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夜半来人

    听到这话,夜华月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张圆了嘴巴。

    夜华素……竟然这么说?

    难怪之前就叫的这么亲(热rè),原来私底下就已经有接触了啊!

    这些话悄悄跟龙烨说了还好,可是如今却都被龙烨说了出来,这下可是真的彻底撕破脸了。

    大姐,你自求多福吧!

    临源一下子愣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夜华素,“素素,他说的……都是真的?是我纠缠你?”

    恐怕眼前的局面是夜华素也没有想到的。不过事(情qíng)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夜华素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是我说的。太子(殿diàn)下,我想您一直是您会错了意,所以才表错了(情qíng)。”

    “我会错了意?”临源指了指自己,怒视着她反问。

    “是。您是把小女子对您的尊敬当成了(爱ài)慕了。”

    夜华月捂住肚子,快要笑抽了。她不得不说,夜华素还真有一(套tào)啊!

    “好了,你都听到了,以后不要再来纠缠!”龙烨拉着夜华素大步走开了。

    临源呆呆地站了片刻,忽然猛地一回头,“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一个土元素光球就朝着那两人的后背砸了过去!

    两人一转(身shēn),那元素球就已经在眼前了!

    夜华素猛地把龙烨往(身shēn)后一推,自己(挺tǐng)起(胸xiōng)来往前面一挡!

    那土系法术球将夜华素给砸了个正着。夜华素朝后面倒去,一下子被(身shēn)后的龙烨给扶住了。

    “素儿!素儿!你怎么样?”龙烨急了。

    “我……”刚说出来一个字,却是一口血吐了出来,将所有的话都淹没了。

    夜华月连连摇头,口中啧啧称奇。难怪人家说演戏要演全(套tào)呢!夜华素竟然连苦(肉ròu)计都用上了!

    以夜华素的天赋水平,元素法术完全可以瞬发。她当时明明可以使出元素屏障来,却偏偏要用去挡。别说她了,就连龙烨在那一瞬间都抬起手来,想要用元素力抵抗,可是被夜华素那么一推,生生将法术给打断了。

    “素儿,你怎么这么傻!”龙烨心疼急了。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临源的目光中充满了狠厉,“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今(日rì)就好好会会你!”说罢,能量便在手中积蓄。

    “不要……”一个微弱的声音打断了他。

    低头一看,夜华素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殿diàn)下,不要……再怎么说,也是我让临源太子会错了意,我也有责任的。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qíng),这次就算是将我们之间给做个了结吧!所以,请(殿diàn)下您……不要插手了……”

    听了这些话,龙烨越发觉得这个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啊!

    “临源,你看到了,你打伤了素儿,可她依旧在为你说话!你说你还配做个男人吗!”龙烨怒骂道。

    “哼!这个((贱jiàn)jiàn)女人,就是会做戏!我已经被骗地够惨了,绝不会再上她的当!”临源咬牙切齿地说道。

    什么叫之深恨之切,就是临源这样的了。此时他已经将对夜华素所有的(爱ài)意都转变成了浓浓的仇恨。

    “既然你得寸进尺,那我也不会怕你!”龙烨将夜华素缓缓放下,眼睛紧紧注视着临源,准备与他打上一场。

    “不要!”夜华素拉了拉龙烨脚边的袍子,“(殿diàn)下,不要计较了,我们走吧。”

    看到夜华素此时那难受的样子,龙烨也一下子没了战斗的。他俯(身shēn)将夜华素抱了起来,又狠狠地瞪了临源一眼,“既然素儿大度,不予你计较,那我今天就放过你!”

    龙烨抱着夜华素走了,龙瑾只能跟上,匆忙中给了夜华月一个眼神。

    临源气得握紧了拳头,指甲都陷进了(肉ròu)里,手心中一片血(肉ròu)模糊。他看了龙烨的背影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阴yīn)芒。

    现在是在学校中,他不方便召唤暗卫。可是等出了学校……哼哼,耀辉帝国的太子又如何?如今可是在他临天国!他要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

    人散去了,戏也没得看了,夜华月也打算撤了。刚才的这一场戏,度完全超过了各个擂台上的比赛。就连比赛中的对手都达成了一致,先休战,看完了戏再继续比。

    所以,这里发生的事(情qíng),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校园。如今这里可是有四个国家的学生呢,这等于整个大陆都知道了。

    “流珠,打听清楚那些人都是几号了吗?”夜华月一边走一边向流珠问道。她口中的那些人,自然是他们夜华府上的那极品一家,再加上一些结了仇的人了。

    “都打听清楚了。大小姐是五十六号,大少爷是二百八十号,三小姐和二少爷是三百七十七和三百七十八号。临源太子是九十九号,临悦公主是二百一十五号。”

    流珠不愧曾是能担大任的丫头,光看这记忆力吧,这么多人都能记得一个不错。

    “好,以后就给我盯着这些人就行了。若有他们的比赛就喊我,没事就别叫我了,我这两天在研究那个手镯呢。”

    “好,小姐放心。我每天去抄一次赛程安排表。”

    夜华月点点头,有流珠在,她省心的多了。

    晚上,夜华月本打算一边研究那手镯一边等着龙瑾的——白天那个眼神她就看明白了,龙瑾晚上会来翻墙。

    也许是昨天一夜没睡的事,今天竟然觉得有点困,便想着先眯一会。

    这一眯,她就睡着了,然而即便是在睡梦中,夜华月浑(身shēn)上下的每个警戒细胞也都是打开的,她忽然察觉有点不对劲,一下子醒了过来!

    她的(床chuáng)边竟然多了一个人!还就在那里背对着她坐着!

    不是龙瑾!

    因为瑾不会穿这种怪模怪样的大斗篷!

    就在夜华月睁眼并做起来的那一瞬间,(床chuáng)边的那个人就出声了,“你醒了。”

    他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qíng)绪波动,仿佛机器人讲话一般。

    那人慢慢转过了头来,让夜华月心猛地一颤!

    他的斗篷遮住了脸,只露出了下面一块银色的面具来,形状狰狞恐怖!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