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引来军队

    夜华月先是错愕,可接着就愤怒了起来。她朝着那紫睛银纹白蟒怒目而视,“你在干什么!”

    白蟒的嘴角扬起了一丝意味不明地笑容,没有说话,反而是接着又把手中的光球给扔了出去!

    一声更大的爆炸声响起!

    夜华月回头怒视着他,“你是想把军队都给引来?”

    白蟒微笑说道:“我当然是不会让你带走我的小(殿diàn)下的!”

    夜华月简直是要气疯了。这紫睛银纹白蟒为了夺回晨晨,竟然如此不择手段!

    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军队很快就会赶来。夜华月此时已经顾不得纠结会不会暴露萌萌的事(情qíng)了,“大家都到我空间去!”

    夜华月大喊着,连忙要把众人往空间里面转移。然而一股强大而又熟悉的(禁jìn)锢,再次笼罩住了她!

    该死,这个紫睛银纹白蟒又来这一招!

    “你放开我!你想让大家都死在这里吗?”

    白蟒摇摇头,优雅一笑,“不,你们会死,(身shēn)为圣兽的我,怎么会死在那些人类的手里呢?”

    “那晨晨呢?”夜华月问道,“晨晨也不能回空间中躲起来了。它还只是条幼龙,没有什么本事,你把军队引来,难道不怕晨晨也会死吗?”

    “我自然会保护好小(殿diàn)下,哪怕拼上我的命,也不会让小(殿diàn)下有事的。”

    夜华月快要气炸了肺,彻底无语。然而,不远处窸窸窣窣的声响告诉夜华月,军队已经接近了。

    毕竟军队中可是有不少咒术师还风系法术的,知道了方位,赶来还不快么!

    顷刻间,夜华月就被大批的军队给包围住了。这些军人看起来都是幻心国的打扮。毕竟他们此时所在的戮血山脉地界是属于幻心国的,这个国家的军队最先赶到也是合(情qíng)合理。

    军队中一看起来有些军衔的男人站了出来:“夜华月,你这个黑暗发丝,全人类的公敌,赶紧束手就擒吧!”

    夜华月看着他们,冷笑了起来。

    临天国还真是会做事啊!曾经发动各国一起来通缉她,没能成功,这次可算是给了他们一个能联合起其他国家的理由来了。

    “黑暗元素就是邪恶的?好吧,今天我就邪恶给你们看看!”夜华月狠话放下,立刻在掌心中凝聚出了一颗黑色光球。

    “给我好好的看看,这黑暗元素是不是邪恶的!”夜华月说着,将那光球朝着军队之中砸了过去!

    而夜华月的这一举动,也直接就成为了双方开战的信号!

    对方人数众多,而夜华月这边只有这么几个人,即便个个都是能以一当十的,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攻啊。夜华月等人,一下子陷入了苦战之中。

    而紫睛银纹白蟒的那双眼睛,则是一直在旁边瞟来瞟去。忽然,他趁着夜华月的一个不注意,一下子将坐在夜华月肩头的晨晨一把夺走,接着就化作一团白雾,猛地窜溜了。

    “晨晨!”夜华月一声大喊。

    那条该死的臭蛇!夜华月心中一边愤怒的骂着,一边就想要追上去。

    “不好,她要逃跑,大家快拦住她!”军队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顿时,众人将夜华月围的更加严实,攻击也更加密集了。

    “我靠,一个个的还真不怕死,竟然还敢冲上来!”夜华月怒骂着,一次来缓解她心中的焦急。

    黑暗法师到底在这个大陆上做过了什么,让这些人这么又恨又怕?明明知道越往前越靠近夜华月等人的,死的就会越快,可是一个个的还是不要命地冲过来。

    虽然知道那条臭蛇不会对晨晨怎么样,可是夜华月心中就是放心不下,虽然她目前已经是自顾不暇地状态了。

    “我们这样成不了多久,边战边冲出去才行!不然会一直被他们围着打的!”龙瑾对着夜华月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先弄个突破口出来吧。”

    “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林浩听到夜华月说完,突然说道。“跟我来这边!”他招呼了一声。

    众人一看,林浩所招呼的方向,士兵们都有些呆呆傻傻的,一看就是中了幻术的样子。

    林浩一直都在直接使用灵魂攻击,士兵们猛地看到了几只虚幻透明的魔兽影子,都以为那只是假的幻术,所以没有在意,可没想到他们却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攻击。而虚幻术林浩一直在准备着却没有释放,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此时士兵们都已经陷入了幻术之中,夜华月等人顿时打破了一个突破口,从中突围了出去。

    夜华月感受了一下还(套tào)在她脑袋上的那个(禁jìn)锢,依旧没有消失,她还是不能带着多家躲避进空间去,看来只能在丛林中打游击,边打边躲了。

    再说晨晨,它一把被紫睛银纹白蟒给掳走,接着就被带向了很远的地方。

    一路上,晨晨在他的怀中不停地挣扎着。“放开我,你这条臭蛇!”

