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对战夜华素

    那些尘土一层又一层地包裹在了夜华靖地(身shēn)上,又形成了一层保护。

    接着又是个敏捷咒,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当夜华月的落雷砸了下去时,夜华靖就开始拼命跑着躲闪了。

    虽然敏捷咒提升了他的速度,可是奈何夜华月的落雷术十分密集,他无法躲开全部,总会有那么一个两个地落到他的(身shēn)上。

    只是这夜华靖又不知道施加了些什么咒语在自己(身shēn)上,除了那结界,自己本(身shēn)也变得十分耐打起来。

    夜华月想到,恐怕是咒术师中牧师特有的祝福治疗一类的咒术在帮他了。

    几轮攻击下来后,夜华月已经摸清楚了,这小子确实是个只会一味防守的。玩了这么久,夜华月已经没兴趣,还是速战速决吧!

    夜华靖还在计算着,要跟夜华月对战多久才能耗光她的元素里,自己要如何才能节省精神力,可是突然眼前就冒出一阵白光来。

    “坏了,二姐这是要用光元素了!”夜华靖一下子加倍小心起来。谁不知道光元素可比其他击中元素厉害多了!

    这白色光芒不止出现在他的眼前,而是将他的四面八方全部包围,他被困在夜华月的光元素结界中了!

    二姐真奇怪,困住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攻击。夜华靖在心中疑惑地想到。

    然而下一刻,他的脑海中忽然感觉到一片针扎般地疼痛!就像是把脑袋放到了针毡上面滚了一圈一般!

    这是精神力攻击吗?

    夜华靖的脑子中产生了这最后一个想法,接着就昏了过去。

    而外面的人,只能看到擂台上有一个大光球,而那光球中发生了什么事却丝毫不知。

    直到夜华月将那光元素姐姐给撤了下来,众人这才能看到已经倒在擂台上的夜华靖。

    “小靖!”台下一直观战的夜华灵惊呼一声,一个飞跃就跳到了台上。

    “夜华月!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夜华灵一边质问,一边向夜华靖跑去。扶起夜华靖,却发现他的(身shēn)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伤害。

    “别担心,睡上一觉就好了。”夜华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实际上,夜华月这是把时间往小里说了。夜华靖这一睡,可是睡了整整三天。若不是鼻子里还喘着气,证明有生命迹象,某些人可就得来找夜华月拼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安排的,夜华月接下来也没有遇到实力超强的对手,又是两场比赛安安稳稳地度过了。

    而这期间,夜华灵遇到了一名四级的元素法师,被刷掉了。

    其实以夜华灵这二级的水平,应该来打个酱油就淘汰,她和夜华靖都能进入复赛,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幸运中的幸运了。

    就在夜华月开始感到无聊的时候,让她提起精神来的事(情qíng)终于到了。

    没想到,她终于跟夜华素分到了一个擂台上!

    当听到流珠回来说了这样的消息,夜华月激动地一下子从地上蹦到了(床chuáng)上。

    对战夜华素是吗?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夜华素看她不顺眼,一直想收拾她,而她也早想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人面蛇心虚伪的女人了!

    再加上对那增幅手镯的研究也有了一点成果,她已经成功地将一枚风元素魔核替换上去了,而现在正准备将下一枚火元素魔核也镶嵌上去。对于夜华月来说,这简直就像是双喜临门的好事!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夜华月现在就是这个状态,每天笑眯眯地,就等着比赛开始了!

    比赛这天到了,两位对战的主角还没到,下面却已经围的人山人海了。

    没办法,谁让今天对战的这两位实在是太有话题了,一个是圣兰大陆美人榜上第三的白鹭仙子,而另一位……嗯,虽说大家都知道夜华月奇丑无比,可是人家现在把脸遮起来了,光看那(身shēn)段,还是很容易想象成美女的。

    更何况,这还是夜华家族之争啊!有可能涉及到家主传位给谁。没看这台下连夜华家族的人都来了么,这场战斗还真是备受瞩目啊!

    果然,大家一眼就能看到那台下与众不同的地方。因为别人都是站着的,可是第一排最前面的位置却摆放了几把椅子!而那椅子上面,坐着的正是夜华家中最有地位的几人——家主夜华凌风,大儿子夜华(挺tǐng),二儿子夜华擎,三儿子夜华宏,此时正坐在这些椅子的上面。

    这还不是决赛,没想到只是复赛,就引得家族中的人来观战了。

    当夜华月赶到擂台时,不过是淡淡扫了下面的这些人一眼,就跳上了擂台了。而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台下的一片哗然。

    “喂喂,你们看到了吗?那夜华月都没理她的父亲爷爷叔叔伯伯的就上擂台了!”

    “是啊,连个招呼都不打!好歹她的家人也来观战了呀!”

    “看来这夜华家二小姐不受待见的传闻是真的!我还以为她现在不是废物了待遇就会有变化了呢!”

    底下议论纷纷,而夜华月只是抱以一声冷哼。他们来观战,难道真是因为关心她夜华月吗?是来看夜华素的还差不多!当然,也不排除那些人各怀鬼胎,来这里探(情qíng)报,看她成长到如何地步。

    夜华素也来了。当然,她可比那没教养的夜华月有“礼貌”多了。先是对爷爷父亲叔叔们一一行礼,表示了感谢,这才跳到台上来。

    夜华素挂着一脸谦和无害地笑容,却用大家都听不到的狠厉声音说道:“夜华月,今(日rì)我定要让你这个((贱jiàn)jiàn)人死的难看!”

    然而话一出口,夜华素那张挂着温柔微笑的脸就僵住了。

    因为她的声音不知为何被放的那么大,声音足以让整个擂台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那声音寒如三九冰雪,毒如蝎子尾针,与脸上那柔和笑容根本就不相配!

    台下一瞬间的寂静,接着就爆发出了轩然大波!

    “我、我没听错吧?刚才那真的是白鹭仙子说的话?”

    “白鹭仙子怎么可能会说那种话呢?白鹭仙子怎么会如此侮辱自己的妹妹?”

    “告诉我听错了!那不是她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