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肥肥

    只是哼一声,什么都没有说,看来这心中是有松动啊!

    夜华月的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再加把火,很快就会胜利在望了。

    不知何时起,夜华月就发现这空间中时光的流速与外界相比,又便慢了。原来外面的一个时辰相当于空间中的四个时辰,也就是那时间之轮的时间,可是现在,基本外面一个时辰,空间中就是整整一天了!

    也许,这空间中时光的流速,是与她的力量成正比的,现在她等级高了,所以空间中的时间也就变得更慢了。

    她倒是很期待,这空间时光流动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所以,别看夜华月只是继续没事出去游上一段时间,接着就回到空间里来了,对空间中的人说,却是已经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自然,那条海王类也被折磨的不清。

    “怎么样了?”夜华月这天回来后,就走到了那海王类的(身shēn)边,对着(身shēn)边的人问道。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过问这里的进展了,不过从时间上估摸着,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蠢鱼,有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听我的话?”夜华月对它问道。

    这海王类的(身shēn)上已经是伤痕累累。海王类(身shēn)上的鳞甲可是十分坚硬啊,可媲美炼器师所打造出来的铠甲了。可是众人竟然能在它鳞甲的重重保护下,依旧将它伤成这样,可见是这段时间内给了它多少苦头吃了!

    “要不是我在这里施展不开,你们哪里能这么得意!哼,虎落平阳被犬欺!”海王类气呼呼地说道,还是不服气。

    哟,竟然还会谚语啊!

    夜华月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道:“怎么,觉得屈辱啊?那你可以选择死啊!往旁边一跳,脱离了这个小水坑,你不就解脱了吗?不就不用受辱了吗?既然你这么懂谚语,应该也知道有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吧?”

    海王类没有说话,气呼呼地将脑袋转到了一边去。

    夜华月抿嘴一笑。她就知道,它还是不想死呗!

    本来她还真担心这条海王类会往旁边一跳,来个自杀呢,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被这些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它都没这么做,夜华月这才放心下来。这样省的她一条死了还得再去抓一条来。

    看来这海王类的骨头,也不是那么硬嘛!

    不过,想要别人彻底臣服,除了威((逼bī)bī)是不够的,有时候还得来点利(诱yòu)。

    夜华月想了想,走到了泉水边上舀了一勺子水,倒入了这海王类的水坑中。

    那海王类顿时感觉这水有什么不同了,似乎(身shēn)体浸泡到的地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似乎(身shēn)上那些被这帮人弄出来的伤口,也开始有愈合的迹象似的。

    “怎么样?感觉到了吗?”夜华月对着它说道。

    “感觉到这泉水的好处了吧?愈合伤口,缓解疲惫不过是这泉水最低等的功能罢了,时间长了,还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这,就是跟着我的好处。只有跟着我,你才能享受到这么好的东西。”

    “不过嘛……”夜华月话音却忽然一转,“你若是不答应的话,那就只有——”夜华月耸耸肩,“萌萌!”

    萌萌立刻会意,一下子将水坑中的水都放了出去。

    离开了海水的海王类,又再次陷入了痛苦之中。

    夜华月给萌萌丢了个眼神,萌萌又立刻将水重新引入。

    海王类这才停止了挣扎。虽然痛苦是缓解了,可是刚才那神奇的泉水却也没有了。

    “明白了吗?识时务者为俊杰,会说谚语的蠢鱼。”夜华月最后说道。

    海王类的目光中泛出了犹豫的神色。

    “若是还想不明白,我不介意让你刚刚才好一点的伤口再次裂开。”夜华月威胁道。“大家伙,打扰你们的兴致了,你们继续吧!”

    夜华月话音一落,人和兽都是一阵欢呼,手中或者嘴里各种光团凝聚,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进攻了。

    “等、等一下!”海王类连忙说道。

    晨晨的翻译真是尽职,连它那慌张的语气都翻译过来了。这是因为刚才萌萌又帮娘亲做了不少的事(情qíng),它得赶紧凸显自己的价值。

    夜华月眉头一挑,掩盖住了自己的笑意。

    “我……我臣服与你就是了!”海王类终于憋屈地喊出了这话。

    “这不就对了嘛!”夜华月说道。“来,萌萌,给它多加点海水。流珠,你再去多舀几勺子水来给它添上。”

    瑾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还真有你的。”

    “那可不!”夜华月的神色上是满满的骄傲。

    既然这海王类已经臣服与她了,自然也吐出了许多有用的信息来。

    比如它说,它之所以考虑了这么久才同意的原因。

    那是因为它们所有海王类的脑海中都有一个奇怪的念头,那就是它们是有主人的。他们在听主人的话,守护着这片海域。

    主人的命令就是,将所有来到这片海域中的人类都要杀掉!