    “小(殿diàn)下,我这是在救你啊!”紫睛银纹白蟒苦口婆心地对它说道。

    “谁要你救了!”晨晨瞪着两只眼睛,愤怒地注视着白蟒,两只小拳头不停挣扎着,“我要去找我娘亲,我要去找我爹爹!”

    “说了多少次了,他们不是你的娘亲和爹爹,他们是人,而你是龙,他们怎么会是你的父母!”紫睛银纹白蟒一个头两个大,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这小家伙,怎么就说不听呢?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人类,不用你告诉我!”晨晨气鼓鼓的,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可他们是我认定的娘亲和爹爹,你管不着!”

    “是,是,我管不着。”白蟒连连点头。这个小祖宗啊,它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他虽然嘴上应着,(身shēn)体却是一刻不停地往远处飞,尽量远离夜华月那些人所在的地方。

    “臭蛇,你都知道了怎么还带我走?我们赶紧回去啊!”晨晨又在他怀里捶打了起来。

    “不行,我不能让小(殿diàn)下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白蟒一脸严肃,连连摇头说道。

    “那个女人(身shēn)边太危险了。她简直就是个麻烦精。现在整个大陆的人都要追杀她,在她(身shēn)边随时都会遇见死亡的。小(殿diàn)下,我不能让你冒险。”

    就算那个女人不危险,他也绝对不会把小(殿diàn)下给送过去!

    开什么玩笑,本来应该他是小(殿diàn)下唯一的仆人,是它最亲的人,凭毛凭空冒出了一个爹爹和娘亲来?看,小(殿diàn)下都不稀罕理他了!

    更何况,他本来就跟那个女人有仇,怎么可能会让小(殿diàn)下跟她在一起!

    他巴不得夜华月那些人全都死掉,这样就没有人来跟他争小(殿diàn)下了。所以他才会在夜华月(身shēn)上设置了(禁jìn)锢的咒语,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不能躲起来,让她被军队给杀死。

    “可是臭蛇,刚才你还说了呢,那些军队,你根本不放在眼里!”晨晨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你既然这么厉害,那就去帮娘亲啊,那她(身shēn)边不就不会有危险,我不就能待在她的(身shēn)边了吗?”

    “呃……这……”白蟒开始不知如何是好了。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反而被小(殿diàn)下给抓住了。

    即便是在不知如何回答是好的(情qíng)况中,他飞行的速度也依旧没有减慢下来。

    “臭蛇你们还在往远处走!我让你回去回去你听到没有!”晨晨一边说着,一边还分离敲打着白蟒的(胸xiōng)脯。

    看到他还不回答,晨晨开始在他怀中使劲扭动着自己的(身shēn)体,“你不回去是吧?那我自己回!我要回去帮助娘亲和爹爹!”

    别看是条幼龙,晨晨的劲还真不小。紫睛银纹白蟒竟然感觉到自己有些抱不住它。虽然多使点力气,或者用点“小方法”能够把它困在自己的怀里,可是他又怕弄疼了他的这位(殿diàn)下。

    “(殿diàn)下你小心啊!”白蟒只能手忙脚乱地将它往自己怀里拦,“你可别掉下去了啊!”

    “不要你管!不要你管!”晨晨继续挣扎、

    不过往下看了一眼,唉哟,还真高!晨晨往回缩了缩,他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能不能飞呢。

    眼珠子一转,晨晨对着白蟒问道:“你是我的仆人,不是应该什么都听我的吗?”

    “是。”

    “那我现在命令你给我返回去,帮助我爹爹和娘亲大坏人!你听到了,这是我的命令!”晨晨宛如一副小大人般的样子说道。

    白蟒这下可犯难了。没错,在他灵魂中的那个印记就是如此,主人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

    只要“命令”这两字一出,就仿佛是下了咒语。所以,紫睛银纹白蟒没办法,只好往回走了。

    唉,真是可惜了,他好不容易跟小(殿diàn)下说话拖延了那么久的时间,跑出来这么远了,可是却还要回去。

    一路上,晨晨心急如焚,就担心娘亲和爹爹会不会被那些坏人给欺负了。它不停的对着白蟒问道:“怎么还没到啊?怎么还没到啊?”

    白蟒只好回答:“小(殿diàn)下,我们都飞出去那么远了,路程很长啊!”

    可是晨晨一听这话,眼睛就眯了起来,死死的看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