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发现她了

    夜华月这下记得了,以后要在空间戒指中多储存些吃的。

    一人一兽刚吃饱,办公室的门就再次开了,这次进来的自然就是空无心了。

    一见到夜华月,空无心就苦笑了起来,“你这个丫头啊,真是能惹祸,竟然把夜华(挺tǐng)给杀了,那可是你大伯。”

    听到这个消息,流珠直接愣住了,嘴巴张得老大,半天都没有合拢。

    “小、小姐,校长说的是真的吗?”半晌,流珠才机械地转过头来,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夜华月看了看流珠的表(情qíng),“你是不相信你家小姐有这个实力呢?还是不相信你家小姐的心狠手辣程度?还是你念着旧(情qíng),舍不得老主人了?”

    流珠立刻从呆滞状态中清醒了,把头连忙摇成了个拨浪鼓。

    “当然不是!”

    她当然巴不得夜华(挺tǐng)死掉!

    他是如何((逼bī)bī)迫她的,如何对待她的,她还都记得清清楚楚!若不是小姐解救了她,她还不得不过着双面间谍的(日rì)子,每(日rì)提心吊胆的生活。夜华(挺tǐng)会因为她完不成任务而伤害她,可是小姐却绝对不会!

    她流珠早就已经能够发誓,自己这条命都是小姐的了!

    “小姐,没想到你这么强大了!”流珠喃喃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空无心点点头,“似乎你为了隐藏(身shēn)份,连最厉害的光明元素都没有施展?那还真是不得了呢。”

    夜华月瞅着他,眼睛眨巴眨巴,“老师,你怎么知道是我干的?别人可都猜测是有一个团伙杀了夜华(挺tǐng)的。”

    空无心笑道:“我也不过是猜测罢了。谁让你昨天急急忙忙地把流珠塞到我这来呢?”

    夜华月撇撇嘴。其实把流珠塞过来和她杀掉夜华(挺tǐng)是两码事,没想到却叫校长(阴yīn)差阳错的联系到一起了。

    “先不说这个,”夜华月转过头来问流珠,“我今天有没有比赛?”

    流珠已经将她的赛程全部都背到了脑子里,她连忙点头,“有。还是在早上呢。我还担心小姐今天能不能来。”

    空无心诧异地看了夜华月一眼,“难道你还准备继续比赛?”

    “当然,我可是冲着冠军去的!”夜华月自信满满,“对了,老师你到底是准备了什么奖品啊?算了,反正我也会得冠军的,你就直接把奖品现在给我算了!”说着,夜华月就朝着空无心伸出了手去。

    空无心哭笑不得,在她的手上打了一下,“等你真得到了第一名再说吧!若是你真得了第一,我就把奖品换一下,再提高一个档次。”

    一听这话,夜华月两只眼睛都放出了光来。

    “一言为定!”

    接着夜华月就感觉自己像是充满了能量,回头问流珠,“我在几号擂台?”

    当夜华月往擂台赶去的时候,那里竟然围了个水泄不通!想要直接走是绝对走不到擂台上的!

    夜华月汗了一把,这是什么(情qíng)况?难道大家都听说夜华(挺tǐng)死了的事(情qíng),所以来看看她这个夜华家族的人还能不能战斗?

    可是走近了,听到了那些人的呼喊声,她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为了看美女的!

    没错,那个美女就是她了。

    若是别的女人,此时此刻虚荣心一定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肯定得意的跟只孔雀似的。可是夜华月只感觉满头黑线,觉得那无尽的人群就是无尽的麻烦。

    若不是为了从打击夜华素,她就不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了,如今被这么多人围观,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跳上擂台,这次她的对手是一个男子,(身shēn)份是幻术师。

    终于要来一场跟幻术师的对决了么。

    见到夜华月上台来,那男子并没有露出别的对手那种敌对仇视的目光,反而先是对着夜华月友好一笑。这让夜华月对这个面容清秀的男子有了一丝好感。

    待到双方站定,男子这才开始准备自己的攻击。不骄不躁,也不搞偷袭什么的,这也让夜华月更尊重起这位对手来。

    不知道对方的幻术跟自己相比又如何。

    虽然夜华月很想与他来一场幻术之间的较量,可无奈外面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出自己还是幻术师的事(情qíng)来,所以,只好用她元素法师的(身shēn)份攻击了!

    一条水流从手中涌出,如同一条带子一般,朝着那幻术师攻了过去!

    我这可是在给你机会啊,别让我失望。夜华月在心中默念着。

    所有人都知道对付幻术师,当然一上来就要用最强的攻击,不然给了对方准备好幻术的机会,胜负可就难料了。

    然而,夜华月却用水攻。甚至都没让水变幻成冰!何况众所周知的是夜华月会三种元素,她没有使用攻击更厉害的雷和光,却只用了水,不由得都疑惑她为何如此。

    是对自己太有把握,还是掉以轻心了呢?

    场面外,一个(身shēn)影正在四处游走着。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夜华灵!

    本来她已经被刷掉了,比赛没她什么事。而且这个时候,她也应该在家里关心一下她那位大姐才对。可是父亲似乎对她的这种关心嗤之以鼻,非要她来赛场上进行观摩学习。

    所以,夜华灵就只能来((操cāo)cāo)场上晃((荡dàng)dàng)了。如今的比赛都进入了复赛,精彩程度自然是不用说,她去看哪边的好呢?

    正寻思着,她就发现了一处人特别多的擂台。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夜华灵也不例外,可当她走进看清台上的人的时候,却像是被雷击了一样,当场傻在了那里!

    那个人……是夜华月?

    夜华灵揉了揉眼睛,拼命地往人群前面挤。她这举动自然是惹得一大堆人不满,对她骂骂咧咧。若是往常,以夜华灵这小暴脾气,一定开始教训这些人了,可此时她根本就没有听见!

    她的注意力,全被台上的那个人给吸引去了。

    夜华月,真的是夜华月吗?

    可是,夜华月不应该是被爷爷关进了地牢中吗?那个地牢不论是元素法术、咒术还是斗气,都无法突破,她怎么能出来呢?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