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公主抱

    一直像看戏般注视着他们的空无心,忽然感叹了一声:“年轻真好啊!”

    欧阳岚连忙凑过去,“校长,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谁知道呢?”没想到空无心只是朝天翻了个白眼,“年轻人就是有活力,打起来也不是不可能啊!”

    欧阳岚脑袋嗡的一声,我说校长啊,你说的也太轻松了一点吧?

    “校长,不能打起来啊,阻止他们!”欧阳岚对着校长的耳朵喊。

    “那就交给你了,我看好你噢!”说完,空无心就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欧阳岚愤怒跺脚。为什么她以前没发现校长是个这么不正经的老头呢?

    好吧,那看她的了!

    欧阳岚顶着那两人的威压,一步一步向他们之间走去。好歹她也是个七级法师,怎么可能连这么点抵抗力都没有!

    “我说两位,你们不就是因为夜华月的归属问题而纠结吗?”欧阳岚问道。

    我呸!归属问题?咋这么别扭呢?欧阳岚心中暗暗吐槽,可脸上却依旧一本正经地说道:“既然你们都决定不了,那就交给我吧。我学妹约好与我一起历练,我会照顾她的。”

    她主要是转向了帝凌说道:“你应该听到我们校长说的话了吧?要是龙瑾皇子不来,我刚才已经把我学妹接过去了。”

    帝凌的眼睛透过那面具看了她一眼,“我可以信任你。因为即便你知道她被这个国家追杀,也没有抛弃她。”

    欧阳岚眨巴了眨巴眼睛。被帝凌这么一说,她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挺tǐng)伟大的似的。

    帝凌将夜华月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欧阳岚的怀中。虽然欧阳岚是个女子,可是平常的磨练,让她(身shēn)上也少不了把力气,所以夜华月她还是抱的动的。

    只是,一个女人公主抱另外一个女人,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和谐啊!

    流珠立马走了过来,“还是把小姐给我吧,怎么能让欧阳姑娘受累。”

    “没事没事!”被流珠这么一说,欧阳岚的尴尬反而没了,“估计你从皇宫里逃出来也是累坏了,还是我来吧。”于是,欧阳岚继续公主抱了。

    “如果还有下一次,我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把她交出去。”帝凌这话是对龙瑾说的。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像是警告一般,之后才转(身shēn)离去。

    龙瑾依旧站在原地,欧阳岚有些担心他会不会站成一根柱子。

    不多时,夜华月嘤了一声,却是睁开了眼睛。然而一睁眼,她就看到了这个充满了无限激(情qíng)的场面。

    “唉哟我去!”夜华月浑(身shēn)打了个激灵,一下子从欧阳岚怀里跳了下来。

    然而这一跳,一下子引动了(身shēn)上的伤,差点一个没站稳就要摔倒在地。还好她(身shēn)旁的欧阳岚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给扶住了。

    “你还嫌弃上了?早知道就把你扔地下!”欧阳岚不乐意了,鼻子里哼哼了两声。

    夜华月这才刚站稳,却一下子落入了一个充满男(性xìng)气息的怀抱。

    “瑾……瑾?”夜华月有些怔。

    瑾怎么在这?

    然而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怎么了?

    她似乎从瑾的(身shēn)上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化不开的伤心难过。

    “丫头,对不起。”瑾趴在她的肩头,对着她的多变呢喃说道。

    “对……为什么?”夜华月呆愣。

    “丫头,我不会离开你了,再不离开。对不起,我在(身shēn)陷险境的时刻没有来救你,是我不好。”龙瑾继续喃喃说道。

    夜华月安静了下来,她从龙瑾的声音中听到了难以言喻的痛苦。

    “帝凌骂的对,如果我不能在你有危险的时候赶到你(身shēn)边,那我有什么资格说我能保护你?”

    “我绸缪了这么多年,那曾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可是现在我终于发现,不重要了,他们全都不重要!如果我失去了你,就算得到了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帝凌那家伙骂的对。他说我把我的霸业看的比你重要。我心里明明知道不是这样,可是我却做不出任何反驳,真是该死!因为事实就是这样,事实就是我比他晚了一步去救你!”

    “所以,丫头,我若是失去了你的信任,我不怪你。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可是,我一定会努力,再努力,重新赢回你的信任的。”

    宴会结束后,他和龙烨离开了大(殿diàn)。他对于皇帝留下夜华月的事(情qíng)也是心生不安。他三番五次想找借口离开龙烨(身shēn)边,可是龙烨却像是知道什么似的,冷笑看着他。

    “龙瑾,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臭丫头了吧?”

    他记得龙烨是这么问他的。

    “看来我还真不该让你加入到那个队伍中去。怎么,(日rì)久生(情qíng)了?”

    可就是这句话,让龙瑾忽然心一横,毅然走出了驿站的门。

    去他妈的狗(屁pì)绸缪!就算现在跟你翻脸又如何?

    可是,他却还是晚了一步。他没想到那临天皇帝的动作会那么快。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因为夜华月拒绝的太快。

    龙瑾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让夜华月怔住了半天。

    半晌,她才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瑾,你到底在自责些什么?我没有生你气啊?”

    瑾本来正提心吊胆地等着夜华月的回话,可谁知他却听到这样的话,当下郁闷无比。

    连欧阳岚和空无心都叹气了。

    空无心摇摇头,他这宝贝徒弟什么天赋都好,怎么就是感(情qíng)上有点迟钝呢?

    欧阳岚实在是忍不住了,“夜华学妹,你怎么还不懂啊?有些人是因为赶在别人之后才来救你,心中不忿了呗!”

    夜华月自然明白,那个所谓的“别人”指的就是帝凌了。

    “可是,为什么要不忿呢?”夜华月问道。

    龙瑾此时想吐血的心都有了。他怎么遇上了个这样的丫头啊!

    夜华月看着龙瑾问道:“瑾,为什么帝凌来救我,你反而会不高兴呢?要知道,若不是他,我和老师都难以逃出来,我应该感谢他的呀!”

    “就是因为是他救了你,我才这么担忧。”龙瑾抚摸着夜华月的头发,不知是在对她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