    “你们是在守护什么人吗?还是守护什么宝物?”夜华月问道,目光中透露出一点小兴奋。比起人来,她更希望这里有什么宝物!

    瑾无奈地摇摇头,这丫头的老毛病又犯了,一想到宝物,就变得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地方都敢闯一闯了。

    可是那海王类的回答竟然是不知道。它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了,也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宝藏,而人,更是一个不落地被它们都吃掉了。所以到现在,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人来到这片海域了。

    夜华月有些失望,不过她又得到了另外一个信息。

    那就是每隔一百年,这海地都会冒出一个漩涡来。而那个漩涡会敌我不分地把什么东西都卷进去。刚开始有不少海王类都死在了那个漩涡之中,所以渐渐的,它们现在都不敢靠近那个地方了。即使知道,一百年没有到,那个漩涡还不会冒出来,可它们却依旧不敢。

    夜华月和龙瑾的神色凝重了起来。两人对望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这海王类所说的,一定就是他们当时所看见的了。

    而且这海王类还说道,它们其实根本就离不开这一片海域。这就是为什么近海之中从来没有人听说过海中还有这么一种生物的原因,因为海王类根本就无法游到近海中去。

    而它最后同意臣服于夜华月的原因就是想试试,如果它待在这个奇怪的空间中,是不是就能离开这一片海域了呢?而且脑海中那个奇怪的主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仔细想想,都有些怀疑那个所谓的主人是不是真的存在,所以它才想跟着别人试一试。

    当然,它不会承认,它好喜欢从那边那口泉眼中流出来的水。

    它其实早就发现了,这帮围着它揍的人和兽,在没事了或者累了的时候,就会跳到那泉水中泡一泡,如今它终于明白是为什么了。

    “行了,等你(身shēn)上的伤好一好,就背着我们游吧!”夜华月拍拍它那巨大的头颅说道。“你的同伴是不会攻击你的,我们就安全了。对了,你应该知道往耀辉大陆游的话,是哪个方向吧?”

    海王类无奈地想着,为了一口神奇的泉水,它就把自己卖给人家当坐骑了。

    因为这空间是在夜华月的(身shēn)体中,所以这海王类放出来后夜华月也需要跟着出来骑在它(身shēn)上才行。

    可这样她就必须一直维持着隐(身shēn)咒和保护,还得憋住一大口气。

    “等我出去试试将自己帮在它的鳞片上,然后再进入空间来,不知道能不能有用。”夜华月说道。接着看向这海王类,“你往前游一段就停下,若是不成功的话我们就会分离开太远了。不过你可别妄想逃跑啊!想想那泉水喲……”

    “我们海王类可不像你们人类那么狡猾,答应了的事就不会反悔的!”海王类因为夜华月质疑了它的人品,所以很不高兴。

    夜华月对它翻了个白眼。不反悔?她可不信。你脑子中有个声音让你守护这海域你都不干呢,这算不算反悔?

    “妈妈,起名字!”萌萌突然蹦到她面前,指着那海王类说道。自从给晨晨起名字是它提醒的之后,萌萌似乎就特别(热rè)衷于这件事(情qíng)。

    “又是起名字啊……”夜华月一脸为难之色,名字什么的最难想了有木有啊!而且她起的名字总是要被笑,她可懒得再想了。

    “瑾,你来。”夜华月直接把这件事(情qíng)给推到了瑾的(身shēn)上。

    瑾看了一眼,“唔……长这么胖的,叫肥肥得了。”

    夜华月两眼一翻,这好像还不如她之前起的那些呢!好吧,她明白,明显瑾这家伙就是在恶搞嘛!

    “嗯,那就肥肥吧!”夜华月咳嗽了一声,掩盖住自己的笑意,“肥肥,我们出发。”

    接着,夜华月和那海王类就消失在了空间中。

    肥肥出现在了外面,而夜华月也已经用了隐(身shēn)咒坐在它的背上。夜华月解开一根束发带,将自己绑在了肥肥的鳞片上。然后,她又回到了空间中。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