的!可你看看你现在,你竟然有了感(情qíng)?”

    国师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

    可是帝凌却根本没有在意国师在说什么,依旧一个劲地祈求道:“师父,您放过她,我什么都听你的!”

    而这话,只是让国师更加失望。

    国师转过头来看着夜华月,“看来,就算是为了我的徒弟,也一定要让你死了!”

    说着,国师就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夜华月这么有力量,在她的反抗下,想要杀死她,还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

    所以,他得动点真格的。

    夜华月这回觉得脖子真的要断掉了。缺氧,疼痛,让她连反抗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难道真的要死了?

    “师父,放开她!”帝凌突然怒喝道。

    国师转过头去看他,却见他手中正举着一个黑暗元素球,蓄势待发。

    国师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你要对师父动手?”

    帝凌摇摇头,“师父,你别((逼bī)bī)我……”

    而国师心中怒火在见到那黑暗元素球的一刻,已经上来了。

    “好徒儿,我会把这女人的人头留给你的!”国师说道,手上猛地用力,暴出条条青筋。

    “师父……”

    国师置若罔闻。

    帝凌咬了咬牙,终于是将那元素球给扔了出去。

    国师没想到帝凌会真的动手。那元素球直冲着他的胳膊打来的,他连忙松开了夜华月的脖子,躲闪到了一边。

    而趁着他松开夜华月的那一刻,帝凌连忙冲上前去,将夜华月护在了他的(身shēn)后。

    此时国师已经回过了神来,接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帝凌,你给我闪开!”国师恶狠狠地说道。

    帝凌没有说话,可是脚步却一动不动,坚定地挡在夜华月的面前。

    “想要杀她,就踏过我的尸体。”帝凌说道。

    国师又急又气,“值得吗?这个女人在耀辉帝国是有男人的,你为她付出不是犯傻吗?”

    帝凌说道:“这些我都不管。她喜欢谁是她的事(情qíng)。我只知道,这是唯一一个能让我产生感觉的女人,如果她死了,我就又会变成一个毫无感(情qíng)的人!”

    国师从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慢慢冷静了下来。只是他的表(情qíng),也变得越来越冷了。

    “你真的不让开?”国师冷声问道。

    帝凌坚定地摇了摇头。

    “好。”国师咬着牙说出了这一个字。接着,他的手中就凝结出了一颗硕大的光元素球来。

    不仅体积大,夜华月更是能感受到它的灼(热rè),所蕴含能量的庞大。

    而下一刻,那国师就将能量球扔了过来!

    “帝凌快闪开!你抗不住的!”夜华月连忙喊道。

    可是帝凌却依旧坚定地挡在她的前面,同时一片黑暗的结界展开来,将他们罩在了一起。

    屏障刚刚凝聚好,光球瞬间就砸了上来。夜华月明确的感受到,黑暗元素的屏障在那股攻击力下逐渐的破碎。

    最终,光球完全突破了屏障,猛地朝着帝凌砸了过来。

    夜华月一看就知道不好,连忙迅速也凝聚出了一个黑暗元素球,向着国师的那个光球对砸了过去。

    两颗元素球碰撞的那一刻,立刻爆炸开来。

    夜华月则拉着帝凌闪到了一边。

    当爆炸结束时,夜华月这才发现,帝凌竟然已经受伤了。

    果然,他想硬抗下国师的攻击是太吃力了,对他的伤害太大了。

    可即便是如此,在国师朝着这里走来的时候,他依旧毅然决然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国师看着帝凌嘴角边那一抹触目惊心的红,心中又气又怒。

    毕竟是他看重的徒弟,还还真不想做到这一步啊!

    “好,很好!”国师指了指他,愤怒地甩了一下手。

    “我今天可以放过你。可是你就等着给你耀辉的小(情qíng)人收尸吧!我先收拾他也是一样的!”说罢,国师变愤然转(身shēn)离去。

    “完了完了,这下可坏了!”夜华月连连说道。他这是要回去对付龙瑾了吗?

    当初他们就分析过了,只有他们联合起来,才有对抗国师的希望,如今她在这里,缺少了一个大助力,龙瑾没有胜算的!

    夜华月转过头来看着帝凌,将他扶了起来,一颗疗伤的丹药就塞到了他的嘴里。

    她飞快地对他说道:“帝凌,这次谢谢你了!你的恩(情qíng),我一定会记下的。”

    帝凌摇摇头,“反正,在师父手底下受了这么多年的气,我也受够了。”

    夜华月分辨不出他这话是不是在宽自己的心,只好继续说道:“那你保重吧,我得赶紧走了。他一定是回耀辉大陆要对付瑾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