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好狗不挡道

    几人驾着青青狐的马车,顺利的到达了嘉晨国。

    跨过了两国的边境,这里不过是嘉晨国的一个小镇而已。夜华月一行人不打算在此做过多的停留。毕竟只是一个小镇而已,没什么可看的,要看当当然就要去京城看看,这样才算是见识过了一个国家。

    而那嘉晨咒术师学院,也就是在京城之中。既然来了嘉晨了,要不要去看看李立修呢?夜华月心中想着。

    那个李立修啊,平时也不太(爱ài)多说话,所以也没跟他建立起特别亲近的友谊关系,不像罗巧与林浩。

    不过,总归大家曾经一个队伍战斗过,哪有来了过门而不入的道理呢?不纠结了,等到了京城就去看看吧!

    小镇的路不宽,但是比较整洁,夜华月一行人准备今晚就在这个小镇找个客栈住下,明天再继续赶路,反正他们现在已经离开了临天国,不用担心被追杀了,慢慢赶路即可。

    龙瑾和流珠在外面驾着车,夜华月和欧阳岚正在车内讨论着到了客栈要将脸上的易容洗掉之类的云云,车子却猛地一晃!

    他们被什么东西撞了。

    “瑾,怎么回事?”夜华月掀开车上的帘子问道。却发现瑾正脸色很不好的看着后面。

    夜华月和欧阳岚都从车里面钻了出来,跳下地面,看着后面。

    他们的车后竟然紧紧跟着另一辆车,刚才撞上他们的,就是那拉车的魔兽——幽寒雪狼。

    那幽寒雪狼还正得意地晃着它的爪子,眼神中充满了挑衅的味道。夜华月再一看自己的车厢后面,果然有几道长长的划痕。

    夜华月心中一下子就有了火了。这车上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管教自家魔兽的?

    谁知夜华月还没开口,后面车旁站立的一个侍女打扮的丫头就开口了,“哪里来的不长眼睛的死狗,不知道好狗不挡道吗?竟然连我们宁安郡主的车都敢挡!”

    夜华月的眉头一凝。原来是个郡主,难怪这么嚣张!她在车内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喊着要让道的声音,也就是说,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就撞上来是吗?

    别说你是直接撞上来的,就算你真是事先喊过话的,她夜华月也不一定会让!

    小镇的路就这么宽,给你往哪里让?更何况凭什么要给你让?

    果然是((贱jiàn)jiàn)货年年有,今年格外多,走到哪都能碰上。

    小镇周围的人都看着这里,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你看啊,那些人要倒霉了。”

    “是啊,得罪了宁安郡主,哪里还有还(日rì)子过哟!”

    “唉,看来今天又要发成一起血案了啊!”

    欧阳岚看了看夜华月,“打算怎么办?”

    夜华月看出欧阳岚的意思啦,无非就是问她,敢不敢得罪郡主罢了。

    “皇帝我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一个郡主?”夜华月冷冷一笑,对着欧阳岚小声说道。

    龙瑾走到了夜华月的(身shēn)边,“我来出手吧。”他宠溺地看了夜华月一眼。怎么能别人欺负了他家的宝贝去!

    夜华月一只手拦住了他,“女人打架,男人少搀和。”

    瑾嘴角抽了抽,无奈地笑笑。

    “宁安郡主?”夜华月扬扬眉毛,“没听说过。”

    “果然是些((贱jiàn)jiàn)民,竟然连我们安宁郡主都不知道!”车旁边站着的那个丫头生气了。

    “现在已经告诉你了,赶紧把你们那辆低等魔兽拉着的破车给弄一边去,再当着郡主的道,就给你拆了!”

    “呵,口气还真不小!”夜华月笑笑。难怪觉得他们好欺负,原来是这青青狐等级比人家低,所以让人家看不上了啊!

    “拆车是吧?姑娘你会吗?要不我来教教你?”夜华月甩了两下手。

    对方还没弄明白夜华月口中的“教”是什么意思,忽然就感到一阵地动山摇!

    仿佛地震了一般,魔兽更是敏感,当下那两只幽寒雪狼就想挣脱(身shēn)上的缰绳,逃命去。

    车在这剧烈的晃动下一下子翻倒了,一个(身shēn)材圆肥的女人从里面滚了出来。

    也幸亏她滚出来的及时,就在她刚滚到了路的一边时,魔兽(身shēn)后的车厢就被从路面上猛然刺出的尖刺给劈成了两半。

    “天啊天啊!”宁安郡主一阵尖叫起来。

    “都干什么呢,保护郡主!”那侍女朝着车后面的侍卫喊道。侍卫听到命令,虽然一个个还东倒西歪地,却也是赶紧站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这边跑。

    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受到影响,唯独他们的车辆下面震动了,再加上那根突兀的地刺,他们怎么还会想不到这是土系法师的杰作!

    安宁郡主已经被她的丫头给扶起来了。夜华月看的一阵吃惊,那侍女的劲可真不小啊,那宁安郡主的整个(身shēn)体都快压她(身shēn)上了,她竟然还能站起来。

    “学会了吗?知道车是怎么拆的了吗?”夜华月对着那几人说着,脸上挑衅一笑。

    “你!”宁安郡主怒指着夜华月,“我可是宁安郡主,你不知道得罪了我会有什么下场!我要将你剥皮抽筋碎尸万段!”

    “你有没有新鲜的啊!”夜华月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怎么人人都是这一(套tào)啊!你若是只会这几样,我不介意再免费交你几招,比如人彘啊,虿盆啊之类的。”

    宁安此时已经懒得再说话了,直接是指着她(身shēn)后的那些侍卫们,“你们!快,给我把她抓起来!”

    接着转头冲着夜华月他们狠狠说道:“你就嘴硬吧!我要把你们全部抓入我的王府大牢!”

    王府的侍卫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有的亮出了斗气,有的口中念念有词,看来是要念咒语。

    与皇宫那么多是侍卫都战斗过,夜华月还能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吗?

    那些原地没动的侍卫,还不等咒语年念完,脚下忽然就冒出了一片火海,整个人一下子就全部着起火拉,吓得他们咒语也忘了念,光顾着哎呀呀的大叫起来。

    而那些迸发出斗气冲过来的侍卫,脚下一个不稳,个个都被从地下伸出来的泥土之手给抓住,全部立在原地不能